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赌一把

第三百九十二章 赌一把

  韩佬带人冲进了民调局之后,他所负责联络沈辣三婶的事情,便交到了无涯的手里。听到民调局里面传来了影像,小孩子立即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。将那段影像调了出来。

  画面里是民调局食堂的影像,一大桌子菜肴已经做好。沈辣陪着他那一大家人,以及孙德胜、孔大龙和杨枭等人,围在一起吃吃喝喝。之前冲击民调局对他们竟然一点影响都没有,在孙德胜一个劲的劝酒之下,沈辣的爷爷和亲爹喝的满脸通红。沈辣的爷爷还起身唱了段二人转版的探清水河......

  唱完之后,孔大龙起身猛拍巴掌,说道:“老哥哥你这一段唱的,说句文言那就是盖了帽儿......来,喝一口润润嗓子。回头您得教教我这一段,我这还有另外一版的粉戏清水河,咱们老哥俩得共同研究研究.....”

  孔大龙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笑嘻嘻倒了一杯茅台送了过去。看着沈辣的爷爷仰脖喝下去之后,他又给沈辣的父亲满上了一杯,说道:“盟爹,這一盅孩子我敬您的.......等着年后的,我们哥仨回屯子,您得管我们一顿。我就想家里的杀猪菜,小鸡炖蘑菇。”

  这时候,沈辣的三叔过来,趁着自己的老爹和大哥都有点喝多了。他将孙德胜拉到了一边,说道:“大圣,你和我说句实话,咱们局里是不是出事了?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,怎么局里一个调查员都不见了?就留了杨枭、屠黯他们这样半仙一样的大能,有什么你可早说,你三叔不怕事,不过你爷爷年纪大了,可经不起惊吓......”

  三叔说话的同时,三婶也走了过来。摄像头正对着孙德胜,女人也跟着说道:“孙句长,要不吃完这顿饭,你还是让我们走吧。看到了小辣子,我们也知足了。今儿腊月二十九,你帮着想想办法弄几张飞沈阳的机票。你是大能人,这点小事难不住你......”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叔儿、婶儿,你们真是多想了。这样,你们要走也行,吃完这顿饭的,我就安排人送你们去机场。正好辣子也回来了,我让他跟着你们一起回去。不过这顿饭可一定要吃好,三叔三婶,侄子我的敬您二老一杯。那个谁——老杨你拿大杯过来......”

  看着画面里孙德胜吹了一瓶茅台,终于将沈辣的三叔喝趴下。曹正淡淡的笑了一下,对着无涯说道:“孙德胜还真是小心,看起来他没对女人起疑心......”

  “孙德胜的心智非同寻常,城府也深,新君还是应该小心这个人。”无涯说到这里的时候,顿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而且这个女人也有问题,为什么过了这么久,才发影像回来?明明没有人提防她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无涯找到了食堂的全景大画面,指着上面的几个人继续说道:“还有,车前子、吴勉哪去了......“

  无涯在视频里寻找这父子二人的时候,车前子拿着一瓶茅台进了民调局的地下三层。在里面走了半天之后,终于看到了远处发出的光亮。走过去看到自己的父亲坐在一盏油灯旁,正在翻看着那本叫做《冥人志》的小册子......

  父子俩相互一视,车前子看了一眼吴勉手里的《冥人志》,说道:“上面都在找你,你到好,躲起来看手抄本的小册子......我都有点好奇了,好几次看你一直都在看这个小册子。里面写的什么?你看得那么聚精会神.....老吴,你可千万别学人家写日记,这年头好人不写那玩意儿。”

  吴仁荻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,面无表情将自己手里的小册子递了过去。车前子接过来一看,里面竟然都是白纸,连一个字都没有......

  车前子愣了一下,正要将小册子还给吴吴仁荻的时候,却听到白发男人开口说道:“送你了,虽然有点早了,不过这本《冥人志》早晚都是你的......”

  “你送我这个?”小道士愣了一下,他重新翻了翻《冥人志》,却还是一个字都看不到。这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什么,从吴勉身上借出来种子的力量。再看这本小册子的时候,里面竟然满满当当,写满了文字还有图画......

  这是修士顶尖的秘籍啊,可惜自己虽然可以看到这些内容,可是里面所写的自己大半都不理解。他抬头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:“这是什么宝贝天书?我听杨枭说过,老登儿的师爷徐福曾经教过你。这是他给你的天书?”

  吴仁荻说道:“是,也不是。他给的那一版我还没有看完,这是我自己写的另外一版《冥人志》。原本想着等你再大一大,有了术法的根基再给你。现在这样的情形,还是先给你吧。”

  吴仁荻的话刚刚说完,车前子立马说道:“等一下,老吴你说现在的情形是什么意思?你的什么衰弱期是真的?不对,这不是你的性格啊,孙德胜说你翻脸不认人,从来不讲道理的。你怎么能把衰弱期说出来呢?还有,我听说以前老屠坑过你一把,就是欺负你衰弱期不能还手......前两天老屠还说你的衰弱期不是这个时候......”

  “孙德胜那么说的,是吧......”看着自己的儿子冷汗都冒了出来,吴仁荻摆了摆手,继续说道:“钓鱼的时候,总要舍得放点饵料,不能每次都用空钩......我可以临时控制衰弱期的时间,时效也只有一天。这个不是什么秘密了。而且这样一来,也可以削减真正衰弱期的时效。这个以后我会交给你的,早晚用得上......”

  车前子眨巴眨巴眼睛,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对着自己的父亲再次说道:“老吴,你可是从来都没说这次到底是真是假......你说的是你可以控制衰弱期,可没说这次就是衰弱期......看在咱们俩是亲戚的份上,你给我交个底......”

  “是真的怎么样?是假的又怎么样?”吴仁荻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最后说道:“怕的话你就躲起来,如果我有什么意外,这一层的东西都是你的......”

  “你都意外了,这点破烂还算个屁......”车前子将手里的《冥人志》扔给了吴仁荻,说道:“这小册子我也看不明白,先存在你这里。等着大年初一再给我......老——爹,该不要脸的时候还是不要脸吧,和命比起来,脸他么算个屁......”

  远处的民居天台上,无涯收起了平板电脑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对着曹正说道:“新君,如果吴勉不和我们合作,那怎么办?”

  “那就没办法了,假的只能变成真的了......”曹正看着远处的民调局,顿了一下之后,继续说道:“赌一下,吴勉衰弱期是真的。赌赢了我是阎君,你是左判......输了我魂飞魄散之前,会安排你投胎转世的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曹正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和后面的梯队说一下,暂停行动吧......零点之后,剩下的梯队一次性压上,让令狐尤带队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