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十七章 谜

第十七章 谜

  见到侯三说起来没完,办案的敬察指着他训斥道:“老实点!这是部里下来督导工作的领导!”

  侯三愣了一下,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想不到半年不见,你小子混整了......上个礼拜我见到你师父了,还问过你的事情。老小子怎么说你判了无期?”

  “你见到我师父了?”车前子瞪大了眼睛,随后拉着他走进了老朱家的侧屋。关上门之后对着他继续说道:“什么时候见的我们家老登儿,详细点说......”

  以前打架就不是车前子的对手,现在听到这半大小子做了领导。侯三更加惹不起他,掏出香烟递给了小道士,见到他不接,便自己点上抽了一口,说道:“孔大龙是不是犯事了?你别瞪眼......上了礼拜六傍晚,天色都黑下来了。我从县里回家,在咱们屯子外面的国道口,见到有个小老头背着手往前走。

  我就瞅着小老头的背影眼熟,开到前面回头看了一眼,还真是你师父孔大龙。虽说咱们倆不对付,可是你师父对我不错。当年我们俩还一起——不提那点破事了......我停车下来喊他上车,没想到孔大龙说什么也不上。他说要上西台子村办事,不顺路......

  我们倆在马路边聊了两句,聊到你的时候,他说你在外面犯事了。把人打死了,判的无期......”

  车前子皱着眉头,说道:“你看清了吗?真是我们家老登儿孔大龙?”

  “你说别人兴许认错了,孔老道我还能认错?我们俩还聊了十多分钟......”侯三说话的时候,转头透过门缝向外看了一眼,继续说道:“兄弟,老朱怎么回事?刚才我们俩打电话呢,说到一半的时候,他那边突然没有动静了。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然后就听到他们家喊死人了......”

  “你不说我还忘了问,刚才你和老朱都说什么了?怎么说着说着他就心肌梗死了?”车前子抬头看侯三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侯老三,当初你想雇我做保镖的时候,我记得你说过你干古董买卖。老实说,是不是去挖墓盗斗去了?”

  “这不是冤枉我了吗?兄弟,你别开你哥哥的玩笑。我侯长贵胆子小,经不住你这么吓唬......”侯三有些心虚的后退了一步,随后继续说道:“那不是和你吹牛逼嘛,我哪懂什么古董?我那个连襟胡庆,我们俩合伙倒腾一点铝合金、塑钢窗框、门框啥的。靠着这个发了点小财,哪有什么古董的事儿......”

  这个车前子倒是相信他,这几年侯三家的院子里,经常摆满了铝合金、塑钢的窗框、门框,屯子里的人有俩钱的,都去找侯三买了便宜的门、窗框。

  侯长贵不吹牛不会说话,找车前子给他当保镖那天,还说有门道说他认识一个阿拉伯的王子......

  车前子再问有关孔大龙的事情,侯三也说不出来什么新的了。当下,小道士把他交给了办案的敬察。继续审问他之前和朱正元打电话的时候,都说了什么。车前子现在心里都在挂念孔大龙,完全不管这里发生的事情了。

  把侯三交出去之后,车前子留下来黄燃他们三个在这里帮忙办案。他自己则来到了屯子里的大队部......

  安着现在的称呼,应该叫做四台屯村民委员会。只是当地老百姓叫惯了嘴,车前子也跟着大队部、大队部的叫着。

  这时候,村委会里面已经聚集了七八个村民。因为此事不涉及案情,并没有敬察留在这里维持秩序,这些村民聚在一起,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在议论屯子里最近不太平,以及跑了半年的车前子,现在混出息了这两件事情。

  “我就说车前子那小子能有出息吧?十三岁就开始打群架,十四岁举着铁钎追着半个屯子的人打。怎么样!人家现在混出来了,你们都傻眼了吧?当年他给我那俩嘴巴,我心里一点都不记恨他,真的,当时我就跟他道歉了......”

  “拉倒吧,宋老三,你倒是敢不道歉。车前子那小子打架下死手,你不道歉他真能打死你。”旁边的村支书李大脖子笑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你说咱们屯子里,哪个老爷们裤裆没被他踹过。真的,我早就怀疑了,咱们屯子这几年生育率上不去,那就是和他有关系.....”

  这时,村里的治保委员开了口,说道:“老李,别说这个了,那小子说到就到。让他听到不好......说说这几天咱们屯子里的邪事儿吧,这才几天,都死了三个人了。现在都说山上的狐仙又出来闹事了,本来孔大龙师徒俩一直镇着,狐仙、黄仙的也不敢下来。现在他们倆走了半年了,山上的大仙又下来闹了。”

  李大脖子说道:“什么狐仙、黄仙的,都是封建迷信。前几天孔大龙不是都回来了吗?这也没消停啊,人家县局的同志不是都说了吗,都是死于心肌梗死,正常死亡......”

  李支书的话还没有说完,车前子已经走进了村民委员会的大门。有人看到了这个半大小子进来,急忙小声提醒众人,说道:“那小子进来了,都小点声......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推门走了进来。他在小卖部里买了一条香烟,进门之后,直接开封将香烟分给了中村民,说道:“各位叔叔、大爷,这次回来的匆忙,我也没有准备什么。这点烟你们拿着抽,等着我下次回来的,拉大棚摆几十桌,咱们全屯子的老少爷们儿一起乐呵乐呵。”

  这些村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车前子这浑小子怎么也会说人话了?别看在座都是他的长辈,可是哪一个没挨过车前子的打?就说一开始是他们挑的事,欺负这小子没爹没妈,纵容家里的孩子欺负他。结果这浑小子竟然追着孩子打到家里,连他们也跟着一起打......

  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车前子是今非昔比了。村支书李大脖子笑嘻嘻的接过了一盒香烟,说道:“咱们四台屯子出了你这么一个大人物,应该我们摆席请你回来吃。这怎么能还让你花钱?我刚刚还和他们说,从小我就看你有出息。以后不得了啊......”

  其他的村民也跟着一起附和,车前子客气了几句之后,马上点了正题,说道:“有点事情要问问各位叔叔、大爷,听说我师父孔大龙回来了。你们都看到了是吧?说说在哪看到的,你们都有谁和他说话了。”

  “你师父啊,我上个礼拜二,就在从村口看见他的,”李大脖子打开烟盒,抽出来一支香烟点上,抽了一口之后,继续说道:“那是一大早上,天还没亮。不是刚过完年吗?我想着来村委会把过年的花生、瓜子都收拾一下,路过村口的时候,看见他背着手在村口转磨磨。我们老哥俩说了几句闲话,说了点当今的世界形式,又说了屯子里去年卖剩下的地瓜还有不老少。后来我着急上厕所,我们俩就分开了......”

  李大脖子刚刚说完,治保委员又开了口,说道:“我也见过,就是上个礼拜四傍晚,我从村委会下班,回家的时候在李老蒯家门口遇到你师父了。你也知道你师父和李老蒯那点破事,我也没好意思和他说话......”

  就在他们东一句西一句的时候,屯子里豆腐坊的宋老三说道:“大侄儿,说了你别害怕。我可能是第一个见到你师父的......上个礼拜一晚上,我买完豆腐回来。也是在村口遇到了一个人影,他问我、他像不像孔大龙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