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章 压力

第三百章 压力

  看着民调局的人开始搬运废墟里面的东西,曹正的手下不干了。他们一窝蜂的上去阻止,和孙德胜的手下们撕扯了起来。两边的火气都有些出头,民调局这边刚刚经历了全局上了悬赏榜,心惊胆颤的躲在局里不敢出来。

  而曹正的手下们,则是因为左判大人遇刺,现在阎君已经震怒。就算抓住了幕后真凶,他们这些人也会因为保护左判不利,而受到责罚的。运气好的骂一顿,降级听用都算可以接受了。运气差点的直接领牌子去转世,他们都是在地府熬了白十来年,才混到现在这个地位。这样就去轮回,谁也接受不了。

  两边都憋着火,拉扯了几下之后,民调局和地府都不干了。随着撕扯的幅度越来越大,已经有了不可控制的预兆。最后民调局的调查员扔了卷宗等物品,纷纷掏出来甩棍和手枪。地府的阴司鬼差也不示弱,拔出来自家的法器,眼看着一场大武行就要开始。

  这时候,曹正断喝了一声:“都住手!你们向什么样子?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,我们两家刚刚联手御敌,这么怎么一回功夫,我们就要窝里斗了吗?孙句长,我们先商量一下,这里发现的物品应该怎么处理吧......”

  “还用商量吗?应该归我们民调局啊......”孙德胜一脸不解的看着曹左判,顿了一下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不是我说,怎么看都应该是我们民调局的。老曹你看看啊,这个蔡老三就是冲着我们来的。整个民调局就连看大门的狗都上了悬赏,这个是他整的吧?然后又让人剥我们的皮,人都是我们民调局抓到的。现在就是玉皇大帝下来,这里的东西也应该归我们民调局......”

  曹正愣了一下,他以为自己给孙德胜一个台阶,这个胖子就会顺坡下驴。起码这些卷宗也要抄写一份,民调局、地府两边各持一份。没有想到孙德胜竟然一口咬定所有的东西都要交给民调局处置,这样曹左判心有有点不高兴了......

  看了还在继续和自己讲道理的孙德胜,曹正指了指自己的伤口,说道:“那么我这一下算白挨了吗?这一下差一点让我魂飞魄散......”

  没等曹左判说完,孙德胜连连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不是不是......老曹你这笔帐算错了,是,你是挨了一枪,也差一点魂飞魄散了。不过充其量你就是个受害人,不是我说,不管是人间还是地府,受害人就是受害人。不是敬察......”

  看着民调局众人又开始收拾地上厚厚的卷宗,还有找到其他可以的物品。曹左判的脸阴沉了下来,看着孙德胜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那一定要把这些物品带走呢......”

  就在曹正说话的同时,庄户院废墟外面,突然出现了无数个迷迷糊糊的人影。随后,几十辆大巴车向着这边开了过来。

  片刻之后,大巴车停在了庄户院外面,从车上跳下来几百个身穿黑衣的男人。为首的一个人跑到了曹正身边,行礼说道:“生人阴司霍化金奉阎君陛下令,率三百同僚、一万鬼差听后曹左判差遣......”

  曹正没有理会这个叫做霍化金的生人阴司,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孙德胜的脸上,继续说道:“有时候案子也是自己争取来的,现在看起来,应该是我争到了这个案子。不过孙句长你可以放心,这里所有的卷宗我会找人抄写一份副本交给你们的。至于其他的物品,你需要的话,我会让人带上来给.......”

  没等曹正说完,一个人影突然扑了过来。他一脚蹬在霍化金的裤裆上,霍阴司毕竟还是个大活人。裤裆上挨了一脚之后,疼的他在地上不停的翻滚。两条腿时而并拢,时而叉开,已经疼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......

  扑过来的正是车前子,之前民调局和地府撕巴起来的时候。他没有动手,还在一边说风凉话:“哎,你们一个一个身价都上百万美金的。怎么一干架就不行了?老莫,你照他裤裆上踹啊,这孙子要是抢你的老婆,你也和他这么客气?那个谁,我要是你,我就掏枪打他......”

  现在看着曹正开始掌握了主动,一步一步紧逼孙德胜,车前子这股火再也忍受不住了。先是悄无声息的拿走了那柄可是杀人消魂的短剑,扑过去一脚踹翻了霍化金,随后一把将曹正从轮椅上拖了下去,短剑横在他的脖子上。说道:“宝贝儿,这个案子你没争取到......最近我的手一直不怎么听使唤,一旦伤到你,再让你魂飞魄散那就不好意思了......”

  虽然被车前子制住,不过曹正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。他尽量的把脑袋向后靠了靠,随后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有话可以好好说嘛......不过你们总要让我回去向阎君陛下交代吧?毕竟事情我也参与了,也要有个说法......孙句长,卷宗你找人写一份副本,找时间交给我,至于其他的东西,发现什么也和地府通报一声,这总可以吧?”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哥们儿我原本就是这个意思,兄弟你把短剑放下来。别伤到左判大人,你哥哥我早晚也要去他那里报道的,不能再得罪老曹了。赶紧的,慢慢把攮子放下来......”

  虽然不甘心,不过车前子还是听了孙德胜的话,将短剑撤了回来。随后曹正的手下急忙将他扶到了轮椅上,这些人二话不说,推着轮椅向着阴司鬼差中央走去。

  这时候,霍化金也被他的下属搀扶了起来。他会错了意,以为曹正离开这里,是要他们过去抢夺。正好可以报了刚才这一脚之仇......

  霍化金大吼了一声,说道:“阴司鬼差听令!取回本案卷宗,以及其他物品。回去向阎君陛下交还法旨!”一声大吼之后,原本还在庄户院外数百生人阴司,以及无数鬼差便向着里面的废墟冲了过来。看着他(它)们纷纷取出了法器,大有借机和民调局拼命的架势......

  曹正没有想到霍化金竟然敢自作主张,就在他回身要阻止这一场大械斗的时候。那辆给曹正带来巨大压力的轿车打开了车门,铺天盖地的压力从轿车当中席卷而来。在场所有的阴司、鬼差瞬间停住了脚步,他们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,僵直在了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.......

  只是打开了车门,连人影都没有见到,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压力。一向稳如泰山的曹正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慌失措的表情,他现在明白过来了,为什么阎君一直不许地府和民调局发生摩擦了......

  车门打开之后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说道:“刚才听到有野狗打架......怎么不打了?还等着要骨头吗?”

  曹正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随后挣扎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。一把推开了过来搀扶他的手下,随后边走边陪着笑脸,对着车里面的人说道:“手下不懂事,惊动吴主任您了。回去之后我一定种种责罚......”

  车里面那人刻薄的笑了一声,说道:“想起来了,你叫曹正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