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六十五章

第四百六十五章

  车前子怎么也想不到,一天之内两位亲人都要离他而去。虽说孔大龙是去做阎君,不过也是要死一次的。小道士虽然早就有了准备,但是突然告诉他老登儿要提前走了,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比起来和何胜男只见过两面的母子之情,他和孔大龙的感情反而要更深厚一点......

  鸦这次还带来一个消息,车前子的母亲到了地府之后,孔大龙走了阎君的关系,很快便安排她去转世投胎。几乎简化了所有的手续,这样的速度在地府也是非常少见的。估计阎君就是用他的外甥女投胎作为要挟,孔大龙这才啃乖乖就范的。

  既然人都已经投胎了,那也没有必要继续守灵了。车前子找杨枭要下地府的办法。老杨说道:“小老弟,在地府说难也难,说简单也简单。当着阴司(鸦)的面抹个脖子,他立马就能带你下去......活人下地府就有点麻烦了,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,比方说找到阴司、鬼差专用的通道,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下去。再不就是向你爸爸那样,自己开出来一条同阴阳的道路来......”

  杨枭的话让车前子对他的父亲又有了新的认识,小道士有些惊讶的说道:“老吴还有这个本事?没路就开出路来,开的还是阴阳路......”

  “小老弟,对吴主任,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。”杨枭本来想笑一下缓解气氛,不过看着车前子身上的孝衣,他还是止住了笑意。继续说道:“咱们民调局每隔几年,就要把抓到的孤魂野鬼送回地府。那条路就是吴主任开出来的,所有他老人家一直都是地府的眼中钉。不过现在好了,你师父做了阎君之后,咱们民调局和地府的关系差不多就要改善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没空听杨枭说吴仁荻以往的英雄事迹,他找了个由头走开,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自己的父亲。看着孙德胜还在想办法套鸦的话,这时候没空管自己。小道士便自己想办法继续去找吴主任......

  最后还是去了地下三层,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吴主任,此时他正坐在一扇门前,依旧翻看着那本《冥人志》。

  “老爷子,你先有心思看这个呢?”看到了吴仁荻之后,车前子火急火燎的继续说道:“老登儿——我师父孔大龙今晚上就要当阎王去了,我想着......”

  吴仁荻合上了《冥人志》,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想去地府?自己下不了手,想让我帮你?”

  车前子摆了摆手,说道:“别闹啊,要是想用那个办法下去,我怎么也得拉上万千山兄妹倆垫背。没他们俩也没这么多麻烦事......我这不是还得回来吗?你说你也两千来岁了。都说人过七十古来稀,你这都过来几十个古来稀了?我不得给你养老送终吗?你说你真有那么一天,扛番摔罐的还不是你儿子我吗?你还能指望别人?归不归?一看他就能走在你前面,大傻子百无求也不行,他傻呵呵的在把你那小盒弄丢了。小豆触子任叁就更不行了......”

  “好孝顺,换个人我现在已经送他去地府了......”吴仁荻压了压火气,看着车前子说道:“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我能有你这么一个孝顺儿子......滚吧......”

  车前子依靠在那扇门前,对着吴仁荻说道:“老爷子你又不讲理了,我是来找你帮忙的。帮不帮的你给句话,什么叫滚吧?你帮我打开去地府的通道,我现在就滚......”

  小道士的话还没有说完,吴勉已经站了起来。亲自打开了身边的那扇门,门里面竟然别有洞天......

  门内雾蒙蒙的一片,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人在里面走动。车前子还没有明白过来,他已经被吴仁荻在背后推了一把,直接将他推进了大门之内......

  小道士刚想回头去问这是什么地方,才看到吴仁荻已经关上了房门。在关门的一瞬间,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:“下次你也学说几句正经人话......”

 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,这道大门化成了一道烟雾,消散在了空气当中。车前子回身怎么也找不到那扇大门,他嘴里嘀咕道:“你还有脸说这个?你这一辈子说的正经人话,也未必比我多......算了,不找了,你还能看着我死在地府?”

  想通了之后,车前子开始观察周围的景象来。这里到处都是雾蒙蒙的一片,看着好像进了一座古装风格的摄影棚。隐约能看到附近的楼台瓦舍,周围走动的‘人’穿戴和自己差不多。只是偶尔能看见几个身穿黑衣的‘人’来回走动,这副打扮小道士认得,是地府当中的阴司、鬼差......

  自己是活人的身份,大概不能被这些阴司、鬼差们发现。车前子缩了缩脖子,正准备找个地方避避的时候。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:“那边那个穿孝服的,你站着别动!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穿寿衣穿孝服的.......别动啊,报上鬼籍——诶?看着你眼熟得很,你不是死鬼......你是民调局的人!”

  这位鬼差说到一半的时候,看到了车前子的相貌,突然反应了过来,指着小道士,对身边的同伴说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!这是私闯地府的活人,还是民调局的细作......”

  “细作个屁!哈哈哈哈......”这时候,一个年轻人从旁边的胡同里走了出来。他有些病态的对着几个阴司、鬼差说道:“你们都瞎眼了?这是活人不假?也是民调局吴勉家的公子,是新老两位阎君请来的贵客。你敢......”

  “这还有一个大活人!拿住拿住......”鬼差看到了来人的相貌之后,立即感觉到他身上的活人气息,对着手下说道:“两个活人擅闯地府,咱们抓住的!回去就能提升阴司了......”

  年轻人被气乐了,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:“瞎了你们的眼,我是阎君!我还没退位呢......”

  这话还没说完,别挨了鬼差一个嘴巴:“我是你爸爸!阎君陛下能长你这个倒霉样子?你以为我们没见过阎君陛下?还指不定你骗了多少鬼差了,实话告诉你,我哥哥是陛下的近卫,托他的福,这十年我就见过陛下整整七次......”

  年轻人还想要争辩,却接连又挨了几个嘴巴。打的他顺着嘴角流血,这才闭上了嘴,再也不提自己是阎君......

  打完了年轻人,鬼差指着车前子说道:“你是不是也想说是我们阎君陛下?”

  车前子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是你爸爸......”

  这四个字出唇的同时,小道士跳了起来,用身子撞向面前的阴司。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,他已经将薄薄一层种子力量贴在了肩头。直接将面前的几个鬼差远远的撞飞......

  这几个鬼差倒地之后就没有再起来,车前子还想要过去补几下,这时候,身边的年轻人拉着他钻进了胡同里。他一边跑一边神经病一样的大笑了起来......

  年轻人正是那个披了精神病皮囊的阎君,他带着车前子冲进了胡同之后,三拐两拐之后,在追赶的鬼差眼里失去了踪影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