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三十九章 明白了吗?

第三十九章 明白了吗?

  被数道汽车大灯的光芒照射到,显现出来人影的真实相貌。正是屯子里刚刚死了老伴的苟老蔫巴......

  看到身前身后都已经被包围了,葛殿臣深深的吸了口气。随后将双手高高举了起来,说道:“我投降了......你们不放心的话,把手铐扔过来,我自己带上......我两条腿都被打断了,对你们民调局没有什么威胁了......”

  此时的葛殿臣认定了这些人都是民调局的调查员,说不定杨枭、杨军和屠黯那些传说当中的人物也在这些人当中......

  沈从武也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派出两名手下,带着手铐、脚镣过去捉拿葛殿臣。两个人走到老蔫巴身前,才发现这个人两条腿上面都夹着木板,看样子真是双腿被打断了,夹上了木板来稳定断骨。想不到这么重的伤,他竟然还能这样奔跑如飞。

  见到有人过来了,葛殿臣也不反抗,老老实实的被上了手铐和脚镣。随后被带到了沈从武的面前,沈副处长仔细打量了这个人,想不到从清末时期便鼎鼎大名的葛殿臣,竟然会是这个老实巴交的模样。

  简单问了几句,确定了这个人就是葛殿臣之后。沈从武让人将他押到了其中一辆车里,这辆车上除了司机之外还有两个人,副驾驶位置坐着一个年轻人,这人是沈从武的秘书。除了他们俩之外,葛殿臣身边还坐着一个六十来岁的秃顶老头......

  知道自己是逃不过去了,葛殿臣极其配合。等到车辆开启之后,他对着车里的几个人说道:“现在是要把我晕倒民调局吗?和你们老大说,不用那么麻烦。在这里找个小屋子,你们想问什么,知道我都说......毕竟是栽在了民调局手里,说出去也不丢人。”

  沈从武的秘书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什么民调局?没听说过。葛殿臣你老实一点,抓住你的是我们重大案件处理处!现在带你去我们处里。路上你要想清楚,不要心存幻想。到地方问你什么要老实交代......”

  “等一下吧,你们不是民调局的人,那就两说了......”听说对方不是民调局,葛殿臣的脸色阴沉了下来。随后他继续说道:“那就不好意思了,你们什么处理处,我葛某人没有听说过,栽在了你们手里这件事,要是传出去了,我丢不起这个人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葛殿臣的手腕子一扭,手铐竟然应声而落。随后老蔫巴两只手绕过了座位,电闪一般按住了前面小秘书的脑袋。轻轻的一扭动,竟然将小秘书的脖子扭断。

  看着秘书毙命,司机急忙踩住了刹车,就在他要掏枪的时候,葛殿臣一巴掌打在司机的太阳穴上。这一下直接打碎了他的半张脸......

  瞬间解决了两个人,葛殿臣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头,说道:“只要你不乱动,我就......”

  葛殿臣的话还没有说完,老头的手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把长剑。随着剑花一抖,老蔫巴只觉得脚脖子一凉,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脚脖子里流淌了出来。

  等到葛殿臣感觉到疼痛的时候,他突然瘫在了座位上。现在的老蔫巴连胳膊都抬不起来,老蔫巴一脸惊恐地看着身边的秃顶老头,说道:“你——挑断了我的脚筋......”

  这时候,旁边数辆汽车全部停下,沈从武从旁边的车上下来。拉开车门一看,自己两个手下已经没救了。当下,他有些愤怒的对着秃顶老头说道:“为什么不救我的手下!你明明有机会的......”

  “我师尊让我来帮你看着他,没有让我救人......”秃顶老头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之后,觉得话说的不狠,当下继续说道:“就算刚才你在车上也一样,我一样不会救你......”

  沈从武无比愤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,对着手下说道:“给葛殿臣换一辆车,不用给他医治,就这样回去......”

  这时候,秃顶老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,对着沈从武说道:“我天亮之前还要赶回去,你们要注意时间不多了。天亮之后,就算你们都要死在这个人的手里,我也不会就你们的。”

  沈从武看着已经转移好了的葛殿臣,对着秃顶老头说道:“不用等到天亮......”

  这时候,民调局的地下三层。吴仁荻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说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......”

  “我说以后不指望你了,我们家老登儿都安排好了。你不给我充储金,海外的大方师徐福给我充......”车前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,之前他爸爸不再给了灌充种子的力量。这件事在车前子心里很是不以为然......

  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掏出来了孔大龙留给他的储金,在吴仁荻面前显摆了一下之后,说道:“这个是徐福给我的见面礼,他比你大方多了。给我准备了一箱子这样的储金,老吴,这里面种子的力量可是比你的要醇厚......”

  想到就是因为吴仁荻不让自己借他的力量,差一点死在了那个神魂的手里。车前子心里的气就不顺,当下继续说着气话道:“你就我这么一个亲儿子,还计较那点力量......从今天开始,咱们也别爸爸、儿子的叫了,就当个亲戚处吧。过年过节我来看看你,你那点力量好好留着,拿这力量当你亲生的.....”

  看着车前子说翻脸就翻脸,孙德胜急忙替吴仁荻解释,说道:“兄弟!兄弟你误会吴主任了,他是没借给你力量,可是吴主任到了......”

  “孙德胜你闭嘴......”没等孙胖子说完,吴仁荻打断了他的话。冲着自己的儿子翻了翻白眼之后,说道:“亲戚,给你个机会吧。不是说你手里储金的力量比我的醇厚吗?你来动我试试看......”

  “拉倒吧,咱们俩虽然不是父子了,可是好歹也是亲戚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我对亲戚下不了......”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吴仁荻突然到了他的面前,对着车前的脸颊“啪!”的就是一巴掌......

  车前子没有想到这时候会挨巴掌,反应过来之后,指着吴仁荻说道:“你不管我,还不让别人管......”

  “有说话的功夫,你应该动手了......”吴仁荻看了一眼车前子,反手在他另外一边脸上又是一巴掌。随后是第三个、第四个嘴巴......

  车前子原本就是急脾气,十五岁之后几乎就没挨过打了。虽然这大半年来又经常往来医院icu,可是就这么挨嘴巴,虽然动手的是他爸爸,也终于把小道士打急眼了......

  车前子头脑一热,向后退了两步之后,对着吴仁荻放出来一条金色的电弧巨龙,这一下出手的同时,小道士心里猛的明白了过来,不能对自己爸爸下手,就在他要收回这条巨龙的时候,吴仁荻突然一抬手,按在了巨龙脑门上,竟然将它按回到了车前子的身体里......

  别看巨龙是车前子放出来的,小道士可没有本事回收。巨龙钻进自己身体里的同时,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......

  看着满身鲜血的车前子,吴仁荻慢悠悠的说道:“明白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