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过年好

第四百二十三章 过年好

 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,在场一半的人都将目光对准了孙德胜。归不归开口说道:“小胖子,这事儿你得说两句了......”

  孙德胜苦着脸说道:“这个真冤枉我了,我和百无求那个爸爸定的死约会。原本他是应该第一个到的,我还指望着他带着百万妖兵妖将堵着民调局的大门。要不也不至于大门就这么开着,那些小鬼说进来就进来......”

  听到不是孙德胜有意安排百无求压轴,归不归也有些担心了。他眨巴眨巴眼睛,对着孙胖子说道:“那你没问问?就这么一直杵着?”

  “谁说没问呢?”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,掏出来手机播到了通信录,指着最近打得一串电话号码,说道:“三天之前证实百无求已经离开了妖山,后来我又打了三十六个电话,都没有人接听......妖山那边证实了‘人’一直没有回去,不知道到哪了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孙德胜又翻出来一串信息记录。显示他派三拨人去找百无求,可是都没有发现那个‘人’的踪影......

  该说的都说完之后,孙德胜最后说道:“我想着那么大的一个妖王又有本事,出不了什么事情。加上民调局这么大的事情,我实在没法分心,只能先顾吴主任这一头了。”

  归不归听孙德胜说的也没错,不过他实在是担心那个叫百无求的下落。当下也不理会这些人,带着小任叁出去,老家伙要亲自去查那个‘人’的下落。

  地府冲击民调局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,变回白头发的吴勉带着这些人回到了民调局楼上。阎君的人马已经撤走,上善大和尚跟着归不归走了。听他们嘀嘀咕咕的样子,这次大和尚能出手帮忙,是想要替黄然要点好处。听说老黄最近的投资不大顺利,踩了几个深坑。大和尚吃喝都在黄然那里,自然要替他想想办法,从归不归那里弄钱补上黄然的窟窿。

  这一路上已经满目疮痍,好在地下三层当中,吴仁荻的藏品都被原封不动的放回到了原地。看起来阎君也不敢动吴主任的东西。

  回到了民调局楼上,才听到外面响起来的鞭炮声。众人这才响起来今天是大年初一,孙德胜笑嘻嘻的对着众人说道:“三老四少,过年好啊......看看厨房里面就还有什么,怎么也得包顿饺子......这个年过的,这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说是要包饺子,可是这些人都是累疲了的。沈辣带着二杨,将他们家亲戚和还昏迷不醒的林怀步送回到值班宿舍休息。屠黯留在下面收拾残局,按着吴仁荻的意思,他亲自打了个结界出来,随后将那位死神之王关押在了里面。

  车前子搀扶着孔大龙跟着吴仁荻去六室养伤,最后孙德胜将蔡诡唤醒,指使他去厨房弄些吃的,随后他自己去六室和车前子他们汇合......

  孙德胜赶过来的时候,正听到车前子说道:“老登儿你要是做了阎王爷,那总比见不着了强。虽说都是嘎嘣了,起码知道你在哪里,以后没事我下去串个门......说话你都阎王爷了,是不是也得弄个阎王奶奶的?你那个老相好李老蒯怎么样?那老娘们儿......”

  孔大龙早就上好了伤药,这时候也不疼不痒了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拉倒吧,她有男人你小子又不是不知道。再说了,怎么我们俩就是老相好了?那你赵姨、刘姑姑,还有何寡妇算什么......呀,孙句长你也到了,咱们唠唠家常......”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我让你们准备一下,一会下去吃饺子......爷们儿,俩月之后地府可就姓孔了,到时候有用到我们民调局的地方,你找个鬼差来传句话。出人出力一句话的事情......回头记得我老婆、孩子,还有孩子的孩子、孩子的孩子的孩子。都得爷们儿你照顾了。我的生死薄在自己手里,早知道地府姓孔了,当初我何苦受那个阎君的人情?明儿就把生死簿给你,随随便便写了两百岁无疾而终就行。刚才我都想好了,两百岁生日的时候,我们家一一说她有怀了一胎。我怎么一高兴就嘎嘣了......”

  “知道孩子不是你的,气死的吧?”车前子哈哈一笑,看着自己父亲脸色不对,他立即咳嗽了一声,对着孙德胜继续说道:“你都二百岁生日了,还惦记我们家一一给你生孩子?对了,胖子咱们得盘盘了。从我们家老爷子这里轮,你老婆邵一一都是晚辈当中的晚辈了。以后不能再轮哥们了,再加面你得叫一声老祖儿。”

  知道了孔大龙已经应下了下一任阎君,车前子的心情大好,开始和孙德胜开起玩笑来。让孙胖子有些哭笑不得,当下只能舔着脸说道:“咱们还是单论吧,再说都出五伏了。肩膀头齐还得论兄弟......对了,吴主任我这边想起来件事情。这地下三、四、五层得重新修缮一下,怎么怎么来?”

  “你不要管......”吴仁荻说完之后,便不再理会孙德胜,他转头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你真的想好了?”

  小老头古怪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阎君啊,蔡瘟、蔡疫他们还有其他的鬼物打破头的阎君......多好的机会。”

  吴勉看了孔大龙一眼,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。随后他自己岔开了话题,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那你呢?你也想好了?”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您还不知道我嘛,我就是个劳碌命。当初高老大把民调局交给了我,我还没找到合适的人接收。再等等,等到遇到了合适的人,我把民调局交给他。就带着我们家一一,还有小五子环游世界去......去找小矬子——不行,我得去看看小矬子,大过年的差点把他忘了......”

  “不用了,刚刚我带他走了......”这时候,那个叫做林尊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几个人面前。他有些不满的看了吴仁荻一眼,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能保住我儿子......”

  吴主任翻了翻白眼,说道:“你儿子年轻,多点历练没有坏处。”

  林尊对吴仁荻这句话不以为然,他看了一眼旁边白头发的车前子,说道:“那我也带你儿子去历练历练吧,对他也没有什么坏处......”

  “敢......”吴仁荻的眉毛一挑,看着林尊说道:“那是我儿子......”

  “这话聊不下去了......”林尊气的噎了一下,正要施展神通离开的时候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冲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,说道:“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,巧了,下次是我儿子带你们去历练......”

  吴仁荻明显是知道些什么,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变化。直接打断了林尊的话,说道:“你要留下来过年吗?”

  吴主任的反应,林尊非常满意,他笑了一下之后,冲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:“新年快乐......”说完的时候,这个人已经消失在了这几个人面前。

  车前子眨巴眨巴眼睛,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我小时候带回来过一根金条吗?怎么想不起来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