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家

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家

  孔大龙也看到了这个女人,满脸堆笑的也招了招手。看着女人跑过来之后,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还说要去机场接你们呢,想不到你们早到了......来,我来介绍一下,我徒弟车前子,旁边那个是他爸爸吴勉......”

  听到面前看着二十来岁的吴仁荻,竟然是十八九岁车前子的父亲。女人惊讶的长大了嘴巴,没等孔大龙介绍自己,她忍不住说道:“舅舅你开玩笑吧,这位吴先生看着也不比他儿子大几岁。再说他们也不是一个姓氏,您别开伦理玩笑,要是放在西方国家,这两位先生可以告你的......”

  女人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一直在不错眼神的盯着她。这个女人管孔大龙叫舅舅,自己的母亲是小老头的外甥女......这就是自己的妈妈了?看着看着,小道士的眼睛红了起来。

  突然间被这么一个半大小子盯着,女人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她有些尴尬的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,随后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舅舅你有朋友在,要不然等你有时间的,去我的酒店聊天吧。”

  “别着急走啊,咱们爷俩小二十年没见了。早年间听说你生病了,现在看你生龙活虎的,舅舅我也放心了.......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孔大龙有意无意的扫了吴仁荻、车前子父子俩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这是我外甥女何胜男,我们俩小二十年没见了......胜男啊,你怎么样?二十年前的事情都想起来了?”

  “没,二十年前的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每次要想的时候,脑袋都会炸了一样的疼......”女人苦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为了这个,我看遍了洲域的医院。那边最著名的脑科医生也解释不了,不过除了二十年前的事情想不起来之外,其他的事情都是历历在目......舅舅,要不你先劝劝你徒弟吧,他这是怎么了?”

  确定了面前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之后,车前子再也忍不住,这些年没有母亲的委屈都想了起来,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。

  车前子擦了一把眼泪之后,说道:“我......我没事,眯眼了......你们说你们的,我不碍事.......别赶我走......”

  吴仁荻倒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依旧面无表情的站着。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眼泪一把、鼻涕一把的,他掏出来自己的手帕,递了过去,只说了三个字:“擦鼻涕......”

  “没事,不是冲你,这孩子不听话,刚才他爸爸说了两句,还往心里去了......”孔大龙笑嘻嘻的摸了摸车前子的脑袋,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外甥女说道:“咱们说咱们的,胜男,这些年在国外怎么样?还需要啥和你舅舅说,我没儿没女的,就你这个一个外甥女,和亲闺女也没啥区别......”

  女人说道:“舅舅,这些年一直都是你在支持我,我在国外这些年的花销,也都是你出的。现在该我孝敬你了,不能再花你的钱了。”

  “这有啥,谁花不是花,你舅舅我是出家人,要钱干什么?”孔大龙呵呵一笑之后,看了一眼身边的孔大龙。随后继续说道:“不过这话说回来,出家人也不死不了的。等着我走了那一天,我这个徒弟还要你......”

  孔大龙的话还没有说完,突然从远处有人喊了一句:“胜男!你怎么过去了......”

  随着声音看过去,就见一个与何胜男差不多年纪的男人,抱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。

  女人急忙走过去,接过了男人怀里的小女孩,随后另外一只手挎着男人的胳膊,走过来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舅舅,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,你外甥女婿陶方。这个小东西是你的外孙陶冉冉......来,冉冉,叫舅爷爷......”

  看着女人挎上男人胳膊的那一刻起,车前子便有了不好的预感。现在听到自己的母亲已经有了新的家庭,原本想好的认亲,一家三口团聚的希望瞬间破灭了......

  孔大龙笑呵呵的抱着孩子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小子,我做主你来认个干妹妹吧。你瞧瞧这眉目鼻眼儿的,和你还挺像......”

  看着车前子的眼泪马上就要再次止不住的流下来,吴仁荻一把拽住了他,随后对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:“你们一家人聊,我们父子俩还有事情,不奉陪了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也不顾孔大龙在身后挽留,转身拉着车前子离开了这里。

  看着吴仁荻的背影,女人歪着头陷入了沉思。这个男人好像在什么地方遇到过,正要回忆具体细节的时候,她‘哎呦’了一声,脑袋突然头疼欲裂。

  这时候,吴仁荻拉着车前子顺着天坛里面走了出来。小道士一边走一边默不作声的流着眼泪,吴主任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陪着他默默的一直往前走着。

  回到了车里之后,车前子也在控制不住,“哇!”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吴仁荻还是不说话,只是默默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  直到看着车前子哭的差不多了,这才又掏出来那块手帕,还是之前的三个字:“擦鼻涕......”

  车前子泪眼婆娑的看了吴仁荻一眼,接过了手帕。擤了一把鼻涕之后,将手帕还给了自己的父亲,说道:“你老婆和别的男人生孩子了,你一点都不生气吗?”

  “孙德胜都查到了......”吴仁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随后对着车前子继续说道:“直到你是我儿子之后的第三天,我就直到你母亲的近况了。孙德胜那种人精,不用我开口,他会提前去查的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吴仁荻顿了一下,看了一眼止住了哭声的车前子之后,他继续说道:“他问过我的,要不要告诉你。被我制止了......孔大龙多事了.......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已经缓了过来。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,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:“老吴,你心里对我妈真一点感情都没有吗?”

  吴仁荻沉默了片刻之后,说道:“我不记得了,就好像她现在不记得我一样......说出来也许你接受不了,在看到那么多证据之前,我也不记得你......现在我知道,你是我的儿子......”

  二十年前,杭州发生的事情是车前子亲自查的。他心里也明白这件事是天意弄人,怪不到自己的爹妈。不过他心里就是别别扭扭的,怎么也舒展不开......

  “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......”车前子无奈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行了,我哭一哭就好了......想不到是老登儿一直资助我妈在国外生活的,我就说嘛,他之前从民调局高亮手里讹来的钱都去哪了......他也是闲的!不给钱我妈说不定早就回来了。也不能在国外结婚生孩子了!说不定、说不定咱们......”

  “现在你妈妈不是很好吗?”吴仁荻也就是对他自己的儿子,才会这样少有的耐心,他继续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和刚才那个男人比,你妈妈和我真会比跟他快乐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