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宫殿

第四百六十六章 宫殿

  两个人躲在了个小胡同里。车前子瞅了一眼跑的上不来气的阎君,说道:“听说你要提早下台了?怎么还有闲心在这里瞎溜达?不是在这里等着我吧......”

  “是,也不是......”阎君缓过来这口气之后,冲着车前子傻笑了一阵,说道:“凭良心说,我是在等你爸爸。怎么说我也是地府之主。什么地方新开了一条阴阳路,路线两端分别在哪是瞒不过我的。本来想和你爸爸解释解释最近发生的事情,想不到小兄弟你到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叫谁兄弟呢?你是阎王爷,这不差辈了吗?”

  “从你爸爸那辩论,我是高攀了,不过这不是看我还是阎君的份上,拉拉平嘛......”阎君说着,又是一阵神经病的傻笑。一边笑一边搂着车前子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......我这个阎君也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,当年你爸爸带着归不归他们打到地府的时候,我还是个小小的阴司......我也不怕丢人了,看着他们老几位一面一面的杀鬼,我都尿了裤。就是那一次,归不归杀到了我面前,举手就能烟消云散了我,结果看着我这个小鬼可怜,他没动手......谁能想到,几百年后我做了地府之主......”

  “你是来显摆的吧?跟我说你的成长史......”车前子看了阎君一眼,继续说道:“说点正事吧,我们家老爷子让我过来问问,孔大龙怎么就提前下来了?上面还有一大堆事让他干呢......赶紧的,你继续当你的阎君,等着他的正日子到了,再下来接你的班......”

  “来不及了......”阎君冲着车前子做了一个鬼脸,傻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:“我让鸦去通报的时候,已经卸掉了阎君。我卸的彻底,连术法一并都卸掉了......现在地府之主的位置空着,如果你师父不接任的话,地府就停摆了。地府可不是地球那一边,停不停摆无所谓,地府停摆一天,便几万十几万的魂魄无法归入地府。按着孔大龙生死薄上的寿数计算,会有四五百万亡魂无法汇入地府,天下真的会大乱......”

  “卸掉阎君了?那么说你现在不是阎王爷了,难怪刚才那个小鬼差都能给你倆嘴巴。”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将阎君搂着自己的手把拉开。继续说道:“别说那么多,赶紧带着我去找我们家老登儿......你说你都不是阎王爷了,还披着这身皮干什么?上次开出租的那一身就不错,起码看着没毛病。”

  “就是舍不得这身精神病的皮囊,做了二百年的阎君,最舍不得的竟然是这个精神病的人皮......”阎君又傻笑了一声,随后指着远处的一座宫殿,说道:“那里就是十方阎罗殿了,新君就在里面,等着晚上十二点登基了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阎君弹了弹身上的尘土,带着车前子向着宫殿里面走去。一边走一边叨叨念念的继续说道:“兄弟,我打听一下,你们民调局都谁来观礼?你爸爸得来吧?孙德胜请没请上善大和尚?老和尚的口重,我得多给他准备点咸菜......新任阎君登基,广仁大方师也会到吧......”

  “我都代表了......”车前子有些受不了阎君的碎念,对着他说道:“别惦记他们了,巧了,今晚上归不归娶媳妇,也是半夜十二点开席。他们都去闹新房了,就我自己一个人来......”

  “半夜十二点开席,归不归老先生娶得是我们这边的鬼新娘吧?”阎君哈哈一笑,随后继续边走边说道:“兄弟,不管今晚谁来,我都要去投胎转世了......不过走之前,也想找个人诉诉苦。最近是,你们那边的事情多。大年三十晚上蔡瘟(曹正)闹了一下,然后又是妖山......孙德胜、归不归以为和我有关系,这可冤枉死我了......”

  说道这里,阎君叹了口气,再次搂住了车前子的肩膀,说道:“蔡瘟骗取了我的信任,也架空了阎君。这才倾其地府的力量对民调局下手。就我这个阎君也差一点折在他的手里......幸好你们最后制住了他,如果吴勉真死在蔡瘟手里的话,第二个倒霉的就是我了......

  再说妖山的事,和地府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听说你们以为是我资助的那十几二十个妖物,拜托啊,妖山和地府势不两立。按理说,咱们才是一伙人。人死了变鬼,鬼去投胎又变成了人......人世、地府才是相辅相成的。妖山呢?他们吃人......我疯了?去帮着妖山的妖物。他们才是异族。非我族人,其心必异.......”

  不管阎君怎么说,车前子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,一直走到了远处宫殿大门前,阎君叨叨念念才算是结束。这时,看守宫殿大门的鬼物见到他们俩走过来,远远的叫喊道:“这是地府十方阎罗殿所在!哪来的孤魂野鬼,敢到十方阎罗殿来撒......”

  叫嚷到一半的时候,这些守卫认出来阎君。吓得他们纷纷跪下,领队的头目对着阎君磕头,说道:“陛下,属下们眼力不济,没有认出来陛下,万死、万死......”

  “什么陛下不陛下的,我这个卸了任的阎君,哪敢接你们的跪拜......都起来吧,别叫陛下了,叫老阎。今晚十二点之前,咱们当哥们儿处,我弟妹挺好的?上个月见她给你送饭了来着,弟妹挺白净啊......”阎君说到这里,又是一阵傻笑......

  后面半句话让守卫头目很是尴尬,心里拼命在回忆自己媳妇儿有没有和阎君单独接触的机会。他们夫妇俩去年生的鬼子,邻居看着都说不像爸爸像妈妈。现在怎么觉得和阎君有点连相......

  阎君也不理会这几个守卫,大大咧咧的带着车前子进了宫殿。虽说叫做十方阎罗殿,可是真进来的时候,小道士并不觉得如何森然。和人世间紫禁城皇宫也没有什么区别......

  阎君带着小任叁过了十几座宫殿,最后指着对面一座红漆宫殿,说道:“你师父就在这里面了,还有几个小时,他就是下一任的阎君了......老实说,当年我一直以为归不归、孙德胜是一等一的聪明人,可是后来认识了你师父这个小老头。有他在前面当着,孙德胜和归不归都要差一截......”

  “老阎你回来了?听这动静怎么着?真把我外甥孙子带回来了......”宫殿里面响起来了孔大龙的声音。

  “可不是嘛,你的外甥女婿没带回来,把你的外甥孙子带来不是更好?”阎君笑了一下之后,拉着车前子一起走进了这座红漆宫殿。

  进来之后,见到孔大龙光溜溜的躺在一座热气腾腾的水池里。两个女鬼正在给他擦拭身体,旁边还有几个鬼物准备好了明黄色的君服和服饰,等着小老头洗完之后换上吉服......

  见到了车前子进来,孔大龙冲着他招了招手,说道:“过来,我有话要对你说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