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得罪

第三百一十六章 得罪

  这是吴勉的儿子……南棠心里一沉,不过他自持自己是地府第三号实权人物,并不以为这个白发男人会对自己怎么样。
  
  他依旧掐着小道士的脖子,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:“他折辱地府阴司,自然要受到惩处,以儆效尤——诶?你敢……”
  
  老头子话说到一般的时候,孔大龙已经到了他的身边。一把将车前子从南棠的手里抢了回来,这一瞬间,这位地府右部判官突然感觉到身上的术法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,一丁点的术法都运转不了……是吴仁荻,是他封住了自己的术法……南棠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,车前子和孔大龙两个人冲着左判去了。两个人也不打,只是一下一下的推操着这个老头子。一边推操,一边说道:“你就是左判啊,刚才锁我喉是不?我惜老怜贫不和你一般见识,老小子你还没完了……”
  
  “可不咋地,我们家老儿子这么大小了。我都没舍得动他一手指头。养大了给你掐的吗?他从小没爹没娘,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长大。怎么?以为这孩子家里没大人吗?”
  
  原本吴仁荻只是想暂时封住南棠的术法,让孔大龙趁机把车前子救下来。没有想到这小老头一口一个车前子从小没爹没娘,家里没有大人的。这几句话反倒让吴主任有点动心了,当下索性继续封住了南棠的术法。
  
  南棠在右部判官位置上做了七百多年,历经数位阎君,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。而且现在这位阎君对他还以师礼相待,能做到这份上,他也算是判官当中的第一人了。在地府就是阎君也不敢对他如此的推搡……不过术法被禁锢住了,南棠靠着皮囊那点战力又打不过这爷俩。当下只能言语当中反抗几下:“哎?你们想干什么?我是地府右判,你们倆最好都长生不老,别让我在下面看见……可以了啊,推起来没完没了还……你再推我一下试试?再推一下、再推一下……你们都说七十不大、八十不骂的,下个月我过一千阴岁的生日,你们好意思……诶,还推我……”
  
  这时候,黄然有点看不下去了。他知道自己说不通吴主任,当下来到了孙德胜的身边,对着笑嘻嘻看戏的孙'胖子说道:“大圣,他毕竟是地府的右判。我们毕竟早晚也要去地府报道的,真翻了脸不止是我们,还有我们的亲友都是麻烦……”
  
  “老黄你说的是啊……”孙德胜笑嘻嘻的看了黄然一眼,随后嬉皮笑脸的走过去,拉住了车前子和孔大龙。随后笑着说道:“都看我了……可以了,右判大人刚才也不知道兄弟你是谁,咱们以后还得打交道……”
  
  看着车前子和孔大龙被孙德胜拉开,左判南棠还不干了。他指着孙德胜说道:“民调局孙德胜是吧?今天开始,地府断了和你们的一切联系。下个月就是亡魂列车的日子了,地府不再接受那些孤魂野鬼。你自己想办法吧……还有,你们民调局上下所有人减寿两年……”
  
  “你这话说的--兄弟,刚才当我什么都没说,继续吧。要是累了说一声,哥哥我替你一会……”孙德胜笑嘻嘻的背着手转身回到了民调局众人的身边,几位主任都觉得不妥,当下围了过来,要孙胖子再去拉住车前子。右判也是在气头上,给他些好处,说不定也就气消了……孙德胜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该说的哥们儿我都说了,是那个老家伙得理不让人嘛。你们大家伙放心,有吴主任在,大不了咱们把生死薄拿过来,自己写……”
  
  看着黄然又要过来游说自己,孙胖子搂着了黄胖子的脖子,笑着在他耳边低声说道:“老黄,还没看出来吗?下面的格局要大变了,回去最好准备吧……”
  
  黄然愣了一下,随后马上明白过来了孙胖子话里的意思,回头看了一眼快被车前子、孔大龙推搡到张支言棺椁里的南棠。说了一句:“往外推,别打扰支言……”
  
  送别张支言的仪式,最后在一场闹剧当中结束。众人回到民调局的时候,已经快到中午。几位主任还是有些不放心,拉着孙德胜想办法和右判解决矛盾。
  
  就在这个时候,孙德胜的主力尤阙敲门进来,说道:“孙句,外面有个人找您,说是您的老朋友,无论如何也要见一面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小尤不停的对孙胖子眨眼,示意要见他的人不一般……“找我?还老朋友。哥们儿我的老朋友不是在监狱里,就是医院里躺着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和几位主任都站了起来,走到窗台去看门口孙胖子的老朋友是谁。
  
  看到了这个人的模样之后,孙德胜和几位主任脸上都变了颜色……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裘皮大衣的年轻人,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这个人时不时的就哈哈哈笑上几声。
  
  正是不久之前,在四合院里出现过那个有点精神不正常的阎君……几位主任都是见过这位精神病阎君的,郝文明开口说道:“不是我说,打了人家的右手了。最大的那个上门了……孙胖子,不行去找吴仁荻吧……先说好了,这事我们几位主任不参与啊,我们五室互保……你上哪去?”
  
  没等郝主任说完,孙德胜已经出了自己办公室的大门,一溜小跑到了大门口。
  
  贝到了门口的年轻人之后,笑着说道:“看看,阎君陛下您老怎么还亲自上门了?有什么事情找个阴司传达一下,我们这边也好……”
  
  “拉几把倒吧,你这边刚刚吧我们家右判打了,我再派一个过来挨打——哈哈哈哈……”青年人说到这里的时候,再次没有征兆的哈哈大笑了起来。随后搂着孙德胜的脖子,在他的胖脸上亲了一口,继续说道:“下次、下次我想个招把老南棠诓出来,你让吴勉的儿子再凑他一顿。我提前找个地方藏起来,看看他挨打的时候什么揍性……”
  
  “也不算打吧,最多也就是相互推搡……”孙德胜挣脱不了阎君的手臂,有些憋气的继续说道:“那什么……您老松一扣,我缓口气……您特意来一趟,不是就为了说这个吧?”
  
  阎君终于松开了手臂,看了孙胖子一眼,说道:“我是阎君,不是闲君——哈哈哈哈哈……这病的越来越厉害了……我抓紧时间说,带着我去见吴勉,有点事情要托付一下……”
  
  听到阎君要见吴仁荻,孙德胜这才松了口气。随后笑嘻嘻的带着他去了六室……”
  
  刚刚走到六室门口,便听到里面传来了车前子的声音:“对啊,我怎么没有想到,可以去让阎王爷给你续命。回头找他在你的生死薄上,添二百年的阳寿。用光了再添……”
  
  阎君哈哈哈一阵大笑,笑声中推开了六室大门,对着里面的人说道:“干脆,我把生死薄给你们,你们自己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