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吕仙

第二百九十三章 吕仙

  孙德胜还是慢了一拍,子弹划过了曹正的脸颊,鲜血瞬间流淌了下来。沈辣是特种战士出身,枪声响起的一瞬间,他已经拉着车前子翻身躲到了床下。

  房间里唯一带了武器的尤阙把手枪掏了出来,正想要寻找目标还击的时候,却被孙德胜一把将他的手枪抢了过去。随后扔给了沈辣,说道:“辣子,这个得你来。留活口啊……”

  “大圣,留个屁活口,咱们是是二十三层,你看看窗外附近有大楼吗?”沈辣无奈的将手枪还给了尤阙,随后他继续说道:“听刚才的枪声就是狙击枪,枪手在几百米外。咱们局里的配枪有效射程才七十五米一曹左判怎么了?”

  沈辣说话的时候,就见只是脸颊被划了个口子的曹正竟然翻起了白眼。他好像得了羊角风一样,身体倦缩了起来,随后闭上了眼睛抽搐个不停。随着嘴角不停的流出白沫子来“子弹有古怪!老曹的魂魄开始融化了……”

  孙德胜看明白了,大喊了一声之后,又有些慌乱起来。这可是刚刚新晋的阎君继承人,要是在自己眼前魂飞魄散了。那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……

  这时候,一个陌生的黑衣人冲进了病房。他趴在了曹正的身边,扒开曹左判的眼皮。就见眼仁已经开始浑浊,这人掏出一柄小刀,在曹正颈动脉上划了一刀。黑色的鲜血瞬间流淌了出来……

  病房里的人知道这是在救治曹正,都没敢阻止。这时候,黑衣人转头对着孙德胜他们说道:“让医院准备人型血,越多越好。还有输液的工具……只要血浆够多,左判就还有救……”

  虽然不知道黑衣人的身份,不过现在这情形,也只能指望他了。孙德胜对着尤阙说道:“小尤,你去跑一趟。今晚是刘院长值班,你直接去找他。就说我要,快去快回……”

  尤阙猛的跳了起来,随后弓着身子跑了出去。看着他跑开之后,孙德胜掏出来自己的电话。打了一串电话出去,让民调局的人在医院附近寻找狙击点。或许还有机会抓住这个人……就在孙德胜电话打完,准备开口询问黑衣人身份的时候,尤阙捧着一大堆的血浆回来。趴在地统领输液器具扔给了黑衣人之后,说道:“咱们的运气好,明天医院有好几台大手术,储备了不少3型血。

  要是不够我再去拿……”

  “应该差不多了……”黑衣人看了一眼快被放干血的曹正,随后熟练的将输液针头扎在了曹左判的身上。开始给他换血……

  四五包血浆输入了曹正的身体当中之后,左判脸上才算有了点血色。这时黑衣人再扒开他的眼皮,看到眼仁开始慢慢的再度明亮了起来。这时,这个人才重重的出了口气,随后对着孙德胜说道:"万幸,再晩一点点的话,左判大人的魂魄就没救了。历代阎君保佑……”

  “那老兄你可就是曹左判的救命恩人了……”孙德胜嘿嘿一笑,继续说道:“还没请教,老兄你该怎么称呼?刺杀左判的事情那么大,阎君问起来,我也好有个答对。”

  “我是阴司吕仙……”黑衣人爆出来自己的姓名之后,再次说道:“阎君陛下钦点我做左判大人的护卫,刚才一时疏忽,差一点酿成无法弥补的大祸。幸好左判大人福运高照……”

  说话的时候,黑衣人擦了一把冷汗,随后继续对着孙德胜几个人说道:“此事阎君陛下一定追究,到时候还请几位实话实说便好……如果陛下判我渎职,也没有什么好说……”

  “大圣!听说你这里出事了……”没等黑衣人吕仙说完,郝文明、郝正义兄弟俩从外面走了进来。郝正义主任手里拿着个长条箱子,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……

  看到两位郝主任大马金刀的站着,孙德胜和沈辣同时说道:“赶紧趴下!外面有枪手伏击……赶紧趴下啊….””

  “大圣,你看看这个是什么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郝正义将手里的箱子打开,众人看到里面是一把分解的狙击步枪。枪身雕着符咒,里面还整齐的码着九发子弹。

  这几颗子弹散发出来丝丝黑气,看着就让人不舒服。除了这些之外,里面还有一副黑色的手套……郝文明解释道:“刚才我们兄弟俩想要过来看看你们哥性,在隔了两条街的居民楼下买水果的时候,突然听到上面一声枪响。我们俩担心就上去看了一眼。结果晩了一步,和枪手擦身而过。人没抓到,却找到了这个……”

  想不到郝家哥俩竟然有这样的奇遇,众人这才相继站了起来。孙德胜走过去说道:“两位郝主任,你们看到枪手的样子了吗?”

  郝文明叹了口气,说道:“当时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楼下十几个人往下跑,也不知道谁是枪手。不过枪手应该是发现我们哥俩了,要不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在现场。刚才我们家老大试过子弹,邪气的很,靠近子弹一点,他就头昏脑胀的……”

  “辛亏你们没有伸手去拿子弹……”

  吕仙小心翼翼的查看了子弹之后,长长的出了口气,说道:“这子弹是浸透了咒血的,会侵蚀魂魄。如果正面被子弹打中的话,当场便会魂飞魄散……左判大人逃过了一劫,这枪和子弹我要带回来….””

  “这可不行……”孙德胜笑眯眯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案子是在上面发生的,结案之前,凶器自然要留在上面。吕阴司,这个是原则问题,不是我孙某人不给面子……”

  看着孙德胜和吕仙开始争执凶器的归属,一边的车前子说道:“有这扯淡的功夫,你们倆也商量商量怎么把老曹带下去。看这架势,老曹可还不一定能挺下去。赶紧带到阴曹地府,让阎王爷的御医瞧瞧。该吃药吃药,该买坟地就买坟地……”

  听到了车前子的话,吕仙也察觉自己有些不顾未来阎君的生死了。他有些尴尬的看了小道士一眼,说道:“是,你教训的是……

  不过现在左判大人伤重,不能走寻常的通道。我要下去禀告阎君,请他为左判大人开辟阴阳道……我下去请旨,左判大人就麻烦几位了……”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好说好说,记得和阎君陛下说一句,我孙德胜舍命救了曹左判的事情。也不用谢了,加个五百年的阳寿就好。就像歌里唱的那样,哥们儿我还能再活五百年……”

  吕仙没敢搭话,他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  这时候,孙德胜将装着狙击枪的盒子抱了起来。交给了沈辣,说道:“辣子,这个可是好东西。千千万万收好……”

  郝文明觉得有些不妥,说道:“大圣,这可是针对地府的大杀器,你不怕阎君和咱们翻脸?”

  “现在咱们民调局和地府是蜜月期,谁知道以后呢?大杀器也得有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