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九十八章 奇遇

第九十八章 奇遇

  金圣源一把抢过了手下的对讲机,说道:“老沈?老沈你没事吧?我们正在组织援救,你在......”

  没等他说完,杨枭从他手里拿走了对讲机,随后走到了正在和车前子商量给蒙棋棋多少彩礼的百无求身边,陪着笑脸对着黑大个子说道:“四叔,您受累骂一句。骂什么都行,大点声......”

  百无求没明白杨枭什么意思,还是身边的车前子点了一句:“就当是有人跟你抢你孩子他妈......”

  “x你妈!”百无求对着对讲机大喊了一声,竟然把凤翔洞口大树的树叶都震落了下来。随后黑大个子继续骂道:“好死不死你怎么不去死!你爸爸和母猪生了你,你爷爷是狗,你奶奶是骆驼,你们全家世世代代杂交。你生个儿子是安康鱼......”

  这几句骂出来,对讲机里立马便安静了起来。片刻之后,再次响起来沈从武正常的声音:“有人在外面吗?我是处理处的沈从武......我怎么在这里?怎么回事......这是哪?云伟!云伟你怎么了.......”

  听到了沈从武这几句话之后,杨枭这才将对讲机还给了目瞪口呆的金圣源。金处长这才反应了过来,拿着对讲机询问沈从武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老沈也是说不明白,他好像缺失了不少的记忆。甚至连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都说不清楚,沈从武身边的队员赫云伟身受重伤,请求他们进去进去,否则小赫怕撑不了多久......

  医生那边,将杨枭带出来的三个人耳朵里的铅块取出来。又将他们眼皮、嘴巴上面缝合的丝线剪开之后,其中两个人嘴里面竟然都是干枯的手指头。这些手指头已经风干的除了骨头之外,只剩下外面一层皮。看着没有三五百年的风干,到不了这种程度。原本站在中间的那个人嘴里竟然是一个小小的骷髅头.......

  医生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,缝合伤口的时候,手颤抖个不停。急忙将金圣源和孙德胜他们喊了过去,看到了自己手下嘴里的东西之后,金圣源也有些发虚汗。对着他们三个人说道:“里面到底有什么?谁把你们弄成这个样子的......”

  吐出来手指的两个人精神状态在崩溃的边缘,被金圣源这么一问,两个人都不停的尖叫了起来。只有吐出来骷髅的吕建国心态好一点,后来知道这哥们儿原本是某地法院的死刑监督员。专门负责死刑犯被枪决之后,判定死亡的(为避免不必要的河蟹,具体内容让各位上网搜索)。

  吕建国用清水漱了漱口之后,有些虚弱的说道:“金处,里面邪门得很......我们进去之后,开始按着费无忧的指点,一切还算正常。不过不久之后山洞里面突然冒出来一片大雾,雾气把我们分散开了......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,我们三个人一组......进了一个说不清楚是什么地方的空地......这里雾气淡薄,我们想看看能不能等到其他人也过来......

  当时我们一起喊了几句......还真把沈从武这狗崽子喊过来了......现在回忆,当时这孙子就不对劲了。一个劲的向我们身后看,等着我们回头的时候,沈从武突然打晕了我们......后来还是他给我缝眼皮的时候,把我疼醒的。小郑和王浩他们俩一直在叫......他们俩应该先醒了,看见了什么东西吓坏了......然后他在我们嘴里塞了这些鬼东西,又穿了我们的琵琶骨,用铅水灌了耳朵眼,在我身上勾了勾子.......”

  回想到自己之前生不如死的场景,就是这个曾经的死刑监督员,说话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。一个没忍住,竟然尿了裤子。最后才把最后的话说了出来:“沈从武把我们往外面赶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们才走出来......”

  听了吕建国的话,金圣源回头看了看孙德胜,说道:“孙局,这次的营救任务就摆脱你们民调局了。我们处理处的脸丢光了,回去之后......”

  这时候,杨枭突然插了一句嘴,说道:“我要看看刚才自己走出来的三具尸体,就是解剖了我也要看一眼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