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五章 酒醉

第五章 酒醉

  半个小时之后,车前子看了一眼车窗外面的民调局大门,咬了咬牙之后,对着开车的孙德胜说道:“胖子,这就是你说的坑谁也不能坑我?孙贼......”

  “先别骂街,兄弟你这次祸闯的太大了,哥哥我也是没有办法......”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,回头看了车前子一眼,随后他继续说道:“不过兄弟你放心,就是坑你,哥哥我也得先把自己豁出去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直接穿过了驾驶位,窜到了车前子的身边,说道:“兄弟你记住了,一会你什么都不要说,话我孙德胜说。哎,辣子过来了......”

  听说沈辣过来,车前子条件反射的转头看了一眼。身后哪有什么人?就在他转回头的一瞬间,孙德胜一拳不偏不倚,正好打在小道士的鼻子上。鲜血瞬间便流淌了下来......

  “孙胖子你疯了吗?想干什......”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孙德胜已经将他鼻子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抹到小道士的衣服上。

  车前子是长生不老的身体,这样的小伤恢复的极快。孙德胜没抹几下,小道士的伤口已经愈合了。看着孙胖子还要动手再来一拳,车前子急忙说道:“可以了......胖子,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。再来就假了......你看看我身上的伤,骨头到现在都没长好。”

  “那行吧......”孙德胜也被折腾的见了汗,喘了口粗气之后,他打开了车门,将车前子抱到了轮椅上。随后一边推着他向着民调局里面走去,一边继续说道:“估计吴主任怎么也要意思意思打你两巴掌,兄弟你可千万别犯脾气......”

  进了民调局大门,正好看到五室副主任萧易峰从里面出来。孙德胜对着他说道:“老萧,刚才看见归老爷子和妖王进去了吗?”

  “小车你伤的不轻啊,谁下这么狠的手?”萧易峰看了一眼轮椅上的车前子,随后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五六分钟之前吧,那爷俩前后脚进去的。他们俩好像去找吴主任了。知道他不在六室之后,就直接奔了地下三层,下边没按监控摄像头......大圣,不能出什么事情吧?”

  孙德胜还没等说话,民调局突然:“轰!”的一声,颤抖了一下。随后一股浓烟顺着电梯、楼梯的缝隙冒了出来,楼上楼下的调查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纷纷出来查看......

  “还是干起来了......”孙德胜哭丧着脸看了看车前子,随后对着萧易峰说道:“老萧,我们哥俩下去看看,先不聊了。半个小时我们倆要是还没回来,你给我老婆打电话,让她过来劝劝吴主任......”

  萧易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帮着孙德胜将车前子连同轮椅抬到了民调局里面。幸好电梯没事,孙胖子推着小道士直接进了电梯。孙副句长用他专用的门禁卡打开了通往地下三层的电梯按钮.......

  电梯门关上之前,孙德胜最后对着萧易峰说道:“老萧,记得啊,半小时不见我们倆出来,赶紧给你嫂子打电话......”

  电梯关上的一瞬间,孙德胜有些紧张了起来。车前子从好像镜子一样的电梯门里看了孙胖子一眼,说道:“真要是倒霉那也是我,轮不到胖子你......”

  “兄弟,你把吴主任想的太简单了......”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我认识吴主任可比你年头多多了,不是我说,你爸爸生气起来,可不是死一两个人就能消气的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电梯门打开。孙德胜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,推着车前子一路向前,边走边和小道士说话给自己壮胆:“兄弟,等着你身子骨养好了,哥哥陪你去国外走一圈。还记得暗夜的小矬子吗?那是咱哥们儿......”

  刚刚说到这里,两个人便看到了前面出现了灯光。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,只是说话的人距离太远,完全听不到他们说的是什么。

  孙德胜眯缝着眼睛看了半天,也没有看清远处说话的人是谁。他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兄弟,你眼神好,看看前面说话的是咱爸爸吗?”

  车前子虽然身体重伤,不过口袋里还放着存有种子力量的储金,估计是归不归没敢乱动,故意放进他的病号服里面。借着种子力量看过去,看到远处围着一张桌子,坐着三个人。一个是自己的父亲吴仁荻,一个是追赶百无求过来的归不归,另外一个也见过,正是大年三十晚上,见过林怀步的父亲林尊。不过却没有看见百无求......

  “没错了,胖子,前面就是你敬爱的吴主任。”车前子说了一句之后,马上又跟了一句,说道:“没看见百无求,不过归不归和你哥们儿林怀步的爸爸林尊也在。他们三个不知道在说什么......”

  “林尊在?”孙德胜愣了一下,他想不到这时候林尊出现为了什么。正犹豫是不是先回去,过一阵子等到他们老哥仨分开再回来的时候。空气当中传来吴仁荻那特有的声音:“过来......”

  孙德胜苦笑了一声,推着轮椅继续向前走去,没过多久便到了三个人的面前。这时候才发现百无求也在,只是他赤条条的趴在地上。倒地的角度远处根本看不到......

  归不归就坐在百无求身边的椅子上,老家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笑嘻嘻的冲着孙德胜、车前子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们哥俩怎么才过来?你们早过来五分钟,百无求那傻小子也不至于这样......”

  听归不归话里的意思,似乎也不想把事情闹大。孙德胜顺着他的话说道:“怎么了这是?我早上看见妖王还好好的,不是我说,这是——喝多了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,竟然是从百无求的嘴里冒出来的。

  再回头的时候,孙德胜才发现三个人围着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酒瓶。虽然是三个人,却只有吴主任的面前摆着一个小小的酒杯......

  孙德胜和车前子都闹不明白了,不是说百无求来找吴仁荻拼命来了吗?怎么还喝上了......他可是妖王,怎么就这点酒量,就一瓶酒就把他喝成这样了?

  就在两个人诧异的时候,百无求突然翻了个身。伸手在裤裆里抓了一把,随后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小白脸子有什么好......咱儿子姓百、不能姓吴......姓吴的哪有好东西——哇!”

  说着,二愣子突然一张嘴,肚子里的秽物好像喷泉一样的喷了出来。一时之间,周围弥漫出来一股酸臭的味道来。除了归不归之外,其他的人都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刚刚想起来,我家里煮了糖水,我要回去关火。”林尊笑了一下之后,冲着车前子和孙德胜二人点了点头,随后对着吴仁荻继续说道:“这次品酒让百无求搅了,我怎么和他去说?”

  “该怎么说就怎么说......”吴仁荻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林尊,继续说道:“替我转告一下,他酿的一手好醋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