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世皇妃

返回首页倾世皇妃 > 第一卷 夜阑翩舞雪海心 第58——61章:萧萧雪中梅

第一卷 夜阑翩舞雪海心 第58——61章:萧萧雪中梅

  庭园深深浓香吹尽,凌寒仍傲犹自开,香杳遍满地。我渐步走进这片香雪海,记得上次来听雨阁时,这只是长满满浓浓凄凄野草,如今再访却已成为可与长生殿媲美的梅园。我终于知道幽草的眼神为何古怪,原来是要给我这样一个惊喜,连城竟为我花了这么多心思,他又从何得知我喜梅?

  疏技梅花阑,香瓣舞纷飞,苔枝缀玉,被风吹散而残舞的梅瓣一片片撒在我的貂裘之上,几瓣拍打在我颊上,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睛。伸出手接下几瓣于掌心,置于鼻间轻嗅,是这个味道,夏国的味道。

  “喜欢吗?”连城无声无息的出先在我身后问,我没有回头,依旧仰望这漫天残舞的梅,没有再说话。

  “还记得初次见你,你在夏宫的雪海林间翩然起舞,舞姿颇有流音回雪,漫步云端之感,乍望而去,宛若仙子,撼动我心。”他的声音很低沉,有些字被寒风吹散,但是我却字字听的清楚,原来,他第一次见我,并不是在甘泉殿的晚宴,而是香雪海林。

  “那是亡国之舞。”我蓦然回首望着身后的他,“从那日起,我就发誓,再也不翩然起舞。”

  他但笑不语,扬手为我拂去发丝上的几瓣残梅,我低头浅笑,“你能将那封奏折还给我吗?”语气有些生硬。

  “是这个?”他从袖中取出那本奏折,“潘玉,这是你在亓国的名字?”他将奏折翻开看了看。

  我立刻想从他手中夺过来,他却用比我更快的速度将手收回,我有些愠恼的盯着他,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不还给我,他勾起邪魅一笑,倾国倾城。

  “这个东西对你好象很重要,所以我要将之留下,牵制你的离开。”

  我无奈的盯着他拿着奏折的手,终于妥协的点点头,“我会留在这的,因为我别无去处。”我的话才出口,他的脸色就变了,似乎想问我发生了何事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“现在可以把它还给我了吗?”我伸出手掌向他要,但是他还是没给还我。

  “若我还给你,你又会像上次那般,不顾一切的逃跑,我不会再冒险下注。”他将奏折收回怀中,声音平静如煦风之暖,敲动着我的心。

  他一提起上次的事,我心里的愧疚之情油然而生,我说,“我不会再逃了,你把它还给我吧。”

  “不行!”坚定的两个字破灭了我的希望,他转身就离开这片雪海林,像是怕我会继续追着他要般,我竟发出一阵轻笑,引得没走两步的他回头望我,眼中复杂之色再起。我尴尬的回避着,双手交握身后,突然想到自己还欠他一句“对不起”,于是猛然抬头想说,却发现梅林中,他的身影已经渐渐远去,最后遁失踪影。

  我暗自对自己说,下次,一定要把这三个字告诉他。

  在梅林间站了许久,久到连自己都忘了时辰,直到漫天飘雪随着残瓣飞散落至地面,我才觉得全身冰凉。下雪了,该回去了吧。才回首,不远处的长廊内立着一位绯衣女子,迎着腊月北风,一袭淡绯长衫随风飘扬,说不尽的飘逸宛然,美眸久久停在我脸上收不回。

  “公主。”我走向她,淡淡的向她露以一笑,她尴尬的将视线收回,回以我柔美之笑,飘渺无神。

  “没想到,你还是回来了。”她故做轻松的走下长廊,纷纷飘雪洒在她的云鬓上,仿若凝雾。

  “公主别误会,其实……”我想解释与连城之间的关系,因为不忍心伤她,毕竟我是插足他们夫妻的第三人。

  她即用力摇头,示意我不必再解释下去。“看的出来,你是好姑娘,难怪连城对你如此记挂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后,我的笑容有些淡退,“连城能有你这样的妻子是他的福份,我相信,总有一日他回发现你的好。”语气略带惋惜,想到上次她助我逃跑的事我心中就是一阵感激,很想问问连城有没有为难她,可转念一想,她是堂堂公主,连城哪敢为难她。

  她在听见我这句话后露出落寞的眼神,一时间万物无声,唯有淡香萦绕鼻间。

  “小姐。”林中老远就传来兰兰的清脆之声,我与灵水依齐目望去,兰兰正打着一把伞朝我这跑来,原本一脸欣喜的她在见到灵水依后瞬间消逝的无影无踪。

  “夫人!”兰兰朝她行礼,一脸谨慎,似乎在提防着她。

  灵水依淡望她一眼便说,“带她回听雨阁休养着吧,身子刚愈,怎抵抗的了这寒冬之严寒。”

  “公主你也注意身子。”我也回以关心一句,在兰兰的陪同下离开这。

  我们走了良久,随在身后为我打伞的兰兰突然冒出一句话,“小姐,以后少与夫人来往。”

  “你好象对她颇有敌意?”试探性的问道,由于走在前面,看不到身后兰兰的表情。

  “她一点也不简单呢,别瞧她现在对你关怀备至,若翻起脸来可是六亲不认,小姐我和你说啊,以前我与幽草是一同伺候她的,起先她对我们好的像娘亲……”

  轻轻的谈话声与淡淡的笑语隐约在林中回荡,飘渺,蔓延……

  原本细若暗尘的小雪随着时间缓缓变大变密,将整个丞相府笼罩在一片剔透如幻的茫茫白雪中,下了两日两夜依旧未停歇,我立于听雨阁顶楼的书房,伫望窗口睥睨苍茫白雪,这个位置恰好可以观望偏园的梅林与另一处别苑,于是我一有空就跑上来观梅赏雪。

  竹梢红梅疏落处,路径敛香红,雪压霜欺,漫漫袅袅覆万里。

  待我赏的正入神时,一阵刀剑相击的铿锵之声传来,我遁声而望,别苑有两个身影正在相互打斗,我连忙往另一扇可以更清楚看到里面情形的窗户走去。

  一抹白色身影与一抹灰色身影手持长剑互博,四周的残枝皆随他们的剑气摇曳,在电光石火的交错间,原本占了下风的白衣男子开始了他的反击,势若惊鸿,宛若神鹤的身形,伴随着快若疾风的剑招,如梦如幻,逼的灰衣男子连连后退。最后,白衣男子的剑在他颈边划过,灰衣男子一侧首,避过了那致命一击。

  终于,两人收起剑势,缓缓稳定身形,白雪依旧纷飞。我才看清楚,那白衣男子正是连城,我没有料到他的武功竟到了这样如火纯青,出神入画的境界,若是与弈冰比起,胜负还真是难以预料。

  那位灰衣男子又是谁呢,怎么会在此与连城比剑,我还在奇怪之时,却见灰衣男子突然侧头才朝我这望来。我一惊,立刻闪到窗后去,奇怪,我为何要躲,想到这我就暗骂自己的多此一举。

  用晚膳之时,我终于按奈不住心下的好奇,问起幽草,“连城可还有兄弟?”

  幽草疑惑的盯了我好一会儿才点头,“主子还有个小他两岁的弟弟,连胤,小姐你见过?”

  我就猜到她又在乱想,立刻阻止她继续下去,“我是在书房窗口看见的,我可没有要偷跑。”

  听到我的话,幽草才松一口气,可是后来竟然有位奴婢来到听雨阁,说是老夫人在正堂设宴想见见我,我与幽草对望一眼,很有默契的说了三个字“鸿门宴。”

  兰兰劝我不要去,现在连城还在皇宫与皇上商议出兵之事,还未归,而这老夫人又是出了名的厉害,怕我被她欺负。而我却整理起着妆来,我未做亏心事,怕她找什么麻烦。

  在幽草与兰兰的陪伴下,踩着厚实孜孜做响的雪,一步一个脚印朝正堂而去。当我走到正堂时,我的雪地靴已经湿了一大半,冰凉的寒气由脚心传遍全身。

  正堂明亮宽敞,雕梁画栋,朱木插屏。转过插屏正是一方镶金园桌,上面的摆设让我想到那句“琼浆满泛玻璃盏,玉液浓斟琥珀杯”,就两个字“奢侈”,更可见这丞相府在朝中的地位有多高,怕是皇上与丞相府过的日子都无多大差异吧。

  首坐的应该就是老夫人,园脸,微肥,身穿白鼠貂毛银袄,四佩珠翠玲珑宝玉,在烛光照耀下熠熠生辉,更显雍容贵气。下手左侧坐的男子,剑眉星眼,神态自若,我猜想他就是白天我看见的灰衣男子。下手右侧坐的正是姿容美艳,出尘脱俗的灵水依。

  老夫人见我来也未请我坐下,甚至连一句客道话都没有,我就这样站在老夫人面前与她隔桌对望。

  “你就是城儿金屋藏娇的女子?”她用不屑且轻视的目光将我看了遍。

  我沉默,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,等待她的下文。

  “不要再缠着城儿了,我绝对不会允许他纳你的。”她语气转凛,想用气势将我压下去。

  一听她这话我就知道他误会了,“老夫人,其实我与他并不如你所想……”

  “你开个价吧!”她急噪的不等我继续解释下去,但是这几个字却彻底恼了我,难道在她眼中任何人都是可以用钱来打发的吗。更加不可原谅的是,她将自己看的太高贵,将我看的太低贱。

  “男人三妻四妾视为平常,况且连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堂堂丞相,就算金屋藏娇又有何过。再说小女子出身干净,也非风尘中人,并没有辱没丞相的脸面吧?”我的笑容一直未敛去,而是持久不变的挂在脸上,老夫人那原本盛气凌人的脸顷刻间变色,她拍案而起,怒不可遏的瞪着我。

  “你爹娘从未教过你如何尊重长辈?”

  “若要人尊之,必先自尊之。若老夫人没其他事,恕先告退。”未得她的回音我就转身离去,回首时见着幽草一脸笑意,甚为欣赏。

  迈出大门,大雪依旧飘散,我终于能理解连城为何要将我禁足于听雨阁,原来有此深意,幸好我不是真想嫁与他为妾。否则,光这个婆婆就够我受的了。

  “小姐,你真厉害,第一有人敢这样顶撞老夫人,那一张脸都绿的!”兰兰对方才发生的事仍很痛快,一路上叨叨念个不停,我的脸上也因她天真的语气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  “丞相……这次去边关攻打阴山,您真的有把握吗?”声音突然由回廊拐角处传出,我知道是连城回来了,立刻朝声音源处冲去。

  “连城,你回来了?”我格外开心的拽着他的胳膊,笑盈盈的问。

  “恩。”他瞧瞧我紧拽着他胳膊的手,有些不自在的应了一声。

  “你要去边关攻打阴山?”声音又提高了几分,还夹杂着异常的兴奋。

  “恩。”他依旧点头,充满笑意的望着我。

  “带我一起去吧?”

  “不行。”他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,一口归绝,我的心立刻沉了下来。没错,阴山正是夏国最重要的关口,如若真能攻陷,灭了夏国是指日可待。刚才听他们谈到要出兵阴山,我心中的仇恨突然又被点燃,我很想与连城一同前去,我想亲眼看到阴山被攻陷。

  “你不知,那儿很危险,这一仗我都没有把握。”他见我良久不说话,终于将语气放软,轻声对我解释。

  “我不怕!”我立刻接下他的话,举起双手发誓,“我保证不会乱跑,会听你的话,一直跟在你身边!”我只想让他对我放心,可以带我随行。

  他低头沉思良久,脸上忽明忽暗,难测他心中的真实想法,幽深的眼眸转而凝视这点我,眸光中微露柔情,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