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

第四百二十六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

  孙德胜眨巴眨巴眼睛,说道:“不是我说,怎么还有这回事?这都是封建迷信吧......”

  “你的民调局不是封建迷信?”归不归白了孙胖子一眼,随后叹了口气,说道:“当初我老人家也是闲的。第一次带着任叁回来的时候,老人家我有点心神不宁,就起了一卦。挂相上说老叟不见妖中王,老叟是我了,妖中王是谁,不用多说了吧......”

  “还有这样的挂相?”孙德胜愣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是我说,我听说都是同用的卦歌,怎么还给老人家您除了订制版的了?老叟不见妖中王,世上除了您老人家趁妖王儿子,还能有谁?”

  “我老人家卜的是字卦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归不归也没心思和孙德胜继续闲扯了,解释了字卦之后,继续说道:“现在顾不上这个了,先找到那个傻小子之后再想办法化解吧......不行,老人家我不能在你这里浪费时间了,我的先去机场了,小胖子你去和吴勉说,就问他去不去。去的话你安排我们在内蒙见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归不归带着小任叁和他的‘多国联军’离开了民调局。直接赶往机场.......

  孙德胜送他们离开之后,回到了饭堂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兄弟,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。不是我说,老家伙不敢去招惹咱爸爸,刚才那话就是说给你听的......不过你得听哥哥我的,不能和咱爸爸说这个,地府的事情还没完呢。什么时候现在的阎君去投胎转世了,咱师父做了阎君之后,这件事才算是彻底的结束。哥哥我这边看着,百无求出不了什么事情,一旦老家伙那边出了什么事情,让咱爸爸出头也不迟......”

  车前子明白孙德胜怕的是什么,这是担心吴仁荻不在民调局坐镇,阎君可能对他们俩下手。他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那你看着归不归他们,要是老吴问起来,你替我打个马虎眼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车前子再次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大圣,这个百无求什么来头?你们都管他叫妖王,这个妖王是外号呢?还真是妖怪的王......”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这事情说起来就话长了,等这件事过去的,咱们哥俩叫上辣子,好好喝一顿大酒。边喝边唠吧,不是我说。哥哥我不喝多了,我自己都不大相信......”

  熬了一个晚上,车前子和孙德胜都熬不住了。吃了饺子之后,两个人趴在饭桌上就睡着了......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车前子是被一阵鞭炮声吵醒的。他迷迷糊糊爬起来的时候,孙德胜等人已经不在身边了。诺大的食堂当中,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  “大圣!老杨,老登儿你们都哪去了?”车前子揉了揉眼睛,感觉到膀胱有点发紧。当下也顾不上孙胖子他们了,自己先去了厕所方便。

  小道士解决完毕之后,走到水池边洗手。洗了几下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,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看自己。

  地府还有余孽藏在这里?车前子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。洗完手正准备从这里出去,让孙德胜带着二杨在民调局上上下下查找一番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车前子——正在看着自己......

  自己不是在照镜子......镜子里面的车前子脸上挂着微笑,完全和他自己两个动作。

  “这么快就把我忘了?我也是你,现在你能怎么灵活的操控种子的力量,还是我冥想出来的......”镜子里的‘车前子’对着小道士说完之后,深深的吸了口气,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要那么意外,我是来和你告别的......告别这个词不准确,我就要融入你了。从此之后,这个世上只有你这一个车前子了......”

  “你是我......”车前子还是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不对,他们说你已经和我合二为一了。我还难受了一阵子,你这突然又冒出来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告别,我要和这个世界告别......”镜子里的‘车前子’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你比我想象的要好,可以和我一样的操控种子的力量。不过有件事我要奉劝我自己,我们不能太依赖别人的力量了,我们能借到的力量,满打满算只有三个人。他们的力量始终不是我们的,无法从沈辣身上借到这力量,已经可以说明这一切了。车前子,你要有你自己的力量。我给你的是花钱的手段,你还要学会赚钱......”

  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不过咱们把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了......”车前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不过有个细节你可能是想拧了。我们真的有种子吗?我们有的只是从老吴身上继承的那一点点种子的气息。这点气息转化成力量融在我们的身体里,可是力量是力量,不是种子......咱们永远也无法像老吴、辣子那样,有那么强大的种子力量......

  镜子里的‘车前子’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小道士,随后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是你头疼的问题了,总有办法可以真正得到种子的。不过这些与我无关了......我的意识真正要和你合二为一了,最后和你说句话,看住了孔大龙,你和他的日子也不多了。抓紧一切时间,多和他相处吧......”

  “孔大龙?老登儿过俩月就要去做阎王爷了,你就是我,不能不知道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镜子里的‘车前子’突然变成和他自己一个动作,不管再怎么呼喊,都不见那个自己再出现......

  车前子急的大喊了一声,这一嗓子直接将他从睡梦当中惊醒。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旁边的孙德胜还在说着梦话:“小吴啊......哥们儿我也不是和你邀功......你这次多亏了哥们儿我了......我孙德胜也不多要,你给个生儿子的秘方吧......我和我们家一一打算再追个儿子......别说你不知道,你们白头发怎么回事,你心里没点数......广仁都快急哭了......”

  听着孙德胜梦里在讹吴仁荻,好像还带上了自己,车前子对着孙胖子就是一脚,将他踹倒在地。随后他急忙趴在了桌子上,装作被孙德胜吵醒一样,‘睡眼惺忪’的看着孙胖子,说道:“胖子,你怎么摔倒了?做噩梦了吧......”

  孙胖子也是一头雾水,被车前子搀扶了起来。努力的想要回忆自己是怎么摔倒的,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自己好像做梦了,梦到吴仁荻了......

  与此同时,沈辣将他的亲戚安排好之后,也守着自己的爷爷眯了一会。这边刚刚闭眼,便看到吴主任出现在了他的梦里。对着辣子说道:“沈辣,等到你也能结出种子的时候,记得,种子是车前子的......”

  沈辣吓得一睁眼,看着身边还在打呼噜的爷爷,擦了一把冷汗之后,回忆到了刚才的梦境,太真实了,吴主任好像真的来过了一样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