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七章 赛砒霜

第七章 赛砒霜

  看着这父子俩说话越来越僵,孙德胜嘿嘿一笑,打起了圆场说道:“那什么,我兄弟检查身体的时间快到了,我得带着他回医院。吴主任,我看着我兄弟,您就放心吧......”

  吴仁荻沉默了片刻之后,指着放在桌子的酒壶,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这个你们拿走,什么时候想不开了,就来一口......”

  孙德胜眨巴眨巴眼睛,知道吴仁荻身边的一定不会是凡品,他笑嘻嘻的将酒壶收好,说道:“这可是好东西,是林尊带过来的吧?看刚刚妖王那样子,就知道酒劲小不了......吴主任,这酒有什么喝法没有?您看看我能不能来上一小口......”

  “你也要喝?”吴仁荻翻了翻白眼,随后说道:“可以,你喝之前先写好了遗嘱。把家产留给邵一一,还得让你们家小五管沈辣叫爸爸。看见他们一家三口,估计你也就能闭眼了......”

  孙德胜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那还喝个什么劲?要不这酒还是放您这里吧。我兄弟什么时候本事涨了,再让他——哎呦,兄弟你干什么......”

  孙德胜正在和吴仁荻说话的时候,冷不防坐在轮椅上的车前子一把抢过了酒壶。随后他只要咬掉了酒瓶塞子,嘴对嘴就是一大口......

  这口酒刚刚灌进嘴里,车前子便感觉到好像一柄千斤大锤对着自己的嘴巴来了一下。“噗!”的一声,这口酒还没有来得及入喉,便被顶了出来。小道士张嘴喷出来一口黑紫色的鲜血,随后一翻白眼,竟然死了过去......

  孙德胜被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的时候,车前子已经没气了。孙胖子急忙对着他一阵抢救,这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,什么人工呼吸,心肺复苏全部用上了。忙乎了半天,车前子还是一副死人的模样,这么救都就不活了......

  看着吴仁荻还是好端端的坐着,没有一点过来救人的意思,孙德胜不干了,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之后,指着车前子的尸体,说道:“你过分了......怎么说这个也是你亲生的,就说他脾气不好给你惹祸。可是谁不是从熊孩子过来的?他小时候有爹妈管着,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?不是我说你,论起来给人家当爹,你不如我......”

  就在孙德胜数落吴仁荻的时候,已经凉透了的车前子突然一张嘴,再次喷出来一口殷红的鲜血来。这口鲜血喷出来之后,小道士睁开了眼睛,有些迷惘的看了孙胖子一眼,说道:“我这是这么了?怎么身体好像火烧了一样。胖子,我是不是死了,你们把我火化了?热......怎么这么热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原本站都站不起来的车前子竟然从轮椅上跳了起来。随后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,片刻将自己撕扯了一个精光。孙德胜急忙过来阻拦,却发现自己的三兄弟身体冰凉,好像冰块一样,隐隐的结成了一层白霜......

  转眼之间,车前子的头发、眉毛上面都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。白霜开始向着全身蔓延,再看小道士身上好像扑了一层粉一样。

  就是这样,车前子还在不停的叫嚷着热。孙德胜看的有些懵了,转头对着还坐在椅子上的吴仁荻说道:“吴主任,这怎么个意思?我兄弟没事吧?这到底是冷到了极致,都开始出现幻觉说胡话了?”

  “想知道?你也来一口吧......”吴仁荻嘲弄的笑了一下,不过现在光屁股到处喊热的那个半大小子,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。顿了一下之后,吴主任开口说道:“不是什么坏事,等他耗干了酒力,自己就好了......这么个喝法还都喷出来了,徐福见到要心疼死......”

  敢情这酒还真是徐福大方师亲自酿造的,估计是让林尊送来,结果姓林的好事,只是闻了闻酒香,就开始撕支票了。百无求听说是妖神的底子,抢了吴仁荻的杯中酒喝了,也是闹出了洋相。看起来这酒还真不是一般神仙能喝的......

  这时候,车前子终于不喊热了,他倒在地上睡了起来。原本身上的冰霜也开始融化,转眼间,小道士便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从头到脚都是湿漉漉的......

  看着车前子一时半会醒不过来,孙德胜笑嘻嘻的转头,对着吴仁荻说道:“这怎么话说的,吴主任,这酒看起来真不是我们一般老百姓能喝的。这叫什么酒?有什么喝法没有......”

  吴仁荻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看孙德胜,说道:“这酒叫赛砒霜,不想活了的时候来一口,一口就管事......”

  孙胖子讪笑了一声,说道:“吴主任您又把我开玩笑......我兄弟没事了吧?是不是一会酒醒就好了......”

  吴主任这时才站了起来,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车前子,随后转身向着电梯口的位置走去。边走边说道:“该醒的时候他就醒了,你看好了蜜酒,十年之内不能让他再喝了......”

  吴仁荻走到了电梯口,等电梯的时候,他突然又来了一句:“孙德胜,不管你看出来了什么,不要去找林尊的麻烦......”

  话音未落,吴主任已经进了电梯,远远的看了孙德胜、车前子的二人一眼,电梯门关上。吴仁荻这才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当爹我不如你......”

  等到车前子醒过来的时候,发觉自己在民调局值班宿舍里。他躺在一张行军床上,不知道为什么,被褥都是湿漉漉的。好像刚刚被冷水浇透了一样。

  原本他身上的重伤,这时候也莫名其妙的好了。车前子翻了个身,才发现百无求躺在对面的床上。这时候还在说着梦话:“这才生了几个?怎么就不生了......孩儿他娘,你得给老子生出来一支队伍来。不用多,三五百人就行......诶?怎么那个小崽子是白头发?不行!你得给老子解释清楚,老子我的种儿,就不能有白头发......剃了!都给老子剃成秃瓢......”

  百无求怎么也在这里?梦里还骂骂咧咧的给自己戴绿帽子......

  车前子正迷糊的时候,宿舍大门开了,孙德胜带着两个端着被褥的小调查员走了进来。听到其中一个调查员说道:“孙局,车主任这是得了什么怪病?这都第五床被褥了。这么出汗可不行,太虚了......”

  “没事少说话,车前子好着呢,你小子才虚,你们全家都虚......”孙德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小调查员,随后又给了个甜枣,说道:“上次你不是打报告要去二室吗?我和大官人、老莫说一声,明天你就去吧。还有,管住嘴,不该说的别出去乱说......”

  调查员离开之后,孙德胜开始忙乎起来给车前子换被褥。这才发现自己的三兄弟已经醒了过来,他哈哈一笑,说道:“兄弟你可算醒了......以后少喝点吧,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......”

  车前子爬了起来,这才想起来自己赌气喝了一大口好像醋一样的蜜酒。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小道士突然“咦?”了一声,随后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胖子,老吴怎么我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