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十二章 突发事件

第十二章 突发事件

  听到车前子提到了蒙大小姐,孙德胜有意无意的扫了归不归一眼。见到这个黑大个子紧张了起来,他嘿嘿一笑,说道:“在,昨天我去黄胖子那里去取最后一批日记的时候,还看见棋棋了。不是我说,张之言走了之后,蒙大小姐越发的水灵了......”

  “那是,我媳妇儿当然水灵——孙胖子该看的你看,不该看的别瞎看。我媳妇儿你得叫干妈!没事别盯着你干妈瞎看......”说到一半的时候,百无求突然反应了过来,对着孙德胜一顿训斥。孙胖子也不敢回嘴,只能一个劲的傻笑。

  训斥完孙德胜之后,百无求转头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大媒,你去和蒙棋棋说亲去。问问她要多少彩礼?和她说,老子趁一座妖山,手下妖子妖孙百万。只要嫁给了老子,她天天吃香喝辣的。什么都不用管,就在家里给老子生儿子就好......”

  车前子白了百无求一眼,说道:“我给你做大媒,你给我一分钱了?知道规矩吗?知道怎么谢媒人吗?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指使我。问过行情了吗?”

  小道士这几句,问的百无求愣了一下。他转头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胖子,你们还有这个规矩?又不是这小子给老子生儿子,老子凭什么给他钱?”

  孙德胜狡黠的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个真有......不是我说,按着我们这边的规矩,给人做媒那就是这家人的大恩人。一般要把媒人当成仅次于爹妈的,一般要叫二爸、二妈的。辣子,你说是不是?”

  孙德胜的话,沈辣自然要顺着说。他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可不是咋地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大媒的。我就是找不到这样的大恩人。这才一直打着光棍,但凡有人能给我找个老婆,我得把他当成祖宗供起来......”

  见到这个哥仨都这么说,他抓了抓头发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还真有这样的规矩?老子当年跟着吴勉在人世间闯荡的时候,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
  孙德胜笑嘻嘻的解释道:“就是这一百来年的新规矩,您也知道我们这边男多女少。要不他们女的也不至于要彩礼,不就是因为女以稀为贵吗?几十个老爷们抢一个女的,媒人的身价这才越来越高......”

  百无求愣却不傻,他还是有些怀疑,说道:“那也不对!不是说你们这里兴自由恋爱吗?都自由恋爱了,还他么找什么媒人?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学着他爸爸的样子,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给你蒙棋棋的地址,你去和她自由恋爱吧。看看她怎么用菜刀爱你......老百,不是我说你,专业的事情要让专业的人做,你以为媒人那么好做啊......”

  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有人敲响了办公室大门。随后,大门打开,五室副主任萧易峰走了进来。看到他们四个人好像在开会,萧副主任犹豫了一下,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打扰一下,孙局,昨天您交代的,和您给的地址重叠的事件,要您亲自处理。刚刚接到了一件,您看......”

  萧易峰口中的地址,正是孙德胜刚刚从高亮日记当中总结出来的案发地点,想不到这么快便有了结果。孙胖子自己也没有想到,愣了一下之后,点头说道:“送过来,哥们儿我看看是个什么案子?昨天刚刚找出来那么几个地址,今儿就对上了,怎么这么巧......”

  听到了孙德胜的话,萧易峰将手里的文件袋送到了孙胖子手里,说道:“这是一部分的文件,图片、还有其他信息都归在了电子档,一会发您手机里......”

  萧易峰说话的时候,孙德胜已经打开了文件,看了一眼之后,他眨巴眨巴眼睛,绕过了沈辣,直接将文件叫到了车前子的手里,说道:“兄弟,你替哥哥我看看。这两天你嫂子的气还没消,哥哥我没说好,这头晕眼花的......”

  小道士愣了一下,看了沈辣一眼之后,还是接过了文件袋。打开只看了一眼,便有些错愕的说道:“这个不是我老家屯子吗?怎么还出事了?我和老登儿出门才几天,山上的五大仙又下来闹了?”

  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继续往下看。又看了两三行之后,他再次惊诧的说道:“李老蒯死了......她和老登儿那点破事让他们家男人知道了?”

  看着车前子一直不点题,一边的萧易峰说道:“前天傍晚,李春风被她的女儿发现死在了家里。尸检报告是刚刚送来的,李春风死于急性心肌梗塞。根据她死时的狰狞相貌,应该是受到了强烈的惊吓......”

  “李老蒯被吓死了?不能、不能......”车前子连连摇头,说道:“这个李——李春风的胆子有名的大,要不然也不能和老登儿明铺暗盖那么多年了......我小时候,她半夜带我穿过坟地。我都被吓哭了,她啥事都没有。这样的虎娘们儿能被吓死——还真是被吓死的,李老蒯你看见什么了......”

  说到最后的时候,车前子正好看见了李春风死亡的照片。照片上的老女人呲牙咧嘴,眼睛瞪得快要突出眼眶。她两只手好像鸡爪子一样勾勾着,满脸的恐惧看的小道士心里都有些发毛.......

  看到了车前子的反应之后,萧易峰说道:“那这起事件就交给孙局了,稍后再有消息,我第一时间发到您的手机里。”

  说完,萧副主任转身离开了办公室,孙德胜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,说道:“兄弟,这次的事件发生在你老家,这样,你负责处理吧......咱们民调局没有一个人办事的先例,这样,百无求和你一起去,顺便聊聊大媒怎么个保法。”

  听到孙德胜点了自己的名字,百无求正要骂街,又听到孙德胜提到了保媒,他这才点头说道:“那行,老子跟着去看一眼。小子你有福了,老子小名也叫个妖王。眼底下什么妖魔鬼怪不得了给点面子?说不定老子一现身,事情自己就解决了......”

  原本车前子听到百无求要去,便皱起了眉头,不过看着孙德胜笑嘻嘻的冲着自己使眼色。他还是勉为其难,说道:“就我们俩吗?胖子,我们俩两个愣头青过去,你也放心吗?”

  “那指定是不放心啊,不过现在局里人手紧张,辣子还要再跑一趟天津,哥哥我还要继续审那个人参娃娃,走不开啊。”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们俩搭伙办事,除了吴主任之外,咱们民调局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了。”

  孙德胜的话音刚落,刚刚离开的萧易峰再次回来。这次萧副主任连敲门都没敲,直接推门进来,对着面前的四个人说道:“刚才的事件要修改,四个小时之前又死了一个。这次死的是给当地小卖部送货的司机,初步判断也是死于心肌梗塞......”

  这次,萧易峰直接将手里的电传文件给了孙德胜,随后却古怪的看了车前子一眼,说道:“死者死亡的时候,周围有四个目击者,根据这四个人的口供,死者死亡的时候,嘴里念了一句——孔老道回来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