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十八章 石壁

第二十八章 石壁

  此时的苟老蔫巴一动不动,直挺挺的站在地上。车前子走到了他的面前,上下打量了一眼之后,对着黄燃说道:“就这么放个屁的功夫,老蔫巴就这样了......老黄,你怎么看?”

  黄燃对苟老蔫巴变成这样也很是吃惊,围着这个一动不动好像蜡人一样的老蔫巴转了一圈之后,将手搭在他脖子上的大血管上,感觉到血液流动之后。对着老蔫巴说道:“苟先生,以我的判断,你现在应该还没有收到法器的影响......不过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如果后面的操作让你失去了生命。那我十分的抱歉......你这样的状态越久,失去生命的几率便越大,如果错了,请你不要怪我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黄燃轻轻的将项链从老蔫巴的身上摘了下来。项链取下来的一瞬间,苟老蔫巴应声倒地,随后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了起来。一边抽搐,一边一口一口的吐出来黄黑色粘稠的汁液来......

  看着老蔫巴的样子,车前子皱了皱眉头,随后对着黄燃说道:“老黄,你说这是怎么回事?老蔫巴这是怎么了......”

  “我也想回答你......”黄燃苦笑了一声之后,回头对着车前子继续说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我建议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的父亲。如果方便的话,把他的话转告给我,那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  足足吐了五分钟,吐出来足有两升的黑黄色液体之后,老蔫巴才算是缓了过来。看到了是车前子和黄燃救了自己之后,苟老蔫巴没有丝毫的犹豫,将自己的两只手递了过来。哭丧着脸说道:“赶紧把我抓走吧,我认罪了.......我想着进来弄俩钱花,没有想到差一点就把命交在这里了.......大侄儿,赶紧把我抓走吧,这里有鬼啊.......把我毙了都行啊,只要能赶紧出去.......”

  看着苟老蔫巴满脸都是惊恐的表情,车前子开口说道:“咱们都乡里乡亲的,我小时候没少在你家里蹭饭。这点事情不至于毙了你,叔儿,不过你得先说说出了什么事情,怎么你一进来就这样了?”

  “先出去!出去我和你们说......”苟老蔫巴急的直跺脚,他想要自己跑回去,才发现那面关丁甲的大门早已经关上。老蔫巴跑了过去,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之后,都无法将大门显现出来一道缝隙。

  “我说!我什么都说,只要你们带我出去,什么罪我都认了!”这时候的苟老蔫巴变得歇斯底里起来,他扯着嗓子喊道:“我们家老蒯是我弄死的,还有朱正元,侯三他们都是......这个还不行吗?我什么罪都认了,走私贩毒,抢劫强奸......打架斗殴、我抢男霸女无恶不作,这总行了吧......赶紧把我拉出去枪毙了,我就不陪活在这世上......”

  为了能从这里出去,苟老蔫巴把他能想到的罪名都按在了自己头上。似乎在他看来,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这里......

  看着苟老蔫巴上蹿下跳的样子,车前子走过去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。挨了一个嘴巴,直接打掉了他歇斯底里的劲头。老蔫巴捂着腮帮子,惊恐地看着车前子。

  看着苟老蔫巴,车前子说道:“不闹腾了?那就说说刚才怎么回事。说完了,我们俩就带着你出去。不管你什么罪名,都要出去判。盖蹲大狱的蹲大狱,该挨枪子的就挨枪子。不管你多大的罪过,都要先出去......”

  车前子这两句话给苟老蔫巴宽了心,他这才说出来进到了这里之后的遭遇:“大侄儿,这里不干净啊......你不是说你婶子是毒贩子吗?我寻思着毒贩子就有钱。想着进来弄俩钱,你哥和你妹子不小了,一个在外地打工,一个还在上学。你婶子死了,我不能亏待了孩子啊.......”

  听着老蔫巴说不到重点,小道士一瞪眼,说道:“捞干的说,你这个说法明天都说不到重点.......”

  苟老蔫巴陪了个笑脸,说道:“这不是就到重点了吗?我进来之后,看到了满地都是不穿衣服的大姑娘。我也是手贱,看着她们脖子上的项链是好东西,你婶子前些日子带回去一个,说了,这玩意一个能顶上海的一套洋房。我就摘了一条项链......

  没想到这边项链一摘下来,那个大姑娘立马就化成灰了。我害怕啊,也不敢再摘项链了,想着赶紧出去,这个时候,里面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苟老蔫巴手指着尽头的石壁,随后继续说道:“里面飘忽忽的出来一道人影来,当时我都吓懵了。一动都不敢动,看着人影到了我的面前,对着我吹了一口气.......”

  、

  说到这里,想起来刚才那一幕,苟老蔫巴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随后带着哭腔继续说道:“当时我什么都明白,就是身子动不了。然后人影又要出来一个小瓷瓶,把里面粘粘乎乎的玩意儿灌进我嘴里了......然后、然后又扯了我的衣服、裤子,把那条项链带在我的脖子上。当时我心里什么都明白,就是动不了,连眼珠都动不了啊。你们晚来一步,我就要死了.......”

  车前子看了一眼黄燃,黄胖子没有听出来什么破绽。当下对着老蔫巴说道:“那你看清那个人影的相貌了吗?”

  “那不是人,是鬼,是人哪能飘飘忽忽的......”苟老蔫巴擦了一把眼泪,随后继续说道:“大侄儿,领导,该说的我都说完了。这里真的不能待了,咱们赶紧出去......要不咱们三个都在死在这里啊,真不是我吓唬你们,这里真不干净......”

  “老蔫巴,有我在你怕什么?”车前子对着苟老蔫巴翻了个白眼之后,继续说道:“怎么,忘了当年老登儿怎么带着我,在方圆百里降妖捉鬼了?我想起来了,当年你们家也闹过黄皮子,那时候我才八岁,不是一样把黄皮子撵走了吗?黄大仙我都不在乎,还在乎个把小鬼?”

  苟老蔫巴急的又哭了起来,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说道:“不一样,这个不是小鬼,正经千年老鬼啊,大侄儿,你听我的,这个老鬼有道行,咱们惹不起,赶紧走......”

  这时候,黄燃从他们身边走开,走到了苟老蔫巴所说,尽头出现人影的位置。他在石壁上摸索了半晌,好像是发现了什么,咬破了自己的食指。随后将指尖血抹在了墙壁上,就见被鲜血抹过的位置,出现了一道古怪的符文来......

  看到了符文一角之后,黄燃再次挤了挤指间,然后又将挤出来的鲜血继续抹了上去。片刻之后,一道完整的符文显现了出来.......

  也就是在这个功夫,黄燃突然大叫了一声:“救我!过来救救我!快......”

  车前子急忙冲了过去,见到黄胖子的脸色煞白,手指还贴在石壁上。见到小道士到了,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“这墙在吸我的精血,赶紧把我拉开......”

  车前子见状,急忙伸手去拉黄燃,没有想到从黄胖子身上传来一道吸力,顺着小道士浑身上下的毛孔,开始向外渗血。鲜血顺着黄燃的身体,向着石壁流了过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