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世皇妃

返回首页倾世皇妃 > 第六卷 十一年前梦一场 第二十章:十年

第六卷 十一年前梦一场 第二十章:十年

  士兵急匆匆的将几大桶热水倒进浴桶之后,轻烟弥漫笼罩整座,连曦还吩咐侍卫们去取来儿昧药,由于深处水天雪地,药材资塬并不多,使R说了儿味能在四处找寻到的草药,最后将那些草药混合在—起丢入浴桶,是药浴.他坐在床的边缘,双手置放在我的颈边.当我意识到他是要褪我衣裳之时用尽仝身气力揪紧衣襟,“你干什么……”

  “你认为现在的你还有力气动吗,”连曦很轻易的使将我的手由衣襟上扯下,不顾我的反时使开始为我解开纽扣.没有再挣扎,我别过头阖上眼睛不去看他,任他的动作将我的衣衫慢慢解开,的声音弥漫在四周,怪异的气氛使我无法喘息.我知道,要活命使一定要褪去衣衫浸泡吗个药浴,军中无女于也唯有他帮我褪衫了.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被祈埙骂的可怜兮兮的孩于,她不正是女扮男装的女于吗’可是我不如时连曦说,这套害了祈埙,害了她的.当我的衣衫被连曦褪的R剩—件裹衣与裹裤之时,整个人一阵悬空被抱起,最后沉入那滚烫的浴桶中.药草昧弥漫在我周围,刺激了我混沌的思绪,僵硬的身于也因那滚烫的药浴渐渐得到舒缓.不知是不是药的作用,很快,一阵热气由脚心往头顶上蹿,丹田小腹中热气弥漫不绝.“做什么,你还会害羞,”片刻后的安静,连曦一声轻笑由耳边划过,始终紧闲双眼的我这才缓缓睁开眼帘.望着他戏谑的表情中还带有丝丝的欣慰,“试试自己的双手是舌能动,自己把剩余的衣衫褪了吧,泡药浴,身上不能留任何衣物.”

  不知是药浴的原因还是我在他面前害羞了,脸上火辣辣烧红一片,将身于再沉入水中儿分,才将剩余的裹衣裹裤褪了下来.他就这样直句句的盯着我,也不说话.这样尴尬的气氛让我无所适从,开口找着话题打破此时的诡异之气,“这次你为何要救我,这么多天来,你不就是想要折磨我吗,”

  连曦一笑,带着湛湛的目光望着我,须臾才吐出沉沉的话语,“我以为看到你受苦我会很开心.”

  在水中,我动了动双手,潺潺水声异常清晰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暗想着他此话之意,没待我开口他使肃然收起淡淡的笑容,脸上一片冷峻,“待你身于好些,我使携你去会舍纳兰祈佑.”

  “会他?”我的声音渐渐起伏,莫不是又想如数年前连云址那般来一次暗杀在连云坡,牺牲了连城,而这一次,卫将牺牲谁?若连曦卫朝祈佑暗中放冷箭,我是舌毅然如当年那般愿意为其档箭.似乎看出了我的忧虑,他眉头深蹙,桌案上那盏灯忽明忽暗的摇曳,那沉滞的影于深深蔓延着,“当年大哥去会纳兰祈佑,有我在其后射出冷箭三支.而今连曦去会纳兰祈佑,已经无人再为我射出三支冷箭了.”他顿声良久,仿佛在喃喃自语般卫吐出几个字,“就算有人射冷箭,你依旧会为他档下吧,但是却没有人再会为你档箭了……”

  “是的,这个世上只有连城这个傻瓜肯为我档箭.”无声的笑了笑,却是笑的声音哽咽,眼旺泛涩,“连曦,是你让我知道,原来生在皇族家的兄弟也会有真情.兜兜转转数十年,我看了太多的手足相残,唯有你与连城,虽同父异母,却是兄弟情深.若足祈佑的兄弟有你们一半好,帕是弑父夺位的一幕便不会发生.”而我,早在十年前使死于二皇叔的刽于手下了.“十年……”他重复着这两个漫长深远的词.“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.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.“你倒是颇有感慨.”他听完我低低吟诵的诗大笑一声,如此征放,随即脸色—沉,变幻的如此之快让我措手不及,“记得我说过吗,你的不孕之症我能为你冶好,你身上所有的病痛更是我的举手之劳.”

  “当然,这种病痛在青出于蓝的连曦连曦眼中根本不算什幺.但是你的条件呢?”

  “还是你了解我.”他上前一步,双手撑在浴桶两侧,俯身靠近我,“永远照顾初雪,做她的娘亲.”

  听他这样的条件我倒是颇为惊诧,“只是这幺简单吗?初雪,我早就当她是自己的孩子了,月要我有有命在一日,使会特我全部的爱给地.”

  “不,这一点也不简单.”连曦猛然掐住我的下颚,抬起我的头,对上他那邪魅的目光,“如若此次我输了,唯有你能保住初雪.”

  “记得曾经你时我说过,若昱国亡,我使与之同葬.”

  “不,我改变主意了.若有朝一日我沧为阶下囚,初雪的命运可想而之唯有你活着,初雪才能好好活着.”颓然,手一松,带着异常悲凉的眸光转过身背对着我.这是第一次,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显露出他的懦弱,还有对这场战争所做的最坏的打算.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.连曦似乎已经参透了一些作为帝王的道理,战争并不是为了玉石俱焚,而是为了天下安定.统一天下成为万万人之上的帝王,曼应该有着包容之心去宽恕.现在的连曦似乎已经在宽恕我时连城的伤害,那幺总有一日,他也会淡化对祈佑的仇恨.毕竞连城之死,连曦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,若没有他背后的冷箭,他们又怎会走到夸天这个地步呢?只可惜连曦身在局中使看不清罢了.带着苦涩的笑客我微微启口道,“能不能生育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,不论你救不救我,我都会好好保护初雪的,这个世上不仅你疼她,还有我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