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八十章 暴风雨前夕

第三百八十章 暴风雨前夕

  车前子看了一眼孔大龙,说道:“没事,可能是那个寡妇在念叨你。老孔,弄不好你在外面还有个一男半女的。等着你在回家团聚呢......”

  “你还是继续叫我老登儿吧,这么多年了,听着顺耳......”听了小道士的话,孔大龙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可没有那么好的命,当初我摆在徐福大方师门下的时候。他老人家给我算了一卦。我是无儿无女的孤寡命,幸好还有老儿子你。要不这没人给我送终了......”

  看着小老头有些落寞的样子,小道士沉默了片刻。随后他想到了什么。对着孔大龙继续说道:“老登儿,要不你也学学郭鹤鸣?听老吴说,他那也算是长生不老的一种。换老还童也可以了,你这老模咔哧眼的,回到二十五六的模样。我看过你年轻时候的照片,小鲜肉啊.......”

  “拉倒吧。你不知道,那种返老还童是返到坐胎的.......”孔大龙苦笑了一声之后,凑在车前子的耳边,继续说道:“当初我还海上,听徐福大方师说过一嘴。广仁曾经把郭鹤鸣的炼丹丹谱送去,让大方师看过的。他老人家一眼就看明白了......

  听着返老还童挺牛的吧?那是六十年一甲子轮回。六十岁的时候,开始返老还童一直返到坐胎阴阳相汇那一刻。老儿子,你自己想一下,那就算液体了......而且返老还童的时候,连着心智、记忆一起返的,让我忘了你,忘了这辈子经历过的事情,还不如烟消云散来的痛快.......”

  听了孔大龙的话,车前子沉默了片刻。最后低着头,说道:“老登儿,你想好了什么对策,和我商量一下。总有办法留住你的......”

  “老儿子,这都多久了?你咋还想不开?”孔大龙说到这里的时候。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。随后凑在车前子的耳边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说如果我做了阎君,如果啊,你别当真......老儿子你说会怎么样?”

  车前子瞪大了眼睛,他没敢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。小道士看了一边左右。见到没有什么人之后,拉着小老头上了电梯。两个人一直来到了民调局地下三层的区域,这才继续说道:“老登儿,阎君选你接替曹正了?你做阎君也不是不行......那地府里那些女鬼还不乱套了?说真的,阎君什么时候找的你?要不这样。我鼓动鼓动我们家老吴。让他去地府闹一下,把曹正赶下去......”

  “小祖宗,你可千万别那么干。可要了命了,我就不该和你说这个.......”孔大龙一拍大腿,随后继续说道:“这件事你就当作不知道,和谁也别说,尤其是你们家老吴......”

  “你说这个,不就是让我知道的吗?”小老头的话刚刚说完,空气当中便传过来吴仁荻招牌一样。带着几分刻薄的声音。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来,一个从头白到脚的人从远处走了过来......

  明明还有百十来米的距离,可是随着这个人随随便便的走了几步,他便已经到了两个人的身边。来人正是车前子的父亲无人敌......

  之前在孙德胜办公室的时候,吴仁荻隐身在车前子身边。故意让小道士找到他的气息,然后吴主任将自己当作电池。让自己儿子借助他的力量。瞬间败了不可一世的‘蔡疫’。如果不是阎君到了,他都有意让车前子借助自己的力量,解决掉左判曹正......

  见到突然出现的吴仁荻,孔大龙呵呵笑了一下。冲着他说道:“外甥女婿,之前还以为你一直躲着我。好在刚刚看到车前子这小子借了你的本事,我才知道你一直都在他的身边。这就好啊,看着你们爷俩相认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......”

  吴仁荻针对孔大龙的刻薄话已经到了嘴边,听到这番话之后。想到是这个小老头将自己儿子养大的。当下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改成:“看在车前子这孩子的份上,我可以帮你坐上阎君的位置。”

  “这个真不用麻烦外甥女婿你帮忙。我已经有想法了。”孔大龙呵呵一笑之后,继续说道:“还是那句话,我的事情无关紧要。只要是车前子这孩子。看着他和你一样变成了白头发,我也算是心满意足了。不过眼前还有一件事,你们爷俩相认了,那你得给他起个名字了。车前子算是道号,你起个大号.......”

  “只要他没有意见,那还叫车前子......”无人敌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对着他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情,你要替我办一下。后天过年你替我出一趟远门,见一下邵一一的母亲邵杰。过了初三再回来......”

  “你衰弱期的时候把我撵出去?把我撵到南京去,你由着性子留在民调局大开杀戒.......”合二为一之后的车前子,心智也高了不少。他一句话便点破了吴仁荻话里的破绽,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管幕后黑手是不是曹正。我也不信那边这就算完了。阎君交替之前,你才是最大的变数。他不解决你的话,坐上阎君的位子,也坐不安稳......再说了,衰弱期的时间是你放出来的,不也是想要钓钓鱼吗?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。车前子顿了一下。他正对着吴仁荻,面对面的说道:“与其我在外地提心吊胆的,还不如留在这里,看着你是怎么钓鱼的。你这两千多年的阴谋诡计,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学到的......”

  孔大龙在一边呵呵一笑,对着吴仁荻说道:“你这当爹的真有意思,好不容易和儿子相认了。怎么还倒客气起来了,外甥女婿,不是我当老家的说你。自己的儿子你瞎客气了什么,养儿子干什么用的?就是这样的时候,跟着爹一起干架的。要是我有这么一个亲生儿子,那还了得?谁敢欺负我一个试试?我一个眼神,儿子就抄酒瓶子上去了.....”

  吴仁荻没理会孔大龙,看了车前子一眼之后,说道:“随你的便,想留下就留下吧......”说完,他一转身向着黑暗的位置走了过去。看着也就是走了四五步,吴主任人已经走出去了一二百米......

  孙德胜的办公室里,孙胖子正看着办公桌上的日历。看到了后天就是大年三十的时候,他抄起来桌上的电话,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:“任句长,我孙德胜......老韦走了吗?嗯嗯额,走了就好。和你商量个事,明天开始全局放假。所有调查员都回家过年......初三正常回来上班,是,尽快落实吧,半个小时之内要传达下去......”

  挂了任嵘的电话之后,孙德胜又给自己的老婆打出去了一个电话,说道:“一一啊,我给你买了机票去看看咱妈......我这边还有事情走不开,你替我——没事,看看你紧张的,大年三十杨书籍和我换班了,不是我说,你先去咱妈那边,我昨晚初一晚上也就到了......”

  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老婆之后,孙德胜第三个电话打了出去:“大杨啊,晚上你把那只睚眦带过来吧。哥们儿我想它了,想要和它一起过个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