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六章 蜜酒

第六章 蜜酒

  “一手好醋——哈哈哈......”林尊大笑了起来,他好像也喝了酒,身子晃了几下才算站稳。回头看了坐在轮椅上的车前子一眼,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:“还是没有想到吗?”

  小道士没明白林尊的意思,眨巴眨巴眼睛之后,他开口说道:“什么想没想到?你和我说话?想什么......”

  林尊突然反应了过来,哈哈一笑之后,说道:“错了错了,这酒太冲了,我只是闻了闻酒香就迷糊了。醉话醉话?刚才我说什么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看了林尊一眼,说道:“你说要送我一百万美金,我都说不要了,你非给不可,你看.......”

  “一百万美金啊,巧了,我户口上正正好好就一百万......”林尊笑了一下,当着在场这几个人的面,掏出来支票本,写了一张百万美元的支票,撕下来递到了车前子的手里。说道:“但凡你再多要二百美元,我也拿不出来。拿着吧,醉话也要认......”

  小道士只是开个玩笑,没有想到林尊竟然当真了。虽然今时今日的车前子今非昔比了,不过一百万美金依旧不是什么小数目。看着支票递过来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伸手去接。

  身后的孙德胜嘿嘿一笑,替车前子接过了支票。看了一眼开票银行之后,孙胖子笑呵呵的说道:“苏黎世信托银行,不接受一般公司、个人的委托......到底是暗夜曾经的NO.1,关系、人脉都没说的......”

  这时候的林尊似乎有些酒醒了,他刚刚想要解释一下的时候,吴仁荻突然开了口,对着林尊说道:“再不走你家的糖水就变成糖浆了......”

  林尊这才就坡下驴,笑着一下的同时,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几个人的面前......

  看着林尊消失之后,吴仁荻转头看了一眼向对面坐着的归不归,又看了看倒在地上时不时吐一口的百无求,说道:“现在没有外人了,可以说说你儿子抽的什么风......”

  “这不是也没想到你在会客嘛......”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这不是嘛,傻小子今天见到拖金儿了,就是当年那个半妖的转世。现在叫做蒙棋棋的丫头,原本老人家我以为这傻小子不能同一棵树上吊死两次,谁能想到他对那丫头那么上心。一眼就定了蒙棋棋是他儿子的妈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百无求那边吐的差不多了。归不归这才站起来,用二愣子脱下来的衣服,擦拭着他被吐得一团糟的身体。难为他世上数一数二的身价,竟然跪在地上擦拭满地的污物......

  收拾的差不多了,老家伙将弄脏的衣服扔在了污物里面,随后轻轻地吹了一口气。污物连同脏衣服瞬间着起了火,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便将这些污物烧的一干二净......

  烧干净了这些污物之后,归不归这才继续说道:“这傻小子也不知道听谁说的,蒙棋棋当年跟你不错......这小子就往心里去了,一定要来问个清楚。老人家我急忙跟过来,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,这才浪费你一杯蜜酒......”

  根据归不归所说,他们爷俩下来的时候,差一点先打了起来。这也是刚才民调局大楼晃动的原因,就是这样,老家伙也没有拦住这个二愣子,只能跟着他冲到了这里。正好遇到吴仁荻和林尊正在品酒,百无求不知道深浅,抢过来酒杯给自己来个半杯。没有想到这半杯酒下肚,便醉的不省人事了......

  “蒙棋棋、拖金儿......”吴仁荻默念了一遍两个名字之后,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:“等你儿子酒醒了,和他说明白......你们俩呢?又来做什么了?你怎么一身的血......”

  听到归不归已经把事情磨平了,自己这一拳应该是白挨了。车前子正要说话,身后的孙德胜抢先说道:“是这么回事,我兄弟身子一直都没有痊愈。这是放在我身上无所谓,可是他是吴主任您的儿子,一样的长生不老,凭什么一直躺在医院病床上。我想着带他来看看,您这里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......”

  “还没有康复......”吴仁荻皱了皱眉头,随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:“百无求这是下死手了......”

  “小孩子闹着玩,闹着闹着就恼了......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,急忙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再说了,小兄弟你都不在意。上次把百无求踢的也不轻,老人家我还以为这就要断子绝孙了。没有想到这小子身体好,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惦记生儿子了......”

  当着自己爸爸的面,车前子也不想事情闹大。真把自己兜出来,按着吴主任的脾气,从小道士也吃不了兜着走。毕竟他也是亲手把自己儿子送进icu病房的人,有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.......

  看着车前子低头不说话,孙德胜替他说道:“我也是着急,这才带他过来看看。这天干地燥的,我兄弟还上火流鼻血了。刚才没注意,哗哗流了不少......”

  看着吴仁荻没有起疑,归不归将赤条条的百无求扛在了肩上,对着吴仁荻说道:“行了,你们父子俩还有话说,老人家我不妨碍你们了。这就回去了.....傻小子也是,什么东西都敢往嘴里放。那个老家伙酿造的蜜酒也是你能喝的......”

  说着,叨叨念念的归不归,将比他足足大一倍的百无求背了出来......

  看着这父子里离开,孙德胜立马说道:“那就不打扰吴主任您休息了,我还是先回医院,给我兄弟做个详细的检查,说不定是哪的问题。实在不行的话,再来麻烦吴主任......”

  “留下......”吴仁荻看了他们俩一眼之后,装目光转到自己儿子的脸上。继续说道:“那个背后说我闲话的人,就是你吧?孙德胜没有那个胆子,天底下敢在背后说我坏话的人,没有几个了。老家伙不敢惹你,这才过来追那个二愣子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吴主任对着车前子伸出了手掌,说道:“储金还给我......从现在开始,你借不到我身体里种子的力量。算是惩戒了......”

  “什么储金?我都这样了,还有必要随身携带那个吗?”车前子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等着下次见面我再带出......”

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吴仁荻突然对着车前子的口袋虚抓了一把。随后小道士的口袋里面响起来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,车前子急忙伸手进了口袋。再缩回来的时候,抓出来一把金色的粉末。吴仁荻竟然把车前子口袋里的储金捏碎了.......

  车前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这可是他保命的宝贝。这时候,听到吴仁荻再次说道:“我给你留了一扇门,没有了种子的力量或许不是什么坏事。起码有些天上的祸端你闯不出来了。”

  “那可不好说......”看着手里的金色粉末。车前子深深的吸了口气,随后继续说道:“大不了现在就死了,我还可以早点投胎,去找我妈团聚去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