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替身

第三百五十七章 替身

  沈辣被送到医院的时候,还没有清醒过来。不过给他检查的时候,医生却犯了难。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身体硬的好像石头一样,一连换了三根针头都没能扎进肉里。更加别说x光,ct等一系列检查了,拍出来的片子都是雾蒙蒙的,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......

  就在医生想办法给沈辣做身体检查的时候,孙德胜一溜小跑到了这里。确定了辣子还有口气之后,孙胖子这才算松了口气。擦了一把冷汗,他叫过来车前子,说道:“兄弟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.......不是我说,哥哥我以为辣子这次就算没有了。咱爸爸那脾气,真敢往死里弄他。什么都别说了,我替你二哥全家谢谢你了.......”

  “胖子,到底怎么回事?辣子好像疯了一样。还想用我做饵,来暗算——那个谁......”车前子还是做不到好像孙德胜那样,张口就能叫出来爸爸。他还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,自己才是民调局的疯狗,怎么沈辣比自己还要疯癫起来。

  孙德胜叹了口气,将自己和沈辣一起发现赵庆死尸的事情说了一边。随后唉声叹气的继续说道:“兄弟,不是我说。要是换个人死在面前,你二哥也不信会是咱爸爸干的。倒霉就倒在死的是小赵......八成你也知道他们俩藕断丝连的,过年还约好了一起回老家见家长。哥哥我就怕出什么事情,费尽心思给搅黄了。谁能想到这口气还没松出来,赵庆那丫头就死在辣子家门口了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孙德胜一拍大腿,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不是我说,过几天就要过年了,你说怎么还出了怎么闹心的事.......”

  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的手机(被沈辣抢走)突然响了起来。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孙德胜的脸都纠结到一起了。嘬了嘬牙花子之后,他接通了电话,笑嘻嘻的说道:“三叔啊,是我......那什么,辣子正在处理事件,接不了电话......是,是.......够呛了,这次的任务是海里督办的,事情急任务重,辣子过年回不去了......小赵啊......见过见过,辣子的对象,我是他哥们儿,当然见过了......好人......是个好姑娘......”

  这时候,不知道电话里面说了什么,孙德胜的脸色突然苦了起来。不过声音还是笑嘻嘻的说道:“昂......三叔您说你们这一大家子要来邶京过年啊,这当然是好了......不过辣子过年的时候可能不在邶京啊,对,还是那个案子,过年前后吧,他要去国外......现在还不好说,这个有保密条例的。什么时候能回来......那可不好说,估计得正月十五之后了......您还要来啊,爷爷要见见小赵啊......这个不是不行,我来帮你们安排一下。对了,辣子把小赵的照片发给你们了没有?没有啊......行,这个就交给我吧......”

  看着孙德胜挂了电话,车前子凑过去说道:“辣子的亲戚要来邶京?指名点姓要见小赵.......胖子,你不会想找个人假扮她吧?”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.......”孙胖子抓着头发,有气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,对着车前子继续说道:“辣子的三叔,还有他爷爷都精着呢。刚才说辣子去办案子了,再说约不出来赵庆,他们一下子就能猜到辣子出事了。他们家老爷子八十多了,一着急在过去了,那边小赵的事情还没完,这边老家又走了,这不是要辣子的命吗?只能找个人假扮一下小赵了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孙德胜掰着手指头说道:“合适的也就那么几个人,蒙棋棋不合适,张支言才走没几天,她还没出来......我们家一一也不行,他们太熟悉了......部里的何莉莉倒是合适,不过她刚刚生完孩子,还在坐月子......还得去招老黄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再次打开了手机,在里面找到了黄然的名字。拨打了电话出去,片刻之后电话打通,孙胖子说道:“老黄儿,这次哥们儿我是来求帮了......你先别急着挂电话,听我说完的。我这里出事了.......你听说了啊,辣子还在抢救呢。我也不瞒你,吴主任下的手,命一定保住了,不过怎么样也要在医院待上一阵子。辣子也是你兄弟,他出事了你好意思看着——呸呸呸!还不到要钱的时候——呸呸呸呸呸......不要这个钱!

  我的意思是,借你外甥女几天,辣子的老家儿要来邶京过年,指名点姓要见赵庆......是,到底是老黄一点就透,我打算让你外甥女冒充一下小赵。先把辣子老家儿糊弄走......就知道老黄你够意思了,下次你那边再有什么事情,用到我们民调局的,哥们儿给你打个八折......”

  终于说完,孙德胜挂了电话之后,重重的出了口气。随后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不是我说,兄弟你也得准备一下,估计辣子也没少提你。到时候你也得出面陪一下,他们家都是好人,你放心好了,不会难为你的.......”

 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,正在照料沈辣的孔大龙走了出来。看了一眼这两个人之后,说道:“没事了,小辣子一点一点的缓过来了,我那个外甥女婿下手太黑了......也就是你们这些长生不老的,一般人早死一万个来回了......”

  听到孔大龙说沈辣没有危险,孙德胜长长的出了口气,随后他左右看了一眼,说道:“吴主任他老人家哪去了?把辣子揍了,就回家睡觉去了?”

  孔大龙揶揄的冲着孙胖子笑了一下,随后有些古怪的对着孙德胜,说道:“怎么?小胖子你还要给小辣子报仇吗?”

  孙德胜明白了什么,擦了一把冷汗,说道:“就是问问,说实话,这次我不向着辣子,怎么那么冲动......脑袋一热就敢去找吴主任的麻烦,明明就是一眼假,说什么都不听了,就以为是吴主任做的。不是我替我们盟爹说话,那么心高气傲的人,能弄死个女人?”

  看着孙德胜有些怪异,车前子皱着眉头说道:“胖子你怎么了?还能好好说话吗?刚才咱爸爸叫着,现在又盟爹了。你是不是吃错东西了......”

  “兄弟你不懂......”孙德胜说话的时候,冲着孔大龙挤了挤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那什么,我盟爹就和亲爹一样的。我......”

  “不用表忠心了,你盟爹没来......”孔大龙笑了一下之后,继续说道:“他那脾气,你还指望着你盟爹能来看望小辣子?他是死都不会说道歉的主......”

  话刚刚说到这里,民调局的大部队到了,任句长亲自带队,走到了孙德胜面前之后,一脸纠结的将一张逮捕令递了过来。逮捕令上的人名是吴仁荻。

  任句长一脸的纠结,说道:“我也觉得好笑,可就是笑不出来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