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三叉

第三百六十六章 三叉

  确定了那具无头尸体就是吴勉之后,总统套房里面的人影开始兴奋了起来。开始盘算趁着这个热乎劲直接将民调局干掉,现在有势力和地府一争长短的就只剩还在海里钓鱼的徐福了,不过那位大方师顾不了陆地的事情。剩下的上善大和尚,以及广仁等势力也做不到好像吴勉那样的威胁......

  就在这些人影欢天喜地的时候·,套房门口响起来一阵门铃声。有了之前的经验,人影以为又是来送东西的。现在吴仁荻的脑袋都被砍下来了,还能有什么事情?当下,头目亲自走到了大门口,说道:“什么人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门外有人说道:“客房服务,先生,您点的香槟到了。酒店为您搭配了佐酒的鱼子酱和帕尔马火腿,以及蜜瓜......”

  头目回头冲着他的手下们笑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们谁点的香槟?是应该庆祝一下了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他笑吟吟的打开了房门。却没有看到应该推着餐车的服务员,门口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——大方师广仁......

  见到了广仁的一瞬间,头目身体急忙后撤,瞬间退回到了房间当中,对着他的手下大声喊道:“中计了!赶紧开启遁阵,走......”话说到一半的时候,头目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红色头发的人——火山......

  红发大方师一脚踩在一个人的脑袋上,一柄长剑将这人手里的玉牌刺穿。玉牌正是遁阵的阵胆,现在阵胆被毁,遁阵也就算废掉了......

  不止是遁阵,刚才聚在这里的人影也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,火山手下留了情,只是斩断了他们一只脚,让这些人无法逃走而已。

  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之后,头目的心沉到了谷底。到底是大方师,只是一瞬间的功夫,他们俩已经控制住这里了。

  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,走进了总统套房,随后他亲自关上了大门。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,对着门里面的人说道:“我们聊聊赵庆的事情,她是怎么死的......”

  就在同时,于此地十几公里的一家酒店的包房当中,孙德胜正在向沈辣的爷爷敬酒,说道:“出门的时候,辣子特意打回来电话,让我代表他敬爷爷您一杯酒。过完年他就回来,我放他一个月的假,和小赵准备婚礼,让他努努力,早点给你们老沈家添人进口......”

  沈辣的爷爷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,他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还是你们哥们儿好啊,我们家辣子的眼光也不错,小赵是个好姑娘......”

  爷爷说话的时候,沈辣的母亲从自己手腕上捋下来一枚翡翠手镯,说什么也要戴在‘赵庆’的手上:“姑娘,阿姨看准你了,这镯子是当年辣子给我买的。当时就说好了,我暂时替他媳妇戴着,等到他有了合适的对象,这镯子就物归原主......”

  小赵(矜持)说什么也不敢要,孙德胜哈哈一笑,正要劝她暂时收下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孙胖子拿着电话进了洗手间。繁琐了洗手间之后,他对着电话那一头的人说道:“怎么样?老萧,他们露出来马脚了吧?那就行......和咱们的人说好了,谁都不许动,这个让两位大方师了.......哥们儿我兄弟车前子怎么样了?没事就好,你惊醒这一点,他千万别出什么差错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孙德胜挂了电话,笑嘻嘻的走了出来,正巧看着沈辣那一大家子,正在向哭笑不得的赵庆(矜持)手里塞东西。几乎把他们老沈家的家底都掏了出来......

  与此同时,民调局五室门外,刚刚挂了电话的萧易峰重新回到了五室里面。看着正守在停尸台旁边的车前子和孔大龙,说道:“两位大方师差不多已经解决了,也算给是赵庆报仇了。孙句长刚刚来过电话,晚上那边一结束,他就回来......”

  “还是你们家孙胖子,又被他算计在里面了。”孔大龙笑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事情算是结束了。我也打算看看,是谁把水搅得这么混......”

  车前子打了个哈欠,说道:“那我是不是就没事了?不行了,我的找个地方睡一觉。昨晚上就没睡好,折腾的......老登儿,这里交给老萧吧,我们去辣子家里睡一觉。不能再睡酒店了,那里的床太软了......”

  看着车前子哈欠连天的样子,孔大龙拦住了他,说道:“老儿子,不差这一会了。等小胖子回来的,听他的安排吧。你就在这里眯一会,先缓缓再说.......”

  车前子看了一眼停尸台上的假尸体,这具无头腔子的手上戴着一副手铐,遍体鳞伤的尤阙被烤在一起。

  要自己睡在这种地方,车前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老登儿,这是睡人的地方吗?这屋子里还没有暖气,我去外面睡可以吧......老萧,我就在你们办公室里眯一觉了。有军大衣什么的吗?要是能有张行军床那就是过年了......”

  萧易峰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孔大龙,见到这个小老头没有什么表示。他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车句,行车床你是不用想了。这样,外面还有两件军大衣,我一件铺在地上当褥子,另外一件你盖着......我给你铺在暖气旁边,你凑合一会,等着孙句长回来的......”

  看着萧易峰要去取军大衣,孔大龙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去管。看着萧副主任把军大衣铺在了暖气旁边,疲惫不堪的车前子立马便蜷缩在了里面,还没等大衣盖在身上,他已经呼呼大睡了过去。

  看着车前子睡着,孔大龙对着和死尸铐在一起的尤阙说道:“还有什么没说的吗?现在说还来得及......”

  尤阙哭丧着脸,说道:“我知道的都说了,是地府的人听说过吴主任借用过我的身体。许诺了我一个死后的前程,让我监视你们......我也是身不由自,人都是要死的.......”

  “没问你这个,这些刚才你都说过了。”孔大龙说话的时候,将椅子搬到了办公室门口。车前子不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之内,这才继续说道:“问他们后面的计划,你只是带了几个阴司进来吗?没有别的了?”

  “有没有别的,我是真不知道......”顿了一下之后,尤阙哭丧着脸继续说道:“不过我听其中一名阴司的语气,只要确定了吴主任身亡,便立刻对车前子下手......没有了后台,他也不足为据了......”

  “滑头,打算激我直接干掉你,地府才是你的后台......”孔大龙笑了一下之后,看着愁眉苦脸的尤阙,继续说道:“那是谁杀死的赵庆,你总该知道吧?”

  “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间谍,那么机密的事情,怎么可能对我说?”尤阙说到这里的时候,重重的叹了口气,随后继续说道:“赵庆的事情我好说,不过之前我打电话联络他们的时候,他们说漏嘴了,已经准备好了对付吴主任的手段,想不到他死在‘广仁’大方师手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