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酒醉

第三百九十三章 酒醉

  民调局地下三层,车前子坐在了吴仁荻的对面,晃了晃手里的茅台酒,说道:“喝点?”

  吴仁荻翻了翻白眼,回答道:“干喝?”

  车前子哈哈大笑了起来,边笑边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包花生米来。撕开封口将一整包花生米都倒在了桌子上,随后扭开了茅台酒的瓶盖,嘴对嘴的喝了一口。拿起来两粒花生米下酒之后,将茅台酒瓶递给了自己的父亲。

  见到自己儿子这么粗鲁的喝酒法子,吴仁荻怔了一下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酒瓶。这让车前子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什么意思?你还嫌弃我?”

  白发男人这才有些无奈的接过了酒瓶,学着车前子的样子,嘴对嘴的喝了一口。小道士这才笑了一下,拿起一粒花生米塞进了吴仁荻的嘴里,说道:“来个花生下酒,这玩意儿才好呢。这半年我跟着孙德胜也算吃香喝辣的了,不过论起来下酒,什么山珍海味都比不上这个。茅台就着花生,咱们这就算提前过年了......”

  吴仁荻慢悠悠的嚼着花生米,看着自己儿子笑嘻嘻的样子,脸上多少露出来一丝笑容。随后他嘴对嘴的又喝了一口酒,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缘故,他的话也多了起来:“我也是很久都没有喝酒了,还是和儿子一起喝的。倒退半年我都想不到......”

  “要不生儿子干嘛用?不就是给你倒酒吗?”车前子从吴仁荻手里接过了酒瓶,喝了一口之后,继续说道:“打听个事......这事不喝点酒我都不好意思说,你还记得我妈吗?”

  冷不丁听到车前子提到了他的母亲,吴仁荻微微有些错愕,随后开口说道:“记不得了......不止是她,如果不是孙德胜和你师父拿出来那么多的证据,我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儿子。说了你心里会不舒服,不过这个是实话......”

  听到了自己父亲的话,车前子再次喝了口酒,说道:“也没什么舒服不舒服的,我猜到你八成会这么说的......实话总比谎话好,来,你来一口......”

  吴仁荻接过了酒瓶,却没有立即喝下去。他看了一眼酒瓶,随后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我的儿子......如果明天这一关我没有过去,就算我形神俱灭了,也会保你的安全......”

  “别说这个......”车前子一把将酒瓶抢了过去,自己喝了一大口足有小半瓶酒之后,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:“老爹,我不管你的衰弱期是真是假了......记住了,你他么还有个儿子!靠不住了就靠你儿子身上,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我爹......再说了,人这一辈子不就是等死来的吗?怕他妈的x!来,你来一口......”

  看着吴仁荻也喝了一口之后,车前子一边吃着花生米,一边说道:“我知道你也有准备,外面那个沈辣是假的,是杨军假扮的吧?大杨还故意的演了场戏,他演的辣子也有几分意思了,不过我一眼就看出来假的了。这个辣子身上没有种子的力量......”

  “这是孙德胜为了保护沈辣......”吴仁荻接过了酒瓶,喝了一口之后,继续说道:“说起来这个胖子虽然滑头,不过他对沈辣没得说。对你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,对沈辣好却是真正对兄弟的。你跟着他,我不担心......”

  “跟着孙德胜,我不操心......”车前子拿过来酒瓶,一口喝光了剩下的酒。随后冲着自己的父亲傻笑了一声,又从怀里摸出来一瓶茅台来,笑着说道:“没想到吧.....说实话这酒就是贵,真不如我们屯子的小烧好喝。等着这次的事情完了,我得带着你去我们屯子住几天......让你尝尝我们那里的猪肉炖粉安保员,除了花生米之外,就数那个最下酒了......挑起来一筷子粉条那么一吸溜,粉条吸饱了肉汁,可比肉都好吃......吃饱喝足了往火炕上那么一躺,给个县长都不换......”

  说话的功夫,车前子已经将这瓶茅台酒打开。将酒瓶递给了吴仁荻,说道:“这次你先喝,下次、下次我高低得弄俩酒杯,给你倒两杯酒......”

  这爷俩你一口我一口的,就着花生米很快将第二瓶茅台也喝下了肚。两瓶酒车前子一个人就喝了一瓶半,喝到最后的时候,他的酒劲上来,靠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看着自己儿子满脸通红打着小呼噜的样子,吴仁荻微微一笑,伸手摸了摸车前子的脑门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有个儿子也挺好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他脱下来自己的外衣,披在了车前子的身上。随后站起来,转身对着身后的黑暗处,变回他平时刻薄的语调,说道:“你打算看多久?”

  “这不是没敢打扰你们父子俩吗?”黑暗当中走出来一个迷迷糊糊的人影,人影到了吴仁荻的面前,继续说道:“怎么样?我说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?我不能待在这里太久,差不多要回到那女人的身上了......”

  “曹正放在沈家的内应,却是阎君的人。你们地府对谁都不放心吗?”吴仁荻看了人影一眼,继续说道:“逼着曹正解决我,又来通风报信......他真打算这么便宜孔大龙吗?”

  “这个不是我操心的,我就是他的一丝魂魄分身而已......”人影呵呵笑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我等你好久了,应该有个回话了。我好回去复命......”

  “回话......”吴仁荻似笑非笑的看了人影一眼,随后说道:“和他说,第一个是曹正,第二个就是他了......这就是消遣我的代价......”

  人影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这是何必呢?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找个同盟,而不是再树敌了。我已经感觉到了,你在变弱......你的衰弱期在时效完毕之前,不可逆转了......”

  “变弱......”吴仁荻冷笑了一声,伸出来一根手指头,对着人影虚点了一下。随后人影痛苦的大叫了一声,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。

  看着他痛苦的样子,吴仁荻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再弱,也不是你招惹起的......”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车前子终于醒了过来。发现自己身在一片黑暗当中,小道士想要借用自己父亲的力量看清周围的景象。这时候他突然发觉已经感知不到吴仁荻的力量了......

  无奈之下,车前子只能调用了自己那可怜的力量,看清了周围的景象。自己还是在民调局的地下三层,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两个喝光的茅台瓶子,以及那几十粒花生米......

  就在小道士疑惑吴仁荻哪去了时候,他头顶上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。随后是第二下、第三下......

  车前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喊了几声没有听到吴仁荻的回应。他便想要跑出这里,这时候发现自己背上披着吴仁荻的白色外套。外套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,他掏出来一看,是个金色的小贝壳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