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难题

第二百九十七章 难题

  凌晨四点半,一辆轿车停在邶京市郊一座报废的小学门口。两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人确定了这就是他们要到的地方之后,小心翼翼的下车,径直的向着学校里面走了过去。

  顺着操场进了学校大门,两个人正纳闷为什么见不到人的时候。突然从旁边几个教室里冲出来十几个和他们俩同样身穿黑衣的男人,这些人手里端着各式武器,小到巴掌大小的掌心雷手枪,大到扛在肩上的火箭筒。这些大大小小家伙对着两个人,吓得他们俩高高举起来双手......

  不是说这些人就两把AK吗?怎么还有火箭筒?难怪他们可以干掉杨枭这样的高手,有这样的重武器,别说杨枭了,就是吴仁荻见了,也得说两句客气话......

  其中一个做主的中年人开口说道:“有话好说!我们是来验尸的......只要死的确实是悬赏令上的那些人,钱立马就给你们......侯长贵呢?让他出来说话,一共一亿五千三百万零三千一百二十五块。不想要了吗?”

  “放开他们啦......”麻子脸侯长贵从里面一间教室里走了出来,他笑眯眯的双手合十,用着浓厚的泰式中文对着两个中年人说道:“萨瓦迪卡......说好了四点到,结果你们晚了半个小时......让我们怎么办?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要黑吃黑、杀人灭口啦......”

  “你们选的地方也太难找了,八年前就报废的学校,GPS根本没有这个地方......”开车的黑衣人解释了一句之后,继续说道:“办正事吧,我们查清了死者的身份。就通知老板打钱......”

  侯长贵也着急拿到一亿五千万美金,现在可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。刚才世界杀手组织排行榜,竟然为了他重新更改了名次,自己竟然从九百九十八位,坐火箭直窜到了第九位。在圈子里说简直就是光宗耀祖......

  “好——带他们去查看尸体......”侯长贵端着他的AK47,转身向着楼上走去,边走边继续说道:“尸体存在在二楼,你们审核完毕,我就一把火烧掉毁尸灭迹......不过如果你们敢骗我,拿不到钱的话,被毁尸灭迹的就是你们俩......”

  能做主的中年人说道:“我们老板还想知道,你们是怎么解决掉孙德胜、杨枭他们的?主要说杨枭。这个是我们老板一定要知道的......”

  “验尸就验尸,还要问东问西,你们真的很麻烦......”侯长贵皱了皱眉头,还是继续说道:“我的人生导师林错先生说过,只要用对了方法,连神都可以杀死的......这次我先找到了杨枭的弱点,骗他吃下了降头大师拜猜的回头降。以前引发的杨枭的衰弱期,然后一枪打死啦......杨枭死掉,剩下的人就是靶子啦。闭着眼睛用AK扫,一扫一大面啦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侯长贵带着一行人走到了一间教室门前。两个前来验尸的中年人,在门口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

  侯长贵亲自打开了教室大门,随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两个中年人没敢进去,先探着头向教室里面看了一眼。见到十几具尸体摞的好像小山一样,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们的脸上。说不出来的阴森恐怖......

  管事的中年人乍着胆子进了教室,打开手机的电筒照着面前的尸体。另外一个人掏出来一沓照片,按着照片比对这些私人的样子......

  “这个胖子是孙德胜,脑袋被砍掉的是杨枭......沈辣呢?哦,这个黑头发的是沈辣,这一黑一白的,我看串了......郝文明......尤阙......”比对了一圈之后,两个黑衣人好像发现了什么破绽,当下重新的比对了一圈尸体。随后两个人还数了尸体的数目,最后,管事的中年人说道:“少一个,还少了一个车前子,他的悬赏金额三千一百二十五块......”

  没等他说完,侯长贵拍了拍巴掌。就见他的手下从对面压出来一个被捆绑起来的小道士。麻子脸指着嘴巴被堵住的车前子说道:“不是我不杀他,实在是这笔悬赏太少。我侯长贵连三千块的悬赏也要接,穿出去让同行笑话啦.......”

  管事的黑衣中年人无奈的摊了摊手,说道:“那可不行,死尸的数目对不上,少了车前子的话,我们老板无法把一亿五千三百万零三千一百二十五块转账给你。”

  “你这是在开玩笑啦......”侯长贵感觉到被人戏耍了,他恶狠狠的举起来步枪。枪口对准了两个中年人,大声吼道:“骗子!骗我们去杀了孙德胜、杨枭,结果你们不想给钱了......我得罪了民调局,他们一定会来报复我的......我杀了你们垫背......”

  “等一下!不是不给......”见到侯长贵真发怒了,管事的中年人急忙解释道:“你们只要现在打死车前子,那还是一样可以拿到悬赏的。一亿五千三百万零三千一百二十五块,不含税......你们要考虑好......”

  可能是感觉这人说的有道理,侯长贵放下了步枪。随后将别在自己腰后面的手枪掏了出来,递给了中年人说道:“你们来开枪,来,给他们四千块钱,算是我给的悬赏。不用找啦......”

  看的出来,两个中年人之前都没有杀过人。见到侯长贵给他们手枪,两个人吓得急忙往后躲。气的侯长贵再次哇哇大叫:“什么意思啦......让你们开枪,你们又不开。给钱也不给,是不是在等着同伙过来,你们要黑吃黑——我明白了,你们根本不是雇主派来的。你们打算截胡......”

  看着麻子脸越说越激动,他的手指开始时不时的轻扣一下板机。黑衣司机不敢再犹豫,一把接过了手枪,对着车前子的胸膛就是一梭子子弹。一直到打光了子弹之后,他才吓得瘫软在地......

  “做得好......”管事的中年人拍了拍司机的肩膀,随后掏出手机,藏着侯长贵等人,拨打了号码出去。片刻之后,电话被接通。他恭恭敬敬对着电话说道:“老板,已经确定了,孙德胜、杨枭和沈辣等人已经死亡了......是,照片上的人全部死亡。车前子刚刚被老三亲手打死的,我是目击者。侯长贵催促我们把钱打——是,是是......您说,嗯,明白了,我这就和侯长贵解释......”

  原本侯长贵高高兴兴的坐在讲台上,以为马上自己就要拿到一笔巨款了。可是看到最后,他的心突然沉了下去。看这个意思,对方好像又出幺蛾子了,看样子不打算马上给钱了。

  中年人急忙过来解释:“不要误会,我们老板先打一半的钱,也就是七千六百五十万美金。然后需要你们帮个忙。把所有死者的人皮剥下来,我们带着人皮回去,老板见到人皮之后,再给你剩下的七千六百五十万美金......”

  侯长贵想不到对方还出了这个题目,他拉过了管事的中年人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们老板到底和他们有什么仇?民调局的人集体绿了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