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十九章 寒气

第十九章 寒气

  位于四方屯西北方的一座荒山上,车前子带着黄燃、百无求和蒙棋棋四个人出现在一个土坡上。小道士拨开了一处茂密的杂草,露出来一个黑乎乎的洞口。

  现在已经到了三月中,气温开始回暖。可是顺着洞口向外呼呼冒着凉气,洞口周围甚至结成了一层白霜。百无求见状,急忙用身体挡在了蒙棋棋面前,说道:“你们女的身体寒,受不了这个凉气。孩儿他妈你站在你男人身后,老子给你挡着......”

  蒙大小姐却不领情,她闪身退到了另外一边,随后转头对着黄燃说道:“这下面怎么了?冒出来的是极阴气......”

  “不是,是极阴之气的话,方圆百里不会活人村落的。”黄燃解释了一句之后,抬头看了一眼车前子,继续说道:“蒙子书上写过,西塔之地有洞穴,终日释放寒冰之气。当时都以为这一段是杜撰的,现在看起来这里就是西塔之地了......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开口说道:“老黄,你也猜错了。原来这里是不冒寒气的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小道士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块钱的硬币,顺着洞口将硬币扔了进去。就在硬币下去的一瞬间,一股带着冰霜的气团从洞穴里面射了出来。车前子早有准备,一拳将气团打碎,刚才扔下去的硬币从气团当中掉落了出来。

  看着硬币表面已经挂满了冰霜,车前子皱了皱眉头,回头看着黄燃说道:“当年我跟着老登儿来过这里,那时候我还小,他吓唬我里面有吃小孩的大马猴。还说哪一天这里面要是冒寒气了,让我一定要马上告诉他。要不然就会出大事的.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小道士看了一眼手心里慢慢化开的硬币,继续说道:“当年他也是这样,扔了哥一分钱钢镚,钢镚被蹦出来之后看了半天。我一直以为他在糊弄我,想不到还真有冒寒气的这一天......”

  黄燃听了车前子的话,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里就是西塔之地,你们都让开,我变个小戏法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黄胖子让车前子他们散开。随后取出来他抽雪茄的特制打火机,当着小道士的面,黄燃打着了火,随后顺手扔进了洞穴当中。

  只听得“呼!”的一声,洞口突然窜出来一个巨大的火球。火球飞到了半空中之后瞬间炸开,分散成百十来个小火球向着四面八方打了过去。

  百无求见到,急忙再次用身体挡在了蒙棋棋面前。任凭小火球打在他的身上,也不能烧到蒙大小姐分毫。

  车前子仗着自己提升的种子力量,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护甲,小火球打在上面也无法造成伤害。只有始作俑者黄燃,他没有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局面,狼狈的左避右闪,勉强躲开了冲向他的火球......

  等到火球都落地之后,百无求这次对着黄燃骂道:“你要自杀一边去,别伤到我孩子他妈。刚才要是燎了她一根头发,老子就拔了你全身的毛......”

  黄燃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也没有想到西塔之气会这么霸道,蒙子书上写的,这种气以寒气视人,遇火则燃,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劲儿......”

  黄燃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转到了洞穴后面。转悠了一圈之后,对着他们三个说道:“你们过来看看,这边有个好东西......”

  当下,黄燃带着百无求和蒙棋棋转了过去。扒开了一片枯草之后,在地上发现了一具被冻硬了的尸体。

  “小子,这是什么狗屁的好东西,你死了也这样......”百无求皱了皱眉头,再次挡在了蒙棋棋面前,说道:“没看这些没用的玩意儿,再吓到你肚子里咱们的孩子......”

  “小子,现在她肚子里要是真有孩子的话,保准不是你的。”车前子忍不住怼了百无求一句,看着黑大个子要冲着自己过来,他急忙再次说道:“唐三卦怎么说的!你打死了我,你这辈子也别想有亲生的了.......”

  “你们两个混蛋,百无求你去和车前子生孩子吧!”

  蒙棋棋气的脸色涨红,正要发作的时候,突然听到黄燃说道:“这死尸有点意思,车前子你过来看看,你认识他吗?”

  刚才车前子已经看清了死者的相貌,他直接说道:“他不是我们屯子的人,这是旁边河西台子屯的李大河,对了,他是李老蒯的表哥。前几年常来找李老蒯男人借钱,后来好像借钱不还,他们两家就闹掰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说话的时候,黄燃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尸体。随后说道:“他不是死在这里的,是死后被运过来的。先被西塔之气冻透,然后又搬运到这边——这是祭祀的手段啊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黄燃在死人身上翻找起来,最后在里面衬衣的口袋里,发现了一张叠起来的黄裱纸。

  黄胖子将黄裱纸张开,看清了上面的符咒之后,皱了皱眉头,随后抬头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我建议你现在给孙德胜打电话,让他请吴主任来一趟。最起码也要是屠黯......这件事我们可能处理不了......”

  看着黄燃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,车前子有些不解的说道:“有那么严重吗?我们屯子我知道,这么多年闹的邪事,也就是老登儿带着我装神弄鬼。当时我就怀疑过,怎么动不动就有狐狸、黄皮子下山闹人?后来高亮供着他花钱,那些五大仙就都不来了。

  现在就是个冒寒气的洞穴,加上屯子里死了俩人,这个用不着把老吴叫过来吧。他什么人,你们比我清楚,什么事都不干,先一人来一句废物,你活着就是为了给我堵心的吗?这年刚过完的,我可不找这个不自在.......”

  黄燃指着手里的黄裱纸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这个叫做困生咒,是用活人祭祀邪神的手段之一。根据邪神不同,祭祀的手段也不一样。不过不管是那一种邪神,都不是你我能料理的。小伙子,我见过邪神降世,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第二次......”

  “邪神?扯他么淡!老子还是妖神,我能怕那个?”百无求说完,回头对着蒙棋棋继续说道:“孩子他妈你放心,你男人不好惹。真有什么邪神的话,老子把他炖了,留着以后给你补补胎气——小子你闭嘴!老子说的以后!以后......”

  就在他们四个人为了是不是给民调局打电话的争执的时候,蒙棋棋突然开口说道:“都闭嘴!山下上来人了......”

  当下,几个人都闭了嘴,找地方躲藏起来。半晌之后,见到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挎着个篮子走了过来。走到了前面冒出寒气的洞口前,将篮子里的整只烧鸡,和半个猪头摆在了洞口。随后他嘴里叨叨念念的说道:“家里的,我知道你走的不甘心。还想着给我托梦......咱们俩半辈子的夫妻了,你就说我对你咋样?你和孔老道明铺暗盖那么多年了。我多说过一句没有?你说说,我都这样了,你还吓唬我干啥......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在黄燃耳边,低声说道:“这是李老蒯的男人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