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六十四章 守灵

第三百六十四章 守灵

  车前子不干了,说道:“不是都说好了吗?辣子醒过来再埋怨我不懂事。不行啊,我说什么也得去,耶稣来了也不管用......”

  孙德胜解释道:“那不是没有想到会出这件事吗?现在屠黯和大杨去我家看着一一了,你和老杨留在局里,守着停尸间......老杨这几年攒的傀儡都搬出来了,你也不用担心。真出事的话,你老老实实的看戏就好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孙胖子看了一眼躺在解剖台上的假尸体,随后指着那付腔子说道:“再说了,名义上这个躺着的是你爸爸。下午老爹被人看了脑袋,晚上你就出去喝酒。兄弟,不知道的还以为下午的广仁是你找来的,就为了拿遗产......”

  孙德胜说的有道理,不过让车前子守在这里,他还是不情不愿。最后孙胖子答应小道士把孔大龙叫过来。车前子这才算勉强答应了。

  孙德胜离开民调局之后不久,孔大龙和蔡老三便被接到了民调局。他们倆一直在看着沈辣,孙胖子安排郝文明、郝正义兄弟俩把这二位换了过来。

  在民调局大门口见到了车前子,孔大龙捂着嘴巴说道:“怎么回事?听说你爸爸让广仁一剑削掉了脑袋?赶紧拉着我去看看,怎么说我也是他的长辈。我得过去哭两声意思意思......”

  “拉倒吧,孙胖子替你哭完了......”看着身边没什么人,车前子这才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老登儿你装孝子,那咱们倆这辈分怎么论?别瞎扯淡了......老杨在上面,加上你们倆正好一锅麻将......”

  这时候,三个人进了电梯,孔大龙这才明说:“孙胖子电话里没说明白,怎么回事?沈辣对象的案子翻成花案了?还是你‘爸爸’亲口承认的?赶紧告诉我怎么回事,让我也跟着乐呵乐呵.......”

  此时,民调局的调查员差不多都下班了。除了几个值班的,也没什么人。车前子凑在了孔大龙耳边,低声将下午发生的事情对着他说了一遍。

  听了车前子的诉说,孔大龙惊诧的瞪大了眼睛,说道:“想不到啊,那俩大方师真把自己豁出去了。我都不敢玩的这么大......等着瞧吧,事情完了的,你爸爸那脾气得把火气撒在那俩大方师身上.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孔大龙已经到了五室门口,看着大门口已经摆满了香烛,门口还有几个值班的调查员前来吊唁。只是都知道吴仁荻的死相太惨,没有人进去拜祭。只是在门口放三支清香,算是聊表心意了。

  看见了这几个调查员,孔大龙好像孙德胜附体一样。拍着大腿,边哭嚎边走了进去:“这话怎么说的......你这一走,留下来车前子他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?多好的人啊,怎么说走就走了.......吴勉啊,你说你老实巴交的一个人,怎么就走了......没招着谁、没惹着谁,怎么就把你害死了......你这一走,车前子可怎么办啊......”

  进了里面的解剖室,看见了那个没有人头的腔子,孔大龙这才停止了嚎丧。比量了一下死尸大小之后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”别说啊,看着真像是那么回事。老儿子,你也跟着哭两声意思意思吧。毕竟现在你是孝子,不哭两声说不过去。”

  车前子说道:“拉倒吧,我留着等你下去的那一天,我好好给你哭一场。以后对老吴怎么哭,那时候先跟你哭一场。不能让别人说你没儿没女的,再说你上辈子不积德,这辈子没儿子送终.......”

  “好小子,没白疼你。估计上辈子我把你们家孩子扔井里了,你小子这一世来报仇的......”孔大龙被噎了一下,正准备还嘴的时候。突然看到身边一直没说话的蔡诡脸色有点难看。小老头转头对着蔡老三说道:“老三,你怎么蔫头耷拉脑的?没脑袋的腔子没见过?不能吧......”

  “地府的人到了......”蔡诡深深的吸了口气,随后继续说道:“这个感觉太熟悉了,多少次地府的阴司来抓我,被我提前察觉到了——就是这样心神不宁的感觉,一摸一样......”

  “地府的人到了......”孔大龙重复了一边蔡诡的话,随后他四处看了一眼。并没有发现杨枭的踪迹,当下小老头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杨枭呢?不是说他守着吗?人呢?”

  “刚才还在呢?我去接你们的时候,还和他打了招呼......”车前子也发现不对劲了,他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杨枭的踪影。不过他还是不大相信蔡诡的话,当下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估计是上厕所了吧,一会应该就回来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并不担心,广仁、火山就躲藏在民调局的某处。真出了什么事情,就算杨枭靠不住,也有他们俩在后面撑着。

  孔大龙眨巴眨巴眼睛,随后拉过来车前子,说道:“老儿子,你守在我身边。那也不兴去,尤其是停尸房外面.......屠黯和杨军不在这里,是不是去孙胖子他们家,保着他们家的老婆孩子了?这一手真是,用你来做饵啊.......”

  “什么用我做饵的,胖子不是那种人.......”车前子不信孔大龙的话,当下还替孙胖子辩解了几句,继续说道:“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胖子干不出来那样的事情。”

  “现在民调局的人差不多都下班了,他也出去了,留下来一个空民调局和你.......”孔大龙看了一眼车前子,继续说道:“他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有人看着,你却要看守这个假尸体。不是用你做饵,还能是什么?蔡老三,你自己进停尸格里。能不能挺过去,看你自己的运气了......”

  这时候,蔡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。他听了孔大龙的话,立即藏在了停尸的冷柜里。看着蔡老三进了冷柜,把门关好之后,小老头对着车前子继续说道:“老儿子,要是今晚上真出了什么事情,外面守不住了,记得立即把这个假腔子扔出去。只要知道你爸爸没死,那谁也不敢得罪你了.......”

  虽然孔大龙说的在理,不过车前子还是不信孙德胜会坑自己。当下他还在替孙胖子说道:“不能,孙胖子说过,这世上他三个半人不坑。那三个人里面就是老吴、我和沈辣......”

  没等车前子说完,孔大龙已经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那得看在什么前提之下,要是危及到他的老婆、孩子,别说你和沈辣了,就是你爸爸吴勉,孙胖子也会坑一下的。”

  小老头的话刚刚说到这里,门口突然响起来一阵敲门的声音。随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车副句长,我,尤阙.......今晚上我值班,要不要出来吃点什么?知道你难过,现在的情绪肯定不好,我也不会劝个人......要不我陪着你一起守灵吧.......”

  听到尤阙的声音,车前子这才松了口气。没等孔大龙拦他,小道士已经向着大门口走去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车前子突然停住了脚步,对着门外的尤阙说道:“老尤,下午你不是来过了吗?我记得你是第一个来的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