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困

第二百八十一章 困

  城市另外一端,黄然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面的新闻。看到飞机爆炸的火光,冷汗瞬间从黄胖子的额头上冒了出来。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,手里茶杯的茶水溅了一裤裆......

  这时候,蒙棋棋从外面走了进来。对着他说道:“老黄,看到新闻了吗?你要搭乘的飞机爆炸——明天让支言陪你去看看前列腺吧......那玩意儿没啥用了,切除就切除吧。我说的是前列腺......”

  “我这不是尿失禁,是茶水撒的。不过也要换条裤子了......”黄然急忙解释了一句,随后他擦了一把冷汗,继续说道:“让支言和熊万毅准备一下,稍后我们去四合院,那里来了大人物......”

  黄然名下不止一个四合院,蒙棋棋开口问道:“孙德胜借的房子吗?他能招待什么大人物?不是国外的归不归回来了吧?不能啊,那个老家伙在邶京有好几家酒店,不会管你借房子.......”黄然这时候心如乱麻,他没心思回答蒙棋棋的话。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换裤子去了。

  四合院这边的震撼,不比黄然要小。众人放下了酒杯,除了中年人和大胖子之外,剩下的人都是一脸无比惊讶的表情。

  欧阳偏左准备拿起来残存的酒杯测试毒性,却被大胖子琼窑拦住,说道:“里面的毒是针对魂魄的,闻到了魂魄也会受损......”

  这时候,阎君拿起来桌子上的红酒,透光看了一眼。随后又拿起来一支空酒杯,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。这才说道:“动心思了......把介龙胆涂在酒杯上,又把魂草汁兑在酒里。单纯哪一样都是无毒的,不过混在一起就成了可以魂飞魄散的毒药。这次你真是动心思了......”

  将酒杯放下之后,中年人冲着一脸紧张的众人笑了一下,再次说道:“不用担心,这种毒药于空气相克。十几分钟便会挥发掉,不会再有毒性......看起来这次是针对我来的,给各位添麻烦了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中年人站了起来,对着面前民调局众人微微鞠躬。孙德胜等人(车前子除外)见状纷纷回礼,孙句长挤出来了笑脸,对着阎君说道:“陛下,不是我说,您得赶紧回到地府主持大局......”

  “我还没有拿到东西,那不就白来了一趟吗?”中年人微微一笑,继续说道:“我不可以言而无信,说好了要等吴勉回来,那就一定要等到他回来为止......要不这样,孙句长你先把包裹给我,等吴勉回来之后,再慢慢跟他解释。”

  孙德胜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不是我不去拿,实在是民调局地下三层是我们吴主任的私地。别看我是个副句长,就是再加上民调局的正句长和书籍,一样进不去地下三层。”

  “那我就只能留在这里,继续等待吴勉了。”阎君冲着孙德胜笑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过这样一来,就得麻烦你们各位保护我的安全了。幕后下毒的人不会轻易放过我的,对他们来说,现在是对付我最好的机会......”

  听了阎君的话,在场几位主任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。自己不过是过来客串一下厨子、警卫和保洁的,怎么还莫名其妙的卷进地府的阴谋当中了?按说,这几位主任都不怎么怕死,死后大不了轮回。可是今天的场景,不知道还有没有轮回的机会......

  冷场了片刻之后,车前子先开了口,对着中年人说道:“阎王爷,你是不是故意的?故意借着上来拿包裹的机会,把想要弑君的幕后黑手挖出来?我们都是你棋盘上的棋子,真出事的话,死的是我们这些二傻子,得利的是你阎王爷......”

  车前子这两句话说出来,众人都是一脸惊讶的表情。这个半大小子竟然会动这样的脑筋,以前一直以为他就是沾火就着的疯狗。现在看起来,大家都把车前子想的简单了,这个小家伙有点他爸爸的意思......

  中年人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是要卸任的阎君,何苦还要这么麻烦?再过两年我也是要再入轮回的,两年清清静静的不好吗?好像这样的事情,留给下一任阎君头疼,我又自寻烦恼......”

  这时候,孙德胜也站出来说道:“阎君陛下是地府之主,这个应该是有人想要借机挑起地府和人世的冲突。不管怎么样,我们豁出性命,也要保全陛下的安全。大家伙做好准备吧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孙德胜又回头对着中年人说道:“光指着我们这些人,实在是难以确保您的安危。您看看是不是从地府调上来点人马......”

  “如果他们就等着我调来人马呢?”中年人微微的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如果我是谋逆主凶的话,下毒只是个引子。就是为了逼着我调上来人马,到时候他的人混在那些鬼王、鬼将当中,出其不意的动手。那才真正的无解.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阎君的目光在所有人脸上扫了一圈,随后再次说道:“如今的情形,我可以信任的只有刚刚差一点被毒死的诸君了。除了你们之外,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,也不会从地府调来一兵一卒......”

  “看看,当皇上也没什么好......”众人哑口无言的时候,车前子又阴阳怪气的说了起来:“做了地府的皇上了,也不能省心。时时刻刻都得预防着有人要篡权夺位,晚上搂着小老婆睡觉都睡不踏实......”

  担心自己的三兄弟再说出来什么话来,孙德胜打断了他的话,对着几位主任说道:“难得阎君陛下这么相信咱们,这样,既然地府不会来人。那我们自己想办法,哥们儿我这就去叫老屠、二杨他们过来。他们在这里的话,撑个十天半拉月不成问题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掏出来手机,分别给六室的人打了电话。孙胖子留了心眼,没说和阎君有关的事情,只说他给吴主任找了个四合院,请他们过来看看,应该给他们的主任添点什么家具......

  最后又给吴仁荻打了电话,不过这次直接显示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。看起来这次是指望不上吴仁荻了......

  电话打完之后,众人也没心思吃这些山珍海味了。谁知道这些菜肴里面是不是也被下毒了?要是下毒之人在菜肴和筷子上分别下毒,那谁能吃出来?现在大家都不敢出去,想要顺着餐厅这条线去查幕后的下毒之人也没有办法进行。

  好在之前黄然在这里储备了一些矿泉水和泡面,孙德胜找出来,让众人和阎君凑合了一顿。只是黄然之前存的食物不多,吃完这一顿基本上也就算断粮了。

  这时候,四合院大门外响起来敲门的声音,透过监视摄像头,看到是黄然带着他的三个手下到了。黄胖子是个讲究人,没有空着手来,还带着满满一车的礼品。看样子一大半都是吃喝的东西......

  郝文明见到,便要去开门将他们放进来。却被孙德胜一把拦住,孙胖子盯着显示屏上的几个人,对着郝主任说道:“郝头,你敢肯定这就是老黄他们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