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世皇妃

返回首页倾世皇妃 > 第六卷 十一年前梦一场 第十八章:权爱

第六卷 十一年前梦一场 第十八章:权爱

  幽草被关在隔壁一问牢房内,自我被禁卫递进来那一刻她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我身上。她一直在笑,但是眸中且有着悲凉与沧桑。我没有看她,只是抱着腿,我倚靠在阴湿的天牢墙角,仰头望着气窗口那一轮明月如霜倾洒在我的脸上,照亮了阴暗的天牢。

  艮九,冷寂的大牢中传来她的声音,“你真是个可怜之人,不论走到哪椭人要陷害你。”语气中颇有看好戏的意味,随之也淡淡的笑了出声。

  “你怎知我是被陷害进来的?”收回目光,终于将视线投放在她身上。原本清丽的脸蛋上有几道伤痕,似乎经过拷打,难道她在牢中受了刑幽草脸色一变,愤怒的瞪着我,“收起你那怜悯的目光,我最恨的就是你那份善艮,我最恨了”她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,“从见你开始,你就一直是这样,遇到任何事你都在包容,用你的善艮去包容,就算你恨一个人也仅是那瞬间。公主就是公主,水远不知道愁为何物,恨为何物。你说,像你这样一个女子能进这样肮脏的天牢,除了被人陷害还能有什么原因呢?”

  我黯然一笑,“你真了解我。”

  她的情绪渐渐平复,奎身瘫软的靠在冰凉的铁栏之上,目光深深而又长远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事。须兜,她似乎想透了什么,虚弱苍白的露出一笑,“当初我选择忠于你,又何尝不是因你的善艮呢。当年的灵皇后命我在你的膳食中下毒,穆太后命我挑拨你与皇上的关系,兰嫔命我监视你的一举一动……她们都允诺我,只要帮了她们便让皇上纳了我,可是我拒绝了。现在想想当时我怎会如此使,明明那样深爱着皇上,明明如此想成为他的女人,却放弃了这大好机会。”

  静静的听着她的一字一语缓缓飘进耳中,再听起这些我已经很平静了,往事皆空,物拟人非,计较那些又能如何。

  她的泪水溢满眼眶,蒙上一层水汽,最终滴落在脸颊,“曾经的我在你身上找到了一个可贵的气质,那便是与世无争的善艮,尤其是皇上密谋篡位,你在听雨阁那两年。你陪皇上对弈,品天下,聊兵法,那时候我便知道,你与皇上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而皇上看你的眼神也由最初的迷恋转化为爱。后来我才懂得,原来爱情也是可以默默付出的……我真正断了对皇上的惫想。馥雅公主更是我最敬佩的一个女子,她聪慧,她善艮,她脱俗。可是,你害死了皇上!你害死了皇上”她喃喃着惫叨着,拳头不断的敲打着铁栏,她的手已经被鲜血染尽。

  恍惚问我疯狂地笑了起来,带着泪水一同倾洒,“幽草你错了,我从来不曾善艮。这几年我身处亓国,你知道我的手上染了多少人的血吗?我自己都忘记了,自己都忘记了”

  “因为他们都该死,所以你的手上才染了血。”幽草一针见血的回答,让我的笑声哑然而止,怔怔的望着她我沉默了许久许久,直到一声,“皇上驾到”我才回神。

  望着连曦那阴郁的目光与冷寂的脸色,我提起衣袖将脸上的泪痕抹了去,看他一步一步的进入牢房中,我的心情出奇的平静,“皇上大驾这样肮脏的天牢,不怕先了身份。”

  他站在高出俯视着我,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的瞳,他此次前来的目的我在方才冷静数个时辰后已经慢慢理清,现在大概猜到了几分。御书房何等地方,竟会让我那么容易进入,肯定暗中埋伏了许多人。那么,所有的一切都在连曦的控制下,包括苏嬷嬷的嫁祸。连曦是与苏嬷嬷同谋演出这样一场戏的吧,不然他明知道我被陷害,为何还要送我进天牢连曦终于开口了,“你没话对我说?”

  我嗤鼻一笑,“瞧皇上说的,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。”

  他蹙眉,长长一声叹息,蹲下身子与我平视,“你误会了。”

  “误会什么7”我故作不解,疑惑的问他。

  “我并不知情。”

  看他诚恳的目光,我只觉得好笑,为何世人总喜欢为自己曾经做错过的事找借口呢,为何不能敢作敢当“可能你真的不知情,但是你最终还是选择了装使,因为这是一个好机会。

  既能有把握打赢这场仗,亦能栽入史册成为一位明君。连曦就是连曦,我从没小瞧过你。”

  听罢,他也笑了,笑的凄楚,“你少说了一点,还能换回连思。”

  “对,我漏了这一点。如果打这场仗,祈佑的手中有你的妹妹,你定然会顾虑再三而下不了决心。现在好了,你名正言顺的找到了一个祈佑的弱点,但是这个弱点是展妃啊,你大哥的妃子,若你就这样将我带去战场做人质,天下人将如何看你啊。所以,这次苏嬷嬷真是帮了你一个大忙,助你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借口他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,扬起修长的指,勾起我颈边散落的一缕青丝,凝望许久。

  见他不语,便继续道,“连曦,纳兰祈佑既然能送我到昱国,就不会受你威胁的。”

  “这场战争很心平,他的手中有连思,我的手中有你。或许……这次我会带你去战场,让你看看,锼雅心主在纳兰祈佑的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分量。江山重要,还是你重要。”他的指尖抚摸着我的发,声音异常平静。

  “我可以替他回答,是江^。”

  “不,你代替不了他。”手指一松,一缕青丝重回我的胸前,他含着笑起身,“馥雅,这场战斗不止是考验纳兰祈佑,也在考验我。结果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。”

  他笑着转身,离开了天牢,留给我的是一个苍凉的背影。

  幽草轻笑一声,缓缓吐出一句,“原来,冷酷无情的他,也会被情左右。”

  不解的看着她,“情?”

  “你看不出来吗,他也在权利与爱情的边缘徘徊着。”幽草剐有深意的笑了那笑,让我心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