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零八章 死神之王

第四百零八章 死神之王

  虽然已经到了下午时分,不过民调局上空阴云密布,宛如黑夜一般。无数的鬼物继续待在民调局周围,鬼物当中,两个带着斗篷的鬼物正在窃窃私语着。其中黑色斗篷对着身边的同伴低声说道:“陛下,这么干的话太冒险了吧?现在连个皮囊都没有,一旦出事的话,后果不敢想象......”

  黑斗篷身边的竟然是阎君,他身上套着一件灰色的斗篷。笑眯眯的看着对面。见到鬼将正在将一队一队的鬼物赶进民调局的地下室,却不见有一个鬼物从里面走出来......

  “啰嗦......”阎君有些不满的看了黑斗篷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南棠,你还真是煞风景......阎君的护卫都在这里了,会出什么事?当初我还是小阴司的时候,你教我遇大事不可轻信人言。还有比现在更大的事情吗?”

  黑斗篷里面正是地府右部判官南棠,他心里正在嘀咕:阎君这次明明没有穿戴那一身精神病的皮囊,为什么行事还是这么疯癫......

  南棠苦笑了一声,回答道:“陛下,我还说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。现在阴阳两届当中,还有能比这里更危险的地方吗?请陛下回銮......”

  阎君好像没有听到右判的话一样,眼睛盯着民调局的方向,说道:“老南棠,你说世上还有比这里更有趣的所在吗?两边不管是输谁赢,我都不吃亏......”

  右判见到劝不动阎君,当下只能顺着他说道:“那如果曹正、吴勉双方联手,要逼迫殿下您提早退位。那还有趣吗?”

  原本以为阎君会有所担心,没有想到这才是他亲自赶过来的目地:“是啊,所以我才要亲自过来看着。狗急了跳墙,更何况曹正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远处的鬼物们突然骚动了起来。随后就见几位鬼将开启了法阵,随后几十个身穿黑衣,手握镰刀的鬼物在曹正心腹魅夫人的带领之下,从法阵当中走了出来。

  南棠看的清楚,当下凑在了阎君耳边说道:“是海外死神,想不到曹正和他们联手了。陛下,我们还是早点回到地府,以防他们联手对陛下不利。”

  阎君盯着远处的海外死神和阵法,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说道:“这个不是赫尔吗?海外的死神之王,曹正也披了那个精神病的皮囊吗?他真是比我都疯癫了。竟然和这些海外死神打涟涟......”

  就在老南棠苦劝阎君的时候,魅夫人已经带着一众海外死神到了地下三层。曹正带着鬼将、大阴司在这里等候着他们。

  见到只是地府的左部判官带着人在迎接自己,死神之王赫尔皱了皱眉头。随后对着魅夫人说道:“我亲爱的魅,看起来我们当中有点误会。如果你早点说只是判官要与我合作的话,我是不会亲自赶过来的。请原谅我的无礼,不过判官与我的身份地位并不是对等的......”

  听了死神之王这么傲慢的话,曹正的手下们脸色都难看了起来。在他们心中,海外死神不过就是个鬼王级别的存在,判官亲自带着他们迎接,已经算是屈尊降贵了。想不到赫尔竟然敢挑理......

  不过曹正脸上却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,他微微一笑,主动说道:“原本阎君陛下是要来迎接赫尔王的,不过地府出了点事情,陛下要亲自回去处理。只能让我代为迎接......在下地府左部判官曹正,代阎君陛下向赫尔王问好......”

  这时候,魅夫人也在赫尔王的耳边介绍这位左判。当听到这个叫做曹正的判官,再过两个月就要继位阎君之后。死神之王的脸色这才算好了一点,他微微点头,对着曹正说道:“既然是阎君的继承人,那也勉强算可以匹配我的身份了。魅夫人请我过来的时候,说得急,没有说清楚是怎么回事。你们谁来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现在赫尔王自以为和他身份相符的只有曹正,那就只能是曹左判亲自解释了:“不算什么大事,有一个叫做林错的人,包庇地府的犯人。听说赫尔王可以压制此人,阎君陛下才下了法旨,请您过来帮忙......”

  “林错,暗夜的林错吗?”死神之王皱了皱眉头,随后说道:“这个就不大好办了,他曾经和我签订过契约的。我帮你们克制林错,违背我们神圣的契约精神。很抱歉,尊敬的判官先生,这件事我无法帮助你们。”

  “契约是吗?”曹正打听过林错和死神之王赫尔的渊源,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说来也是巧了,我这里有一件可以抵消契约的法器。带过来请赫尔王观赏......”

  曹左判的话音刚刚落下,远处便有鬼物推着一辆装有一正付龙骨的推车走了过来。见到了龙骨之后,死神之王的眼神都有些不够用了。他急忙上前,用手反复的摸着龙骨,嘴里叨叨念念的说道:“真是汉龙的骨架,无价之宝......这么完整的龙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看看这个头骨,真是奇观......”

  这付龙骨正是吴勉的收藏,被曹正借花献佛拿了出来。见到赫尔王两眼放光,曹左判这才再次说道:“传说汉龙是死神的克星,现在这条龙已经屈服于您的脚下了。想必是可以抵消掉契约的......”

  “这个自然是可以的......”死神之王擦了擦口水,随后转头对着曹正说道:“立约的人死了,契约自然就失效了。左判大人,我尊贵的朋友。我可以完成你的心愿,帮助你们解决掉林错。说实话,我也看他不顺眼了......”

  曹正微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稍后,先请赫尔王您稍作休息,我的人安排一下。最好可以一举抓住我们地府的犯人......”

  随后,曹正叫过来小孩子无涯,让他前去准备。趁着准备的时候,左判继续讨好死神之王,说道:“赫尔王,我们阎君还准备了礼物,您回海外的时候,务必带上......”

  “请代我表达最真诚的感谢......”原本一句客气话就完了的事情,看着阎君不在这里,这位死神之王好死不死的装起来大辈来。他看了一眼曹正之后,继续说道:“虽然我是感谢阎君陛下慷慨的,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们地府所有的事情......

  请恕我直言,你们地府实在是太不自由了,灵魂既然已经脱离了肉体,那就不要干涉他们的自由。想留在人世间留下就好了嘛,为什么一定要抓他们去你们地府?这样是很不人道的。你们应该尊重鬼的权利......”

  听着这位死神之王胡说八道,鬼王海虎忍不了。他抢在曹正之前,厉声说道:“鬼权?这不是胡闹吗?不带他们到地府安排轮回转世,留在人世间那不是大乱了吗?到时候人世间都是魂魄,地府空了,六道轮回停止怎么办?”

  死神之王赫尔看了海虎一眼,说道:“这位鬼王先生,请恕我直言,这是鬼魂自由的选择。他们想要留在人世间,那留在这里就好了。看看我们那里,街道上到处都是魂魄和自由的空气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