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十五章 案发现场

第十五章 案发现场

  黄燃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,飞机开始降落。等到飞机停稳之后,一直没有露面的空姐这才走了出来,对着黄燃笑了一下,说道:“boss,欢迎来到了沈阳桃仙机场……”
  
  这时候,坐在最后的百无求站了起来,开口说道:“媳妇儿,是不是要下飞机了?那边几个娘们儿,你们是叫空姐吧?是不是到站了?你们谁回答老子一声?给妖王一个面子吧……”
  
  见到百无求有点急眼,黄燃急忙站起来,回头笑着说道:“是啊,我们到沈阳了。妖王,我们这就下飞机。我已经安排好接机的车了……不好意思,这种私人飞机坐着不舒服,孙德胜临时找到我,没有合适的航班,这才想起来我这架飞机……”
  
  “没问你话,老子问我媳妇儿呢。”百无求看了黄燃一眼,要不是看在蒙棋棋听他话的份上,这时候已经开骂了。当下,妖王陪着笑脸对蒙大小姐说道:“孩儿他妈,咱们什么时候聊聊彩礼的事情?这个得抓紧了,还得给孩子起名字呢,都是大事……”
  
  蒙棋棋回头无奈的看了百无求一眼,说道:“别废话,谁是你孩子他妈?谁是你找谁去,别占姑奶奶的便宜,还有,我有男人了,你这辈子没戏了……”
  
  “有男人了!”听到了蒙棋棋的话,百无求的眉毛都立了起来。几步走到了女人身边,看了蒙大小姐一眼之后,妖王的语气立马又软了起来,轻声细语的说道:“那也没事,老子费点事儿,弄死你男人就得了。然后咱们倆好好过日子,你给老子生个儿子,自然也就忘了那个野男人了……”
  
  听了百无求的话,蒙棋棋勃然大怒。抬手对着妖王就是一个嘴巴,随后说道:“死了心吧,姑奶奶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嫁的。想娶我,下辈子请早……”
  
  看着百无求要发作,黄燃急忙赶过来,一把拉住了蒙棋棋,随后陪着笑脸对百无求说道:“也不算男人,就是一个男朋友。年前的时候刚刚去世了,现在棋棋还是单身……百先生,你追求女孩子,不能直来直去,要追求,又追又求嘛……”
  
  “我媳妇儿没男人?老子我就知道你和我开玩笑……”听到黄燃的话,百无求喜上眉梢,正要向蒙棋棋表忠心的时候,听到已经走到了机舱门口的车前子,回头对着他们说道:“赶紧下飞机,有什么话车里说……傻大个,飞机停在这里,按分钟给钱的……”
  
  “老子不傻!你才傻,你和你一爷爷都是大傻子!
  
  哎呦……孩儿他妈,你等等老子……”百无求骂街的时候,蒙棋棋实在受不了,踹了他一脚之后,转身向着机舱外面走了出去。
  
  黄燃虽然最近生意不大景气,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停机坪上已经停了两辆商务车,原本一辆车是备用的,不过蒙大小姐烦死了百无求,说什么也不和他同坐一部车。她自己乘坐一部车,车前子、黄燃、百无求上了另外一部车。
  
  百无求虽然舍不得,不过也不敢得罪这个女人。当下不情不愿的和车前子、黄燃上了车。两部上部车前后离开了机场,向着车前子老家的位置行驶过去。
  
  汽车开动之后,百无求看不见蒙棋棋,觉得无聊便呼呼大睡了起来。趁着这个机会,车前子再次向黄燃询问自己老家的事情:“老黄,你说一个失踪案,真会和葛殿臣联系起来吗?七七年他都一百岁了,现在不得一百四五吗?这不能也长生不老吧?”
  
  黄燃想了一下,说道:“这件事也不是很好解释,按着民调局的资料来看,八八年葛殿臣最后露过一面,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。八八年到现在也是三十多年了,他是不是死在这个时候,谁也不知道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寒山道人葛殿臣绝对不会是长生不老的人。这世上有向你这样机缘的人凤毛麟角,真正长生不老的也不会十几个……”
  
  车前子听后,也找不到更好的答案。或许这次发生的事件,和七七年的失踪案,以及葛殿臣的事件没有关系。之前屯子里动不动就闹闹狐狸、黄皮子的,兴许又是山上的下来的大仙,闹出来的人命……有关当年的悬案到此为止,车前子又和黄燃说了几句闲话。这时候百无求醒了,听到了有关蒙棋棋的事情,当下一个劲的向黄胖子打听蒙大小姐的事情。
  
  就这样,说了两个小时的闲话之后,两部商务车终于到了目的地,车前子从小长大的地方一河安县正东乡四方屯,也就是黄燃口中早年的四方台子屯。
  
  听说部里来了领导亲自督办这两起案件,县里的敬察句长亲自带人在村口迎接。看到黄燃从车里下来的时候,这位句长误会了,以为黄胖子就是首都来的领导。
  
  立即笑吟吟的走过去握手,说道:“想不到我们地方案件,还惊动部里的领导了。一会看完现场,我们去局里检查死者。第二位死者正在进行尸检。估计我们看完现场也就差不多了……”
  
  黄燃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,从句长手里挣脱出来之后,说道:“恐怕这里有误会,不好意思,这位才是部里派下来领导,我算是这次事件的顾问……”
  
  看着面前这个不到二十的半大小子,县局的几位干部都不敢相信。
  
  句长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,正要重新找车前子握手的时候,小道士却谁也不理,自己向着屯子里小卖部的位置走去。第二个死者是给小卖部上货的,小卖部距离最近,先去那里看一眼……理论上现在车前子最大,这些人只能跟着他走到了小卖部。这时候,小卖部的警戒线还没有解除。周围都是当地看热闹的老百姓,有眼尖的已经认出来了车前子:“这不是小老道车前子吗?谁说他跟着孔大龙躲账去了?人家这不是混整了回来了吗?”
  
  “别胡说,才半年能混多整?你看看他走在最前面,后面都是敬察。这不明摆着吗?就是这小兔崽子干的。
  
  抓他回来指认现场的……”
  
  当下,已经有人开始起哄:“小王八蛋,你还有脸回来?不是你以前打我们的时候了?孔老道还欠着我们的钱,什么时候……车前子,我胡说八道的。你师父的钱有人替他还了,我就这张嘴不好,你别和我一般见识……”
  
  骂道一半的时候,见到气氛不对,跟着车前子后面的敬察要上来抓人,这些人才算明白,小道士真是混整了……车前子没空和这些人一般见识,他直接走到了第二起案件的案发现场。一辆皮卡停在小卖部门口,地上用粉笔画着人形,看样子好像是从车里掉下来之后死亡的……黄燃陪着车前子看了一眼现场之后,凑在他耳边说道:“这里看不出来什么,现场被破坏了。要想办法复原现场,还有,时间差不多了,尸检报告一定要看……”
  
  黄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远处有人喊道:“死人了!又死人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