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出头

第三百一十三章 出头

 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见到车前子和孔大龙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。刚刚自己三兄弟说的主人公蔡诡有些紧张的坐在沙发上,见到孙德胜回来,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说道:“只要能保住我的魂魄,那我百分之百的配合你们......”

  刚才吴仁荻一下解决掉‘侯长贵’的时候,蔡诡是趴在窗户上看到的。听到那人临死之前说过什么不斩来使,他来民调局干什么了?是奔着自己来的吗?一旦自己那个倒霉的二哥和民调局达成了某种交易,用地府什么珍宝来交换自己。那就真是死路一条了,为了保住蔡老二自己,百分之百会让自己魂飞魄散的.......

  这次是没有谈拢,可是谁知道下次他们会不会开出来一个让吴勉都无法拒绝的条件?虽然侯长贵被吴仁荻解决掉了,不过蔡诡的心反而提到了嗓子眼......

  等到孔大龙带着车前子回到了杨书籍的办公室,蔡诡好像变了个人似的,主动谈到要和民调局合作,帮着他们把自己的二哥蔡疫挖出来。车前子一听有戏,急忙给孙德胜打电话,将他叫了回来......

  孙德胜心里早就猜到了这个‘何长庚’或许和蔡诡有什么关系,要不然的话,孔大龙手里蔡家兄弟的信是从哪来的?只是他还没有想通,明明阴司那边通报,‘蔡诡’已经被人灭口了。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......

  “你这是干什么?有话慢慢说嘛......”孙德胜嘿嘿一笑,冲着慌慌张张的蔡老三摆了摆手,继续说道:“你是咱师父带来的,我还能让兄弟你吃亏?不过哥们儿还是有点不明白,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......”

  现在民调局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了,蔡诡不敢隐瞒,将自己的事情对着孙德胜说一遍。最后还将孔大龙是怎么在他身体里放了一个死刑犯魂魄,两个魂魄有些同化,结果那个死刑犯替自己魂飞魄散了的事情一起说了出来。

  “那么说的话,你还真是蔡疫了,就是你差点把我兄弟害死在防空洞里......”孙德胜收敛了笑容,随后继续说道:“老蔡,你要是不说点你二哥事情的话,我还真的没办法帮你了。实话说,谁做阎君对我们民调局的关系都不大。你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,我倒不如把你送回地府,换点什么好处来......”

  “如果是蔡疫做了阎君的话,那你们就要搬到地府去住了......”知道自己不说点真格的是不行了,蔡疫索性将他俩哥哥当年的计划说了出来。顿了一下之后,他继续说道:“我那倆哥哥都有颠倒阴阳的打算,当年我们就是因为这个才被通缉的。他们俩真做了阎君的话,一定会一步一步实现的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蔡疫深吸了口气,随后继续说道:“当年因为有妖山这个隐患,阴阳颠倒并不实际。不过现在妖山数百年都在休养生息,正是颠倒阴阳最好的机会。没有了后顾之忧,我那俩哥哥一旦得势,还不加紧时间颠倒阴阳吗?”

  蔡疫说的,正好做实了从废墟里带出来吕仙的卷宗来。虽然吕仙不一定是蔡老二,不过卷宗应该没有问题。算着做实吕仙就是蔡老二,故意做的证据......

  听了蔡诡的话,孙德胜先是沉默了片刻。随后再次开口说道:“好,哥们儿我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。那怎么才能抓住你二哥?你们是新哥俩,一定知道的......”

  “可以用我作饵......”现在紧要关头,蔡诡嘴里把自己舍了出去。他用自己作为条件,对着孙德胜继续说道:“我大哥都吃不准是不是从书信往来当中,透露过他的行踪。那蔡老二也会差不多,毕竟是一奶同胞,天晓得我大哥和我说话的时候,那句话暗示过他们俩现在的行踪.....”

  听了蔡诡的话,孔大龙突然插了一嘴,说道:“如果面对面,你能认出来蔡疫吗?”

  蔡诡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只要和蔡疫面对面待一会,就算他的易容手法登天,我也有把握把他认出来......”

  孔大龙继续说道:“那你和曹正面对面待过一阵子,你敢肯定他真不是你二哥吗?”

  蔡诡仔细回忆了一下,最后还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样,你们找个借口带着我去一趟地府。这次我准备一下,三言两语当中,一定会发现他的破绽。”

  “有这个机会,不过不是现在......”孔大龙呵呵一笑,随后继续说道:“等几天的,到时候你二哥会不请自来的......”

  小老头的话刚刚说完,孙德胜办公室外面响起来有人敲门的声音。随后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白头发的杨枭从门外探过了脑袋,笑着说道:“你们在谈事情?我耽误一下,就一下......孔师父,麻烦您出来一下。”

  孔大龙不知道什么事情,杨枭也是民调局有名的人物,他不好得罪。当下莫名其妙的跟着走了出去。

  片刻之后,小老头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回到了办公室。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怎么现在你们这里兴给见面礼了吗?杨枭什么也没说,直接塞给我一张卡,还有提款密码。小胖子,这什么意思?”

  孙德胜也愣了一下,说道:“老杨他什么都没说?不能吧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的手机响了,孙胖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,接通了电话,说道:“老黄啊,是......什么时候?明天早上啊,知道,明早六点,咱们几个相熟的哥们儿都到,送之言最后一程嘛,你放心吧......还有谁?这个不大好办啊......行吧,哥们儿尽量说说......”

  挂了电话之后,孙德胜看了一眼车前子,说道:“明早六点,八宝山送之言之后一程。兄弟你帮哥哥我个忙,和吴主任说一声,请他老人家一起过去。老黄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情,要吴主任撑撑场面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