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画中仙

第三百三十七章 画中仙

  车前子揶揄的说了一句“估计又是你哪个相好的,老杨,你别学你们主任......没有老吴的命,却得了老吴的病。”

  杨枭知道车前子再说百货商场里的女人,他苦笑了一声之后,岔开了话题说道:“不说这些了,我还是先送你上去。不过外面那条路被塌陷的碎石堵住了,还是走你说的桃林密道安全点。”

  想起来自己千辛万苦冲出来的桃林,车前子还是心有余悸。他对着杨枭说道:“不行,我得先找到我们家老登儿。要不我干嘛下来的?老杨,要不你自己先上去。大不了我就交代在这里,这样也好,我这一死,老吴也你不会和你计较百货商场的事情了。”

  是,他用不着计较,直接把气撒在我身上就行了。当初这个半大小子进民调局那会,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有心眼?真是跟着孙德胜久了,学坏了,这都会言语当中给自己下套了......杨枭心里是怎么说的,脸上却不敢带出来。干笑了一声之后,说道:“不管吴主任会不会和我计较那次误会,我都不能看着小老弟你不管。我陪着你去找孔大龙,大不了和你一起交代在这里。顺便也让吴主任看看,我杨枭是不是能对小老弟你下杀手的人......”

  车前子连连摆手,说道:“不行、不行不行......老杨你和我不一样,你这拖家带口的,家里还有个小媳妇儿。你陪我交代你,你那个小媳妇儿怎么办?”

  杨枭一脸正色的说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我还管得着那个?什么媳妇不媳妇的,正好他们班长冲她眉来眼去的。我要是不在了,也不担心你嫂子找不到下家......”

  听老杨最后说的凄凄惨惨,车前子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没想到老杨你想的这么开,那行吧......只要你帮着我找到老登儿,老吴那边我去替你说话。诶?我想起来了——那次好像是我自己乱动,把要害往你绳镖上凑的.......”

  杨枭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一半,他急忙纠正了小道士的话,说道:“那么说就过了,当时我冲你使眼色来着。是你没有反应过来,千万别说差了.......”

  终于拿下了车前子这块又疯又硬的骨头,两个人交代清楚之后,小道士便要催促杨枭赶紧出发找人。不过白发男人却并不着急出去,他从怀里摸出来一枚鸡蛋。当着面前这个半大小子的面,将鸡蛋摔在地上打得粉碎。

  车前子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,登场瞪起来眼睛,说道:“姓杨的你这摔摔打打给谁看呢?是不是后悔了?明说啊,这个摔打谁看不出来......”

  杨枭无奈的叹了口气,随后努力的挤出来个笑脸,指着一地鸡蛋黄说道:“这里面是我存的引鬼,这时候让它去探路最合适不过了......”杨枭说话的同时,从一地鸡蛋液当中飘出来个人影。

  人影与杨枭心意相通,出现之后立即化为几乎透明一样,随后飘飘荡荡的顺着出口‘走了’了出去。这时候,杨枭继续解释道:“这个原本是我看家的本事,不过进民调局的时候,曾经和吴主任约法三章不能随意杀人。这才断了这种术法,好在大上个月有机会处死了一个罪大恶极,十恶不赦的人,用他的魂魄炼制了这只引鬼。它现在没有心智,只知道服从我的命令,出去探查有没有危险.......”

  车前子这才明白自己是误会了杨枭,说道:“那你早点说啊,老杨,你是我的话,突然这么又摔又打的,谁也会多想的......那什么,外面要是有什么事情,你这养的小鬼再回来报告吗?”

  “外面有埋伏的话,第一个出事的就是引鬼。它怎么来得及回来?”杨枭腼腆地笑了一下之后,说出来的话可就是另外一番意思了:“发现什么,它会自曝向我示警。我这里又一块玉环连着引鬼的魂魄,它自曝的同时,玉环会做出来示警。而且它自曝的区域,会出现只有我可以看到的烟雾......”

  难怪杨枭刚刚咬死了罪大恶极、十恶不赦,原来要靠着自曝来示警,难怪老吴不让他炼制引鬼了。车前子不知道那个引鬼生前到底犯了什么大罪,不好乱说。趁着引鬼探路的档口,岔开了话题,说到了刚才见到的瞎眼死人和瞎眼孩子的事情。

  之前杨枭躲在出口外,已经听到车前子和假杨枭的话。看着远处一地的碎棺材板,说道:“死人好说,无非就是行尸之类。他是打了你一个冷不防,真动手的话,你的手枪和短剑都可以让它再死一次。不过小老弟你说的瞎眼孩子,这个我就不大明白了。真是活人,不是鬼娃娃?”

  车前子回答道:“活人死人我还分的清楚,我扛着他的时候,小东西身体是热乎的。还能听到心跳,虽然不会说话,不过三两句就可以百分之百的学会我的话。这么说吧,老杨,当时你在场的话,闭着眼睛听未必能分得出来谁是谁.......”

  “这个你得请教一下吴主任了,可惜当年还有一位归不归。这老爷子在的话,一定能解释的清楚。”杨枭刚刚说到这里,车前子还没来得及去问这个姓归的是谁,那团近乎于透明的人影竟然自己飘飘悠悠的回来了。老杨从口袋里摸出来另外一个生鸡蛋,人影直接钻了进去。

  “外面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,可以出去了......”杨枭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说是外面安全,可他还是将绳镖褪回衣袖,另外一只袖子里面暗藏了一根铜钉。

  杨枭还是生怕车前子有个什么闪失,他先从墓室里面出来。确定了绝对完全之后,这才让车前子跟着出来。随后带着他向着坍塌的位置走了过去......

  墓室外面是一条甬道,虽然到处都是黑乎乎一片,不过车前子已经初入种子力量的门径,学会了借助这股力量,看到周围的景象。

  墓室外面的通道上,画着各种各样飞升成仙的壁画。车前子别说看了,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。而且这时候也不是向杨枭打听壁画的时候,只跟在老杨身后,快速的向着甬路尽头走去。

  走到了一半的时候,车前子看到前方远处地面上倒着一具死尸,他急忙停下了脚步。杨枭发觉小道士停下之后,也跟着一起停住脚步。随后回头对着他解释道:“前面那是我干掉的,浸福会的谭天德谭老三。也是传说死了几十年的人物,他自己隐身在壁画当中,想要出其不意的出手。结果我比他快了一步......”

  难怪引鬼不报警了,原来是老杨解决的人。车前子说道:“我鞋里进石头子了,什么谭老三的和我有什么关系,我会怕他?”

  杨枭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继续往前走。就在他又走了四五步的时候,却再次停下了脚步。一字一句的对着身后的车前子说道:“小老弟,你先找个地方躲躲。引鬼走眼了......”

  杨枭说话的同时,顺着他左右两侧的壁画当中。接连‘走’下来七、八个画中的神仙,为首一个身材肥硕的高大胖子冲着老杨哈哈一笑,说道:“杨教主,你我的旧账该算算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