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十三章 归来去兮

第二十三章 归来去兮

  听到了西门链读出来的唇语之后,车前子转头看向黄燃,说道:“老黄,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。怎么样?有头绪没有?”

  黄胖子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能想到的,你应该也想到了......能半夜在这里堵侯长贵的人,一定是你们屯的熟人。他不怕被人认出来,因为谁也不会相信是他杀的人。车前子,这里的村民除了你之外,人人都有嫌疑......”

  “你这话不是放屁吗?说了等于没说......”一旁的百无求开了口,他瞅了一眼黄燃之后,继续说道:“这话老子也能说,全天下的人,除了咱们四个之外,人人都有嫌疑......车前子,你爸爸的嫌疑最大,谁让他有本事呢?让他装能耐梗......”

  车前子翻了翻白眼,说道:“有本事你这话当他面说,哪天他要是吃错了东西的时候,好像也讲理......”

  小道士的话还没有说完,刑侦队长的电话响了。他拿着手机去了角落里,片刻之后,听到这位刑侦队长的惊呼:“不可能......谁偷那玩意儿干什么?确定了?是不是法医临时搬走了,没有通知——就是法医上报的......”

  听到刑侦队长打电话的声音,车前子、黄燃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他。等到电话打完,刑侦队长还是有些浑浑噩噩,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怎么想都想不通......

  车前子直接说道:“我猜一下,是不是等着解剖的尸体失踪了?哪一具?”

  “四——具尸体全部失踪了......”刑侦队长擦了擦冷汗之后,继续说道:“这不是部里的领导打电话要我们重视起来吗,我们句长就去催促法医。结果法医发现四具尸体都失踪了......现在局里正在自查,您放心,四具尸体那么大的目标,早晚会找到......”

  “你们局里没有监控吗?”车前子有些无奈的看了刑侦队长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四具尸体不管怎么消失的,你们一点都不知道?什么时候失踪的,是不是也不知道?”

  刑侦队长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不是您傍晚吩咐的要在屯子里安监控吗?我们句长想着借您的光,把我们局里的监控一起换了。让电工加班把局里的监控摄像头都摘了下来,等着明天买了新的换上。谁能想到就这个时候出事了......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门口响起来敲门声,随后,一名敬察带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,对着刑侦队长说道:“这是给侯长贵拉门窗的司机,他刚刚送货回来。初步问了一下,案发的时间他去过招待所......”

  司机知道侯三已经死了,他哭丧着脸说道:“领导,我就是个送货的,侯三的事情不能算我身上。这个和我真没关系。我就把卡车停在了大酒店的院子里——对了,我有证人,回来的路上我拉了几个人,李老蒯他们能给我作证......”

  这名司机还不知道李老蒯已经死了,他是半个多月之前,被侯三打发出去送货接货的,不知道四台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。今晚上拉着小工厂的门窗回来。预备着贴上大厂的商标之后再发往外地,回来的时候,县里通往四方屯的土路上遇到了几个人并排走着......

  司机认出来其中两个熟人,就是四方屯的李老蒯和跟着侯老板走地很近的朱正元。司机停车和他们几个聊了几句,反正也是顺路,便让他们上了车,带着他们一路回到了四方屯......

  听到这里,刑侦队长忍不住说道:“胡说!不可能是那几个人,你撒谎都不会撒,实话告诉你,你说的几个人已经死了,现在尸体就在——局里......”

  “死了?不能,我还和他们说话了......”司机瞪大了眼睛,缓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李老蒯就坐在我旁边的副驾驶,我摸了她的手,软乎乎的......”

  与此同时,正在侯三旅馆门口围观的众村民也散了。被这么一折腾,几个老爷们儿也都说不着了。李大脖子为首的几个人,开始商量去谁家喝点......

  “要不去我家整一口吧......”李老蒯的男人苟老蔫巴开了口,随后继续说道:“过年的时候,我买了十斤小烧。想着能喝到清明,现在我们家老蒯走了,我自己喝也没意思。大家伙去我家,家里还有半斤花生米,搁点油炸了再炒几个鸡蛋,什么都有了......”

  “行,就去老蔫巴家整一口。”李大脖子听到有地方喝酒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。拉着苟老蔫巴向着他家走去,身后宋老三他们跟着。边走说道:“老蔫巴,要不你再去小卖部买俩猪蹄子,火腿肠啥的,花生炒鸡蛋不是那个意思......”

  老蔫巴低着头不接话,一看就是舍不得花钱。反正他们家就在旁边,拐了一个湾也就到了。这时候,老蔫巴看到了自己家里的电灯没关。当下迟疑了一下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我记得出门的时候,是关了灯的啊......”

  “老蔫巴你就是光顾着看热闹,忘了关灯。”宋老三笑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要不就是你们家老蒯回来了,老蔫巴,老蒯在下面不放心你,这是要带着你一起下去啊。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几个男人都没当回事,以为就是苟老蔫巴出门看热闹的时候忘了关灯。老婆刚死,没人骂他了,他忘性就大......

  当下,几个人说说笑笑的进了院子。打开房门之后进了苟老蔫巴外屋,刚刚进来,便闻到了一股炒鸡蛋的香味。

  李大脖子看着灶还没有撤火,里面焖着什么肉香气扑鼻。他掀起来锅盖一看,里面焖着四五个猪蹄。

  “老蔫巴,你家里不是有猪蹄子吗?你就抠死吧,你们家老蒯早晚把你带走......”李大脖子回身踹了苟老蔫巴一脚,这时候发现老蔫巴的脸色煞白,冷汗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。

  就在这几个人纳闷老蔫巴犯什么病了的时候,里屋里面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来:“老蔫巴你回来了?是不是老李大哥和三哥也来了?正好,我刚刚炖了几个蹄子。炒了一盘花生,陪你们老爷们儿喝点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几个人亲眼看着死了的李春风从里屋走了出来。冲着几个吓懵了的男人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老蔫巴,你把酒桶拿进来,猪蹄子还得炖会。你们就着炸花生仁喝点......”

  这几个人哪里还敢待着,一起转身向着门外跑去。这时候,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。另外一个死人,李老蒯的表哥李大河堵住了门口,看着几个惊慌到了极点的人说道:“干哈去?回屋一起喝点......”

  胆子最小的老蔫巴知道李大河也是个死鬼,他一翻白眼,直接晕倒在了地上。李大脖子直接尿了,只剩下宋老三的胆子大点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弟妹啊,你可不能这样......你三哥上有老、下有小的.......我给你多烧点纸钱,你去找孔大龙......他这几天就在屯子里转悠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