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九十章 成长

第二百九十章 成长

  一片黑暗当中,车前子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。面前是一个大雾的世界,这里到处都是。

  他脑袋混混沌沌的,好像有个声音在和自己说话,不过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……

  小道士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,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,踉跄了几步之后,摔倒在了地上。等到他准备爬起来骂街的时候,看到把自己绊倒的竟然是一具死尸——张支言的尸体……

  见到了张支言的死尸,车前子瞬间清醒了过来。他什么都想起来了,小磕巴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,虽然和张支言没有什么交情,见过几次面大都也是不欢而散。不过毕竟一个相熟的人,突然死在了自己面前,这个对小道士很有些打击……

  “你在怕什么?怕这个死人吗……”迷雾当中,走出来另外一个‘车前子'。他看了一眼有些惊慌的自己,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死人就是死人,有什么好怕的。你没见过死人吗?你也是车前子……我有点失望了。”

  另外一个,车前子,说话的时候,用脚提了提张支言的尸体,说道:“杨枭说的没错,只要不是他们长生不老的人,总是要走到这一步的。

  不过就是继续转世轮回,换个身份继续回到人世间。你为什么要怕这个……“小道士看着另外一个自己,缓了口气之后,说道:“你呢?什么都不怕吗?如果有一天,我们也要轮回了,你不怕吗……”

  “不怕,不过一定会有不甘心……”‘车前子'坐在自己的身边,继续说道:“我们早晩会合二为一的,到时候我的意识会消失。你就是唯一一个车前子,没有我帮你,你连个死人都怕。我很担心你……”

  小道士说道:“那就我消失,这个身体给你。没什么大不了……”

  没等小道士把这句话说完,‘车前子'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,对着他就是一个嘴巴。还没等小道士反应过来,‘车前子'第二个巴掌已经扇了过来。边打边说道:“闭嘴!你当我是什么!我们又是什么……我们原本就是一个人,你明不明白……我不怕消失,从来都没有怕过……我怕你不争气,白白的浪费了这身体……”

  第一个嘴巴打了小道士一个措手不及,不过‘车前子'第二个嘴巴便被他挡住。看着另外一个自己劈头盖脸的继续打过来,他疯狗的脾气上来,对着上来的‘自己'就是一脚。踹翻之后,跳到了他的身上,拳头抡起来对着'自己'的脑袋打了过去。边打边说道:“晒脸是不?给你脸了…….连自己都打,你他么还是人吗?”

  转眼间,两个车前子就在迷雾当中扭打了起来。两个人都是一样的秉性,一边打一边相互骂街。也顾不上骂自己会不会有报应了,直到两个身体都精疲力尽之后,瘫软在了张支言的尸体旁这时候,小道士也不在乎这具尸体了,他枕着张支言的肚子,摸着自己脸上被打的位置,倒抽了一口凉气之后,对着另外一个自己说道:“你特么下死手!看看给我打的--X你……”没等嘴里的脏话出口,另外一个‘车前子'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想好了再骂!咱们倆他么就是一个人,一个娘……”

  这句话直接把小道士的脏话咽回到了肚子里,不过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被打成了乌眼青,当下又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指着‘车前子'说道:“一会撒泡尿照照你的倒霉样子……乌眼鸡成精了你。”

  “你也好不到哪去……”‘车前子'躺在了自己的身边,枕这尸体的大腿。眼睛盯着灰蒙蒙的夜空,缓和了语气,继续说道:“你要快点成长起来,我只是你身上的一个BUG,早晚会被清除的,不能再指望我了……”

  小道士看了一眼另外一个自己,说道:“屁话,你是我,我是你……你是BUG,那我是什么?刚才我不是和你假客气,如果真要消失一个的话,那我消失,这个身子给你。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到时候也不用烦恼了,谁是谁的儿子,谁是谁爹的。再说了,你的本事大……说到这里,小道士突然想到了在四合院里的事情。他岔开了话题,继续说道:“有件事我没搞清楚,那个假阎王对老屠做什么了?直接|就把他放倒了……”

  ‘车前子'解释道:“他们给屠黯下了针对他的毒,什么毒我不知道,不过应该就在假阎君和琼窑身上。他们俩事先服用了解药,所以没事……”

  小道士抓了抓头发,再次问道:“还有件事我不大明白,之前你在医院发飙那次,辣子是你的电池。从他身上借了种子的力量,刚才呢?辣子还在医院躺着呢,你从哪借来--那个谁来了?对吧……我说你能不能争气一点,那王八蛋是不是抛妻弃子先不说,这么多年养过咱们吗?你从他那里借……”

  “那又怎么样?力量是力量,其他的是其他的……”‘车前子'看着另外一个自己,继续说道:“那是我自己拿的,又不是他主动给的,就当我们以前预支一点遗产了。你和他客气什么?他给的我们一定不要,我们要的一定要得到……哪里有错?”

  “好像也没什么错的,他给的不要,要的一定要得到。还挺押韵……”小道士哈哈一笑,继续说道:“这就要羊毛出在狗身上,吃他喝他再气死他……对了?那个谁什么时候来的?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?”

  ‘车前子'眨巴眨巴眼睛,说道:“我也不大清楚,感觉到是他的力量,那我客气什么?拿过来用就完了,别说,他身上的力量比沈辣强的太多。我都不敢借的太多,再把自己撑死……可不能让那个谁看笑话了,对吧?”

  “可不咋地……”小道士毗牙一笑,刚刚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,突然耳边响起来一阵“嗡嗡……”的声音。

  ‘车前子'也听到了这个声音,他叹了口气,坐起来拉着另外一个自己的手,说道:“别让我再出来帮你了,你一定要成长起来。你不再是熊孩子了……

  ‘车前子'说到最后的时候,小道士只看到他张嘴,却听不到另外一个自己说话的声音。情急之下,他猛的睁开了眼睛,随着眼前一亮,还是黑头发的沈辣正在看着自己。见到自己的三弟醒了,他对着身边一个女人说道:“老三醒了,你先回去,我们以后再说……”

  车前子迷迷糊糊之间,看到沈辣身边的女人正是赵庆。此时的小赵满脸是泪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自己小心,不用在乎我刚才说的……”说完之后,赵庆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  看着赵庆的背影,沈辣有些为难的叹了口气。就在他准备回头看看车前子的时候,小道士先开了口,说道:“别在乎胖子了,你把她肚子搞大了,咱们家胖子也没办法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