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夜追凶

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> 第七章 雨夜 · 2

第七章 雨夜 · 2

  周舒桐用手捧住自己的下巴,一点不掩饰崇拜之情——两位大神啊。

  周巡兴奋过了,又有点懵圈,挠了挠脑袋,叹气:“按这个来,津港有八百万人等着我们排查。能不能再缩小一些?”

  这时刘长永从车库外面走进来:“送来的监控视频里查到一辆车。”

  大家都看看他,周巡率先跟上他,往技术队办公室走去。

  韩彬连忙周巡:“我先不过去了,法医队怎么走?我想去看一下尸体。”

  周巡刚要说话,关宏峰已上前一步:“我带你去。”

  法医办公室,韩彬为人显然严谨而认真,话不多,但大多很有用。他俯身看完尸体,直起身,皱眉道:“伤口有九厘米深,这应该就是凶器的长度了吧?”

  关宏峰道:“确切地说,凶器至少有九厘米长。”

  韩彬颔首表示明白:“向阳那本案卷我还没看过,但是海港区这两起,被害人的伤口深度都没超过九厘米。试想,凶手想用利器戳穿有颅骨保护的头部,必定会用尽全力。而一旦凶器穿过颅骨,力量惯性自然会导致贯通到底的结果。”

  关宏峰想了想,觉得有道理,补充道:“但凶手不一定是用身体力量实施的伤害。视频里虽然看不清凶器,但他的持械手臂不像是发力的姿态。”

  韩彬正拿着两张尸检的X光片,对着灯看,忽然问:“视频里凶手是用什么东西抵住被害人头部了么?”

  关宏峰回忆了一下:“差不多。”

  韩彬思索了一会儿:“应该是某种能单手持握的压力装置……而且不止能使用一次,大概是某种电子压力装置——能判断凶器的开封角度么?”

  高亚楠摇摇头。九州缥缈录小说

  关宏峰道:“从尸检上看不出来,但我们还原了被凶手打碎的车窗,从视频上来看,凶手并没有更换作案工具的时间……如果打碎车窗的和凶器是同一种工具的话,那应该是个夹角六十度的三棱锥状头。”

  韩彬放下手里的X光片,看着关宏峰,皱起了眉:“六十度角……倒是符合破窗器的规格。”

  关宏峰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而且,凶手很可能把破窗器改造成了用电子压力装置驱动的突刺锥。”

  韩彬摇摇头,把X光片放在桌上,揉了揉自己的眉心:“可惜这对排查似乎也没什么帮助。”他似乎还在考虑案情,有些心不在焉,但还是礼貌地向高亚楠道了谢,退了出去。

  高亚楠看着关宏峰,过了几秒,确定韩彬走远才开口: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  她脸色有些苍白,绕过尸检台,走到关宏峰身边,递给他一个不透明信封:“关队,这是李地参的尸检总结。”

  关宏峰接过信封,疑惑:“干吗给我?这给周巡不就完了?”

  高亚楠盯住他,咬字刻意加重,添了一句:“有用的东西,还是给能用得到的人看为好。”

  关宏峰瞬间明白了什么。他扭过头,睁大了眼睛,看着高亚楠,高亚楠深深看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  关宏峰只觉得双手在微微颤抖,他走进隔间,打开信封,拿出两张纸,打开第一页,看到页眉“2·13灭门案卷宗”和页脚“第十页”的标注,吃了一惊,又连忙去看第二张纸,结果比看到第一张纸还惊讶,他思索片刻后,当机立断地将第二页纸撕碎,然后扔进了马桶冲走。

  众人正围在电脑前看监控视频,韩彬和关宏峰从外面进来,一进屋就看见屏幕上定格了的一帧帧的小画面。

  先是12点47分,东北侧路口,一辆黄色雪佛兰,按时间跳到下一格,又一辆车被定格,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6。

  大家都没说话,赵茜记完了所有可疑车辆的车牌信息,也站了起来:“就是这些了,从夜里12点到凌晨2点在案发现场周边的路口经过的车,一共是十七辆。”

  关宏峰没注意听周巡说什么,在咬指甲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韩彬注意到关宏峰的动作,但关宏峰并没有察觉他审视的目光。

  周巡看了一会儿,觉得毫无头绪,只好回过头问关宏峰:“有没有哪辆觉得特别像或者嫌疑特别大的?”

  关宏峰骤然被问到,吓了一跳,过了一会儿才道:“不好说,都先做一遍初步排查。”

  赵馨诚在旁边道:“要不这样吧,把目前登记到的车辆信息都给我,我带人去做走访。”

  赵馨诚也是个雷厉风行的角色,立刻开始打电话:“东部队调两个探组,20分钟后在官然桥汇合。”他的人都很自觉地站起来,跟着往外走。

  韩彬走在最后,回过头来问:“监控有拍到被害人的车辆吗?什么时候进入现场的?”

  赵茜愣了愣,马上回过头来:“还没有查到,可能在12点之前就进入现场了。”

  韩彬没再说话,很快走了。

  关宏峰想了想,忽然道:“如果凶手是随机选择目标,那他就应该会寻找一个目标人群聚集的场所,确定目标后再跟踪,而不会四处乱逛碰运气——所以,我觉得,凶手可能从后宫俱乐部就开始跟着他们了。既然凶手谨慎到会清理现场,那么他即便开车,也不可能大意到在案发时间把车开到有监控拍摄的区域里来。”

  周舒桐想了想:“那我们把调取监控的范围扩大,同时专门调取后宫周围的监控呢?”

  关宏峰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在监控里先找被害人的车,如果凶手跟踪他,那么我们循着被害人生前驾车的路线就有可能找到凶手的踪迹。”

  刘长永电话响起,他接通电话,那边说了句什么,刘长永回过头,道:“物证鉴定中心那边有进展了,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关宏峰目光闪动,跟了上去:“老刘,我跟你去。”他跟上刘长永,周舒桐站在原地,有点不知所措。关宏峰走出两步,回头一招手。周舒桐随即跟上,她看了两人一眼,讷讷道:“我……我先去开车。”

  刘长永和关宏峰打着伞站在雨里。刘长永东张西望,看着两边路口,念叨:“这帮记者要是知道这儿还有个出口,咱们以后就只能翻墙了。”

  关宏峰笑了笑:“可惜,高墙易走,心墙难翻。”

  刘长永摇了摇头,苦笑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关宏峰也不客气,沉声道:“小周是警察的好苗子,正直,敬业,能动性很强。如果我是父亲,我会默默支持她,希望她获得快乐,也希望她在这个行业里施展她的抱负。”

  刘长永冷笑:“那是因为你没做过父亲。”

  两个人没机会继续拌嘴,周舒桐已将车开了过来。刘长永伸手要拉副驾的门,发现周舒桐没往他这边看,犹豫之后,他松开手,坐进了后排,关宏峰神态自如,也上了车。

  一路无话。

  三人走进物证鉴定中心办公室,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迎上来。“刘队长您好,我是中心研究员范立云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里侧一张空着的办公桌,“学校开会,王主任刚走。”

  她也不多废话,一边说一边带三人来到电脑前:“我们对视频做了高解析度的锐化处理,还进行了像素整合……在音频处理上,我们排除了暴雨的环境音。你们自己看吧,我对这个还是有些不适应。”她说完,坐到了较远的一把椅子上。

  刘长永想了想,对周舒桐说:“你也出去吧。”

  周舒桐微微一哂,摆了摆手:“证物是警察不能回避的。”她边说边利落地上前操作机器,开始播放。

  视频明显比原来清晰了不少,尤其是当常艾艾血迹喷溅的时候,凶手手上和雨衣上的鲜血看起来鲜亮写实。没有雨声之后,声音也比原来清楚,利器破窗和入肉的声音都更为真实。三人目不转睛,把视频看完。

  关宏峰点了点鼠标,又重新播了一遍,刘长永和周舒桐都看着他。关宏峰咬着指甲,脸上隐隐约约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  在背景音的惨叫声中,关宏峰扭头,对范立云道:“能给我们一份拷贝吗?”范丽云点点头,去拷贝了。明兰传小说

  关宏峰低下头:“我刚才注意到视频里凶手手持的凶器好像是个深色的盒子。”

  范立云道:“跟车内环境的颜色对比我们推断,应该是红色。”

  关宏峰点点头:“盒子表面好像有文字,也许是商标一类的。您看有可能还原出来吗?”

  范立云看着进度条,仔细想了想:“目前整体视频效果已经是我们处理能力的极限了。这种局部还原要等王主任回来之后探讨一下,看有没有可能找到一帧相对清晰的画面,做静态模拟。但结果不好说。”她说着取出光盘,递给关宏峰。

  关宏峰连忙道了谢,拿着光盘,若有所思。

  几个人刚走出大学校门,周舒桐便接到电话。

  那辆尾随的车,找到了。

  约摸11点的时候,被害人车辆离开后宫俱乐部,一辆银灰色捷达尾随其后,捷达前后牌照都遮挡了。这车型实在太普遍,几人下意识回头一看政法大学门口的停车场:

  得,一眼望去,好几十辆银灰色捷达。

  大家面面相觑。

  关宏峰叹了口气:“如果那真是凶手的车,这家伙也实在太聪明了。”

  刘长永也觉得难办,建议道:“干脆让技术队把尾随车辆的视频也送过来。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排查特征。”

  关宏峰点头,周舒桐连忙打电话,传达他们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