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八章 计算错误

第八章 计算错误

  孙德胜没有反应过来,愣了一下之后,说道:“兄弟,你是不是酒还没醒?也没喝多少啊......”

  “不是......”车前子的心里还是有点乱,他捋顺了一下思路之后,继续说道:“种子,我身体里面种子的力量增强了——十倍,差不多增强了十倍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小道士有些兴奋起来,他从湿答答的床上爬了起来,随后看着孙德胜继续说道:“之前我种子的力量不够,才去借沈辣和老吴的,现在力量增强了十倍。不用在看他们的脸色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说话的声音吵醒了也已经醒酒的百无求,黑大个子坐了起来。眼睛瞪着车前子说道:“吵吵啥玩意儿?老子媳妇再给老子生第六十五个儿子。脑袋都出来了,你小子这么一吵吵,没了......”

  原本车前子便对百无求一肚子气,之前差一点被打成残废。现在自己的力量增强了十倍,就算不去借沈辣和吴仁荻的力量,这个大个子也不是他车前子的对手。当下,小道士亲仇旧账都想了起来,对着百无求说道:“大傻子你还美呢?六十五个儿子,六十六个都不是你的吧?

  百无求刚刚醒过来,脑筋还没有转过来。迷迷糊糊的看了车前子一眼,说道:“不对啊,六十五个儿子,怎么还有六十六个......”

  小道士讥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下一个啊,我把你老婆下一个孩子也算上了。六十六个,亲爹都不是你......”

  “老子听出来了!孙子你敢骂我......”百无求勃然大怒,赤条条的从床上跳了下来。对着车前子就要破口大骂。

  小道士信心满满,他也不客气,抢先对着妖王说道:“听出来了?可以啊......你这心真宽,一般人早就一头扎马桶里淹死了,你好,还腆着脸说有六十多个野种......”

  原本骂街是百无求的拿手活,不过现在他在盛怒之下,顾不上骂人了。直接冲着车前子去了。小道士也不客气,手指头一搓,一条电弧从他手指缝里搓了出来。迎着妖王劈打了过去......

  没有想到百无求一点没有躲避的意思,妖王迎着电弧冲了过来。他竟然一把抓住了电弧,两只手顺势一撕,生生将电弧撕成了两截。

  电弧瞬间变成无数个小火星,散落了一地.......

  这一手吓住了车前子,小道士心里隐约有了不详的预感。是不是自己的力量强大了十倍,也不是这个二愣子的对手。坏了......

  看着百无求已经到了面前,车前子再想要说句软话都来不及了。小道士只觉得眼前一花,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......

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不出意外,他又回到了那个最熟悉的地方。归不归是幕后大老板那家医院的icu病房里......

  这次车前子伤的更加厉害,全身上下也就是眼珠子能动了......

  小道士身上依旧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,他这边一睁眼,医生那边便得到了消息。片刻之后,四五个医生、护士进来,开始给车前子检查身体。

  就在这些医生忙乎的时候,门口有人咳嗽了一声,随后,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:“你们都出去吧,这是我的专属病人。所有的检查记录都要留下来,不可以带出去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从外面走了进来。一看到是大老板到了,这几个医生、护士什么都没说,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之后,离开了这座icu病房。

  看着躺在病床上只能转动眼珠的车前子,归不归捂住了脸,忍不住笑了几声。可能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,他忍住了笑意,对着正在瞪着自己的车前子说道:“老人家我知道你心里很不高兴,这次可怪不到那个傻小子了。骂街是你先挑头的吧?也是你先动的手......然后你就躺在这里了——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归不归哈哈大笑的时候,icu病房大门再次打开。孙德胜从外面走了进来,看着笑起来没完的老家伙。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老人家,笑几声可以了,给我们吴主任个面子。回头再有人传出去......”

  “要传也是小胖子你传出去,你看这病房里还有别人吗?”归不归笑呵呵的回头看了孙德胜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行了,你兄弟醒了,你好好劝劝他,没事别惹那个傻小子。当年他的脾气上来,和吴勉动过手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老家伙笑嘻嘻的离开了这座病房。只剩下孙德胜这一个好人之后,孙胖子叹了口气,坐在了车前子的床边,对着他说道:“兄弟,你还是太年轻了。惹二愣子没有问题啊,可也不是那么惹的。不是我说,宿舍里都按着监控摄像头,你先挑的事,然后先动的手。人家百无求妥妥的自卫反击啊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孙德胜站起来,走到大门口看了一眼,确定归不归已经离开,这才回到了车前子的身边,继续说道:“想弄百无求可以,先把他诓到你爸爸身边。话里话外的挑几下你爸爸和蒙棋棋那点白菜豆腐的事情......挑起来二愣子的火,让你爸爸收拾他啊。你看现在这样,吴主任想给你出头就出不了。别人问起来,他还得说你小子活该。不是我说,哥哥我都替你冤的慌......诶?兄弟你怎么了?怎么翻白眼了.......”

  幸好车前子是长生不老的身体,被气晕之后他马上又明白了过来。孙德胜这才松了口气,说道:“行了,哥哥我也不说什么了,你好好休息......对了,辣子回来了,等你身体养好的,咱们得来个会了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拿起来车前子的病例,翻看了几下,嘴里忍不住又说道:“一般人就是有十条命也都败光了,你送进来的时候心脏都不跳了,血压、脉搏啥的都测不出来。要不是哥哥我死命要他们抢救你,兄弟你直接就送太平间了......归不归赶过来之后,你的主治大夫怎么说的?说你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,生命体征归零了。哥哥我和他撕巴的时候,辛亏老家伙过来了......

  照ct的时候,你里面就是一团浆子。幸好吴主任有远见,提前让你变成了白头发......兄弟,听哥哥我一句劝,先忍了这口气,等到咱们的本事再大点。再弄他百无求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的电话响了。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孙胖子好像明白了什么,脸色有些难看。不过还是当着车前子的面,免提接通了电话。话筒里面传出来归不归的声音:“小胖子,老人家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,这种icu病房里都是带监控摄像的,还能听到语音.....你刚才的话,我老人家都听到了。再次琢磨那个二愣子的时候,和我也说一声,老人家吃过的盐比你见过的海都多,我给你出点主意,怎么弄他百无求.....”

  孙德胜苦笑着说道:“老人家您这话说的,劝人嘛,不就是劝一个,骂一个吗?您怎么还往心里去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