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查验

第三百六十三章 查验

  吴仁荻被斩首的消息,瞬间传遍了整个民调局。刚刚开完会的调查员们,还没有从吴主任因那啥杀人的震惊当中走出来。便看到了白发大方师从天而降,一剑斩了吴主任的首级。知道消息晚了的调查员冲到走廊窗户前,正好看到了广仁提着一个人头,消失在了空气当中。

  这一下子,民调局上上下下算是炸开了锅。在众调查员心目当中,宛如神仙一般的吴主任竟然死了......随后,有关吴仁荻因何而死的消息传开了:“现在明白了吧?老吴,广仁和赵庆三角关系,结果那女人看上沈辣了。老吴一气之下弄死了她。广仁不干了啊,趁着老吴头发变黑的档口,给他爱人报仇了.......”

  “你就胡吣吧,开会的时候没听见啊,老吴亲口说的,都是铺垫。他想给疯狗找个后妈,看上沈辣的对象了。结果他们俩背着辣子好上了,没想到姓赵的怀上了沈辣的孩子。老吴一气之下弄死了赵庆,沈辣的师父是广仁啊,人家师父不干了。过来给徒弟出气,趁着老吴衰弱期一剑劈了他......”

  就在民调局内部炸开锅的时候,邶上京中的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。房间拉上了厚厚的窗帘,几个人坐在黑暗的沙发里。其中一个人接到了个电话:“你再说一边?广仁杀了黑头发的吴勉......肯定那个尸体就是吴勉吗?赶紧去查验!就算你暴露了,也要把这件事查清楚。大不了一死,你的魂魄到达地府就贵为大阴司了!赶紧去查......”

  这边电话刚刚挂上,旁边几个人影便凑了过来。三言两语的议论起来:“吴勉死了?确定了吗?”

  “别说,今天就是放出来几个衰弱期之一,如果是衰弱期的话,那也说的过去.......”

  “不对,这件事太蹊跷了。吴勉平平安安过了那么多的衰弱期,偏偏他如日中天的时候,稀里糊涂的被广仁杀了?”

  接电话的人影开口打断了其他人影的话,说道:“我让民调局的细作去查了,死尸骗不了人......”

  这时候,又有人影开口说道:“魂魄呢?为什么不去查魂魄?被广仁带走了?还是一并魂飞魄散了?”

  有人回答道:“他们长生不老的人死后结局不一样,有的可以继续转世投胎,有的死后直接魂飞魄散了。有件事各位要谨记,不要难为吴勉的魂魄,放他投胎去就好......”

  这时候,刚刚接电话的人影开口说道:“如果我们打探不出来吴勉的死活,那怎么办?看着大事就要到期限了,吴勉是最不确定的因素。一定要在大事之前,确定他的死活......”

  这人说完之后,在场的人影瞬间鸦雀无声。他们心里都在盘算怎么样才能知道吴勉的死活,半晌之后,沙发当中,一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人影开口说道:“那就要想其他的办法了,从吴勉身边的人下手。如果他们遇到麻烦,吴勉活着的话,一定会想出面的——邵一一和车前子,到今晚天黑之前,查不到吴勉的死活,就对他们俩下手......”

  说话的人影是他们的头目,不过这几句话说出来,其他的人影却沉默了起来。半晌之后,打电话的人影才开口说道:“我们不是刚刚定下的,不能再对车前子、邵一一下手了吗?一旦吴勉是诈死,知道我们对他的骨肉后代下手,会把地府搅个天翻地覆的......”

  “那就搅个天翻地覆好了,不破不立......”头目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让你的人赶紧去查吴勉的死活,天黑之前查不到,就对车前子和邵一一动手。我这不是在和诸位商量,这是我的钧令.......”

  广仁‘杀’了吴勉之后,剩下的尸体被运回到了民调局。存进了五室停尸间的冰柜里,孙德胜在门口哭的梨花带雨:“我的老盟爹啊,你说你怎么就走了......你这两千多年的英名,就毁在个女人身上了.......爸爸诶......你可心疼死我了......你带我走吧,我也不想活了啊......我的个天诶......”

  停尸间里面,车前子在和二杨斗地主。听着外面孙德胜哭的惨惨戚戚,小道士撇了撇嘴,打掉了手里的牌,说道:“好像胖子是老吴亲生的.......听听他哭的,都能出去哭丧挣钱了,啧啧......”

  杨枭打出来一个王炸,说道:“小老弟,少说几句风凉话。原本应该是你在门口哭,这不是怕你穿帮嘛,大圣才去哭的......洋葱都给你切好了,一会你擦擦脸,出去哭一会,装作哭晕倒过去了——大杨,咱们俩是农民!你管我干什么.......”

  就在车前子准备把手里的牌都扔出去的时候,突然听到门口孙德胜的声音变了调:“尤阙啊,还是你够意思。来看吴主任最后一眼......他在天之灵知道了,晚上给你托梦谢谢你啊......怎么不进来?准备晚上给吴主任烧纸啊,那也别烧太多了。一吨两吨意思意思得了,千万别烧真钱......”

  屋里的几个人正要准备拿人,他们商量好的,现在幕后之人一定想要知道吴仁荻的死活,不管是谁进来就抓。没有想到,尤阙都到了门口,还是没有进来,一个弯道走了......

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,眼看着天色暗下来的时候,酒店总统套房里再次接到了电话。人影对着电话说道:“你都到门口了,为什么不进去查验?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......怕什么!你死了就是大阴司了.......废物!滚吧,不要再去查了.......”

  挂了电话之后,人影叹了口气,对着头目说道:“我的人没敢去查,不过他说只看到孙德胜在哭灵,车前子没有什么异动。不过也说的通,民调局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们父子水火不容。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.......”

  头目犹豫了一下之后,说道:“准备对车前子、邵一一下手吧。他们两个可以死一个,如果吴勉诈死的话,留下来另外一个,还可以做我们手里的质子......”

  头目的话刚刚说完,总统套房门外突然响起来一阵门铃声。里面这几个人影立马闭上了嘴,同时转头看向了门口的方向。

  门铃声接连响个不停,接电话的人影站了起来。一边向着大门那边走去,一边说道:“谁啊?都说过了不要打扫,听不明白吗?”

  说话的时候,他走到了大门口,打开大门之后,门外却空无一人。只是在门口放着一个小小的木头盒子,盒子上面放着一个画着鬼脸的便签......

  看到了鬼脸之后,这个人有些动容。随后他急忙将木头盒子抱回到了房间里,将鬼脸便签扔在了众人影面前,随后打开了盒子,里面是一个红色的瓷罐。

  这几个人影都认的瓷罐,头目看了一眼这几个手下,说道:“他替我们想到了,那就不要犹豫,做事吧......”

  这时候,民调局里,孙德胜看了一眼手表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兄弟,你留在局里吧,晚上不用你去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