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失踪的百无求

第四百二十四章 失踪的百无求

  蔡疫的本事虽然不怎么样,不过他的厨艺还是不错的。没过多久便包好了饺子,打电话让孙德胜他们下来吃饺子......

  这时候,杨枭已经施法将沈辣家的亲戚们唤醒,将他们也带到了厨房吃这段年夜饭。只是沈辣的爷爷他们对自己酒醉了这么长时间还有点吃惊,下午也没喝多少啊,怎么醉到了后半夜?

  而且他们醉酒的功夫,民调局也发生了变化,好像刚刚打过仗一样。孙德胜解释道:“别提了,你们刚刚睡着,咱们这里就地震了。国家地震句刚刚发布的消息,巧了这不是吗?震源就在咱们民调局地下零公里,零点五级的地震,除了咱们这里,其他的地方屁事都没有。”

  “地震了啊,我就说迷迷糊糊的听到一阵一阵打炮的声音,现在明白了,那就是地震的动静......”沈辣的爷爷给自己做了解释,随后夹起来一个饺子,咬了一口之后,说道:“这饺子馅调的好,比我们县里大饭店厨师调的都好。老三,记不记得你结婚那天,最后伤的饺子,那次就觉得是吃过最好的饺子了。现在这么一比,那个就算是喂猪的......老大,我没说你,我不是也吃了吗?”

  这时候,沈辣的三婶有些不大自然。她吃了几个饺子之后便推说饱了,要回去休息。沈辣也没有拦着,估计是去联络地府了。等到她知道了地府大败之后,会是个什么样子......

  这时候,二杨也到了。孙德胜拿出来几瓶茅台酒,又让蔡诡拌个两个凉菜。算是一桌年夜饭了......

  这时候,已经到了三四点钟,虽然沈辣的亲戚们睡了大半天。不过他爷爷年纪大了,不敢继续熬夜。当下他们这一大家子将爷爷送到了休息室,随后洗漱了一番之后,直接休息了。

  转眼之间,整个饭堂只剩下民调局这几个人。孙德胜和车前子干了一杯之后,笑嘻嘻的说道:“兄弟,不是哥哥我说你,赶紧把咱爸爸请下来啊。咱们做晚辈的拜个年,咱爸爸怎恶魔也得给个红包意思意思吧?”

  车前子这时候多少有点到量了,听了孙德胜的话,问杨枭要了六室的钥匙。将它拍在了桌子上之后,说道:“胖子,钥匙就在这里了。你胆子比天大,你上去请我们家老爷子去......虽说我是他儿子吧,可是也知道老吴的性格格色。他一下来,你们还想吃好喝好了?你那句话惹到他了,轻的一句话把你噎到十五。老登儿,咱们爷俩干一个......你还没说呢?当年我是不是又一次拿着金条进去了?金条呢?我想起来了,我六岁那一年,李老蒯打了个金手镯。是不是......”

  “是个屁......”这时候孔大龙也喝的满脸通红,借着酒劲他扔了筷子,随后直接抄起来茅台瓶子,嘴对嘴的喝了一大口。随后抱着酒瓶子继续说道:“金镯子不假,是我五十块钱买的假货......李老蒯过生日,我不得意思意思吗?真金买不起就买了假的......你小子不记得了吗?你小时候有一阵子兴带金货。有钱就卖真的,没钱买假的......你说那时候要是有根金条,我特么就是屯子里的首富了,还用跟她李老蒯打涟涟?我早就去找妇女主任了......”

  “那不对啊,都看见我爸爸塞给小时候的我金条了。怎么就不见了,老登儿!你得找啊......我爸爸给的,他给我第一个礼物。你得回去找啊......”这时候,车前子的酒劲上来,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归不归带着小任叁从外面走了进来。这一老一少的背后,还跟着十几个肤色各异的人。这些人不像是保镖,更像是随从......

  看见归不归和小任叁回来,孙德胜陪着笑脸站了起来,说道:“老人家,怎么样?有了百无求的消息吗?”

  “那个傻小子的确从妖山出来了,不过出来没多久他竟然又回去了......”就这么一会的功夫,归不归便查到了个大概。老家伙拉着小任叁坐了起来,抓起来个饺子塞进了嘴里,随后继续说道:“现在妖山也在找他,那边众说纷纭的。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小胖子,你给我们安排一下,我们这就去一趟。看不见那个傻小子,我老人家不放心。”

  孙德胜一口答应,说道:“我这就安排一下,您这次是做那架私人飞机过来的?一会把飞机架号告诉我。明儿——一会天亮就出发,不过您二位也看到了,民调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和吴主任得留下来善后。不能跟您二位一起去妖山......”

  “本来就是我们俩去的,小胖子你不要客气。”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,从怀里摸出来两个红包,递给了孙德胜和车前子,说道:“压岁钱,你们俩收着买糖吃。对了,林错那小子呢?我还给他准备了一个。”

  “他爸爸林尊带走了......”孙德胜笑了一下之后,继续说道:“要不您老人家先给我,我转交......”

  “没听说压岁钱还能转的,算了吧......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归不归又想起来一件事情。他对着孙德胜继续说道:“还真有件事情要你帮忙,明天黄然过来。我送他两间公司.......你帮我把文件给他......”

 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,小任叁盯上了桌子上的茅台酒。他拿了一瓶灌了一大口,咂巴咂巴嘴之后,说道:“这酒也就是那么回事吧......对了,孙德胜你帮你三叔留意一下那个无涯。这次让他跑了......”

  “回头我给三叔您几瓶五十年的茅台,那个差不多。”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,继续说道:“无涯的问题也不大,他的靠山曹正都倒了。抓住这个无涯也是早晚的事情,不过三叔您能不能说说这个无涯的来历?知道来历就好办了......”

  “这我们人参哪知道去?昨儿之前,我们人参都不知道还有这个无涯的存在。”小任叁说这酒差点意思,可还是一边说话,一边往嘴里灌酒。

  “这个人参娃娃不简单,小胖子你可不要大意。”归不归说话的时候,他身后站着的一个金发碧眼的随从电话响了。支支吾吾的说了一通之后,这个男人关了电话,走到了老家伙的身边,陪着笑脸说道:

  “先生,xx总统电话祝贺中国新年快乐,我说您已经休息了。他说九点之后会再打过来的。”

  这两句话惊到车前子了,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归不归什么来头?怎么那边的总统亲自来电话,向他祝贺新年快乐.......

  归不归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男人一眼,说道:“威廉先生,到时候还是你来接他的电话。就说我不舒服,还没有睡醒。顺便告诉他,他们国家的赤字太高了,继续这样的话,我会担心我买的国债会有风险,到时候可能会有计划的抛售一点国债......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孙德胜的电话响了。孙胖子看到了来电显示之后,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打开了免提,说道:“百爷,四缺一就差您了,您这是哪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