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信

第三百一十七章 信

  屋子里坐在吴仁荻对面的车前子和孔大龙同时回头,看到了阎君站在门口。原本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小老头没有防备,一仰身连人带椅子摔在了地上......

  “哈哈哈......”一阵不正常的笑声当中,阎君走进了吴仁荻的办公室。他也不理会正在被车前子搀扶起来的孔大龙,看了一眼吴仁荻之后,说道:“我想过——如果可以和你换个身份,我这个阎君宁可不做了......”

  没等吴仁荻说话,刚刚将孔大龙搀扶起来的车前子不干了:“孙子你占谁的便宜呢?别以为我听不出来话里的意思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还想要推搡阎君,却被孔大龙死死的抱住。小老头有点尴尬的笑了一下,对着吴仁荻说道:“既然你这里来客人了,那我们以后再聊......”

  说着,孔大龙将骂骂咧咧的车前子,和孙德胜一起带出了吴仁荻的办公室。又在外面将办公室门关好,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吴仁荻和阎君两个人。

  吴主任沉默了片刻之后,盯着面前这个神经不大正常的阎君说道:“要不你先去治治病吧......”

  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——哈哈哈哈......”癫狂的笑了几声之后,阎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继续说道:“在这个皮囊看起来,未必是我有病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阎君将两条腿搭在了吴仁荻的办公桌上。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说这些了,我这次来是想要表明个态度的,南棠他的一切言语和行为都是个人行为,与地府无关。说实话,我早就想像你那么干了——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吴仁荻一直等到阎君笑完,他才开口说道:“说完了?不送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吴主任有意无意的将手放在了办公桌上。随后一股力量顺着桌子打在了阎君的双腿上,打得他飞了起来,身体在半空中调了个,这才摔在了地上。

  “以前有没有人和你说过,你太无趣了?怎么说我也是阎君,你就不能给阎君一点特权吗?”阎君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也不生气,依旧病态一样的笑着。随后坐回到了椅子上,只不过这才他没敢再把双腿搭在桌子上。

  看到吴仁荻不搭理自己,阎君笑嘻嘻的说道:“刚才那小伙子是你的儿子?知道吗?你有儿子的消息已经在下面传开了。都在打听谁的福气那么好,能托生在你家里。有不少的女鬼开始托关系,也想要投胎在你这里。要给车前子做妹妹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原本还在哈哈大笑的阎君猛的收敛了笑容。随后冷冰冰的看着吴主任,说道:“我的路快被堵死了......帮我开辟一条新路吧......”

  “你的路堵死了,要我开路?”吴仁荻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面前的阎君,随后继续说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谁?车前子?”

  “只要你能帮我开辟一条新路,你可以把我当成你儿子。”阎君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并没有刚才精神病的表情。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,他继续说道:“说起来我算是鬼物,我不怕魂飞魄散。原本只要安安静静的等着转世就好了,四个月之后,我会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里,出生、上学到结婚生子,老去死亡都已经写在生死簿上了。地府的事情再与我无关。二百年前,我坐上阎君之位的时候,就已经准备好了......”

  说道这里的时候,阎君沉默了片刻。随后摇了摇头,好像自己和自己说话一样,说道:“眼看着那一天就要到了,我却开始紧张起来了。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,地府的事情明明马上就要与我无关了。我不是阎君了,为什么还要紧张......

  你以为我是喜欢这身皮囊吗?不是,我打心底厌恶这个精神病。不过只有躲在这里面,我紧张的心情才能放松一点。只要回到地府,从这身皮囊当中走出来。我的心就好像被一只手揪住了一样,紧张到透不过气来......”

  没等阎君说完,吴仁荻开了口,说道:“紧张......你现在还是阎君,之前错杀少了?”

  “杀不动了......”阎君苦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我心里什么都明白,错杀一个曹正不算什么。可是我没有时间再来挑选继承人了......一旦曹正被错杀,真正的蔡疫趁着新阎君立脚未稳的时候杀过来。弄不好会断掉阎君更替的大业,再引起来地府千百年的动乱,等到我下一世结束,才回到地府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场景,我都不敢去想......”

  “那你要我开什么路?”吴仁荻看了一眼阎君,继续说道:“等到你走了,我来制衡曹正?”

  “那就真的大乱了,我不能开一个隔世阎君指手画脚的先例。”阎君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所有的事情,都在在我转世之前办妥。我缺一个可以开路的后台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阎君从怀里拿出来一封信来。将信交给了吴仁荻之后,再次说道:“你先看,看完再说......”

  吴仁荻结果了信,打开之后看了一眼。便将目光挪到了阎君的身上,说道:“字迹没错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  阎君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先看,看完我们再说。只要你答应,我什么都告诉你......”

  听了阎君的话,白发男人深吸了口气,随后将这封信看完。他看的很慢,看到最后落款的时候,吴主任闭上了眼睛。好像是在品味心里的内容......

 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,吴仁荻这才再次睁开了眼睛,盯着面前的阎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找了暗夜的林错......”

  “他现在叫林怀步......”阎君微笑着点了点头,随后继续说道:“可惜他也不能阻止那场悲剧,你是知道的......”

  “我知道......”吴仁荻说话的时候,仔仔细细的将信纸叠好,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信封里。这才继续看着阎君说道:“她开了口,我做......”

  听到吴仁荻点了头,阎君这才松了口气。一瞬间,他又变回了那个精神病的样子,一阵癫狂的笑声之后,这个‘年轻人’站了起来。冲着吴主任做了个鬼脸,继续说道:“那就说好了,等我的消息吧......”

  看着阎君要走,吴仁荻突然叫住了他,说道:“如果曹正就是蔡疫的话,谁来代替他做你的继承人?”
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最佳的人选是你......”阎君哈哈哈笑了起来,在笑声当中感觉到了从吴仁荻那边散发出来的寒意,他这才止住了笑意。说道:“到时候就知道了,说不定会给你个惊喜......不说了,我要回去了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阎君冲着吴仁荻微微一点头,随后在一阵精神病独有的笑声当中,走出了六室主任的办公室。

  阎君离开之后,吴仁荻再次将那封信取了出来。他没有将信纸抽出来,只是盯着信封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一转眼,已经过了这么多年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