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局面变化

第四百五十七章 局面变化

  看到孔大龙出现,大巴里面的人表情各异。女妖万千姬有些错愕,现在多一个人便多一分不确定性。在这样折腾下去,谁知道自己的哥哥还能不能救出来......

  人参娃娃无涯的眉头皱了起来,现在这辆大巴车里的聪明人太多。自己的优势则越来越不明显,照这样下去,就要小心阴沟翻船了。

  听到了孔大龙的声音之后,归不归和孙德胜二人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。这一老一胖两条老狐狸心里都有各自的盘算,算着小老头突然出现,事态怎么变化才对自己这便有利。

  小任叁偷眼看了孔大龙一眼,随后继续咿咿呀呀的抱着百无求的大脑袋痛哭着。只有车前子听到了小老头的声音之后,冲下了大巴车扑了过去。一把搂住了自己的舅公师父,说道:“老登儿,这一天半的,你死哪去了?又去见相好的了吧?我妈被万千家的哥俩绑了,你还有心思在外面吃喝嫖赌?”

  这时候,大巴车里面传出来何胜男的声音来:“舅舅,是你来了吗?这怎么回事?他们为什么要抓我?还有,你徒弟车前子怎么一直叫我妈妈......”

  “没事儿,胜男你别怕,这就快结束了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孔大龙对着车前子做了一个鬼脸,随后继续说道:“当初当着你爸爸的面,我就说过不能再叫你老儿子了。不够没忍住还是厚脸皮叫了这么长的时间,现在看起来,是真的不适合再叫你老儿子了......宝贝儿,这两天你费心了......你先帮我把出租车钱给了,一会我再和你细聊......”

  看到了口中的出租车司机正伸着脖子向这边看,车前子也不问多少钱,掏出来两百递了过去......

  就在这个档口,孔大龙溜溜哒哒的上了大巴车。他一只手扶着孙德胜的肩膀,冲着女妖万千姬飞了个眼之后,转头对着满脸疑惑的何胜男说道:“胜男啊,舅舅我对不住你。有些事情也该和你说说了......宝贝儿你进来,我得给你们娘俩介绍一下。来,胜男,这个是你二十年前生的儿子,说起来大名还没给他起呢。这么多年一直用我起的法名车前子......

  宝贝儿,这个是你妈妈,何胜男.......你妈妈不容易,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,我给她制造了一个三口之家。老公、孩子都是花钱租来的。现在陶安那坏种得了报应,孩子也回到她正牌妈妈那里了......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车前子和何胜男异口同声的来了一句。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,女人满脸的惊讶,再次说道:“舅舅你再说什么?什么二十年前生的孩子?我生的孩子我自己不知道?还有,你把陶安和陶玲玲怎么了?他们俩怎么又成了你花钱租的了......”

  这时候,无涯开口说道:“你们的家务事回去再说,现在说的是妖王死在谁的手里.......”

  “我、妖王百无求死在我的手里......”孔大龙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随后继续说道:“我是下一任的地府之主,妖山、地府自古势不两立。我管阎君借了十万阴兵,在内蒙古设伏结果了他。然后割下来妖王的脑袋送到了民调局......”

  孔大龙的话还没有说完,原本收了钱准备离开的出租车司机突然打开车门,快步向着大巴车这边走了过来。他边走边喊:“孔大龙你够了!不是你做的!也和地府无关......”、

  司机怒不可遏的走到了孔大龙身边,对着大巴里各色人等说道:“妖王的死与地府、我和孔大龙都没有关系,他这是在替车前子脱罪......”

  “你?”孔大龙笑呵呵地看了司机一眼,说道:“怎么换了一身皮囊?这个可不如那一身精神病的皮囊好......这幅皮囊太暴躁了,看着更适合妖王......”

  司机正是换了一身皮囊的阎君,他盯着孔大龙,说道:“你安安心心等着继承阎君的位置,不要再想其他的.......”

  这时候,孙德胜眨巴眨巴眼睛,说道:“今天什么日子?妖山、地府的一把手都到齐了......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庆祝一下是真不行了,要不去我的民调局里凑合着吃点喝点,还有几千万响过年没来得及放的鞭炮,一会乐呵乐呵.......”

  “孙德胜,你要庆祝什么?庆祝妖王身故吗?”无涯冷冷的说了一句,看到现在事态越来越乱,阎君把地府和自己都摘了出来,他心里便有些不安起来。看起来如果东窗事发,要阎君二选一的话,制定是孔大龙被保,他这个人参娃娃来顶雷。既然乱了,那就再乱一点,也好让自己火中取栗,从乱局当中脱身......

  “都把嘴闭上......”车前子开了口,说话的同时,他身上开始散发出来一股种子的力量。这股力量带来的压力,让无涯闭上了嘴巴。轻易不敢再开口.......

  见到没人再多嘴,小道士盯着孔大龙,继续说道:“老登儿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,姓陶的和那个小女孩都是假的?都是你花钱雇的。你为什么要弄这个......”

  小老头没有直接回答车前子的话,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外甥女,对着她说道:“因为你最后的日子,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。舅舅我给不了真的,就只能花钱雇来假的。胜男啊,你别怕,马上就要结束了......”

  “什么叫做最后的日子?老登儿你再说什么呢......”听了孔大龙的话,车前子浑身上下的汗毛孔都站了起来。他第一次有了发自内心的恐惧感,生怕这个小老头再说出来什么对自己母亲不利的话来......

  孔大龙还是没有理会车前子,他对着满脸茫然的何胜男继续说道:“当年你去了法兰西之后便生病失去了一段记忆,浑浑噩噩的过了这么多年。前几天你托朋友介绍,找了流浪在当地的吉普赛女巫,想要恢复记忆。结果找的女巫的手段不行,她没有找到你失忆的根源,就用药物要强行恢复记忆。结果非但记忆没有恢复,还伤了你的魂魄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孔大龙叹了口气,这才回头看了惊诧的车前子一眼,说道:“当时你妈妈身边也没有什么高手可有救治,等到我赶过去的时候,她的魂魄伤已经无力回天了。没办法,我只能减了你妈妈一半的寿命,让她早去投胎。下一世作胎的时候可以把魂魄滋养回来......

  当时你妈妈还算清醒的时候,我问过她还有什么愿望。你妈妈说想要感受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,让你和你爸爸过去几乎没有可能性。最后我思来想去才想到花钱去租......陶安是当地中餐馆里刷盘子的伙计,这个混球没有必要说他......

  那个小孩子也是当地华裔夫妇生的孩子,她父亲病重,母亲需要一般笔医疗费。也没有时间看管孩子,我便花钱雇了这个孩子。凑成了一家三口,可惜最后小女孩的父亲也没有治好,就在前几天已经仙游了......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明白了过来,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对着孔大龙说道:“老登儿,你现在说这个,是什么意思.......”

盗门九当家新书《活人禁忌2》https://www.shanhaimiwenlu.com/huorenjinji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