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夜追凶

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> 第七章 雨夜 · 3

第七章 雨夜 · 3

  刘长永看着关宏峰,叹道:“这也太难了,擦去指纹、不留足迹,车辆又没有特征、遮挡牌照,凶手还身披雨衣、一年一案……什么线索都没有。该怎么办?”

  关宏峰像是回答刘长永,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不对,他这次搞砸了。”

  周舒桐打完电话听见了他的话,眼睛顿时亮了起来:“是因为被拍下了视频吗?”

  “不,”关宏峰喃喃道,“不止是视频。”

  关宏峰等人开车离开不久,不远处的一辆车里,董涵走了下来,往物证鉴定中心的大楼走去。

  傍晚,音素酒吧仓库内,关宏宇上下浏览着案卷单页,显得有些失望:“就这一页?没了?”

  “一页已经说明问题了。”关宏峰点点头,“目前整个案件中,貌似最无懈可击的证据,就是这个叫安腾的证人的近距离目击陈述。”

  关宏宇忿忿将那页纸拍在桌上:“那孙子纯属胡说八道!再说了,不是还发现了我的指纹和DNA什么的,目击证言就算不上什么了……”

  关宏峰摇了摇头:“不,指纹和DNA都有栽赃的可操作性,相比之下,目击证据反倒更显得无可辩驳。我猜高亚楠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所以才会专门抽出这一页。”

  关宏宇重新拿起那张纸。“你不会真相信他说的吧……”他低下头,将那证词读了出来,“11点左右,我正赶回家过年,在楼门口,迎面出来一个男的,急匆匆的,手和衣服上都沾着血。就是您刚才给我那组照片的第三个人……”他越读越来气,低声咒骂,“胡说八道!我压根就没去过那个狗屁小区!”

  关宏峰把那张纸拽过来,扫了一眼:“可这人硬是能从十二张照片中指认出你,巧合?”

  关宏宇冷哼一声:“就算他从一万两千人里认出了我,也是瞎扯!这上面不是有住址么?我找他问问清楚去!”

  “他留的地址,就是案发的4号楼。”关宏峰一把按住他,“他当初是租户,案发之后没多久就搬走了,现在整栋楼都已经空了,你打算上哪找去?”

  关宏宇楞了:“那……那直接查他身份证或户籍登记信息?”

  关宏峰抬起头,表情有些莫测:“这也正是我要跟你谈的……”他故意顿了一下,语气也很奇怪,关宏宇也紧张起来,抬起头来盯着他。

  关宏峰一字字地道:“压根就没有安腾这个人。”

  关宏宇大吃一惊,一瞬不瞬地盯着他。

  关宏峰又加重了语气:“我查过,这个人是不存在的——他提供的身份证是假的。我通过公安部的联网查询,查到全国有177个叫安腾的,其中148个是男性。再用年龄,籍贯等等其他条件逐一排除,没有一个符合的。”

  关宏宇急喘了两口气,目光炯炯道:“也就是说……这么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,留下了一份所谓无所辩驳的目击证言之后,就人间蒸发了?”

  关宏峰敲击桌面:“重点是,他为什么会消失?或者说,他为什么自一开始,就使用了假身份?是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是伪证?如果是,那他为什么要做伪证?”

  关宏宇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:“难道就是这孙子在陷害我!”

  关宏峰没有立刻下定论:“就算不是,他也和真正陷害你的人存在某种关联。”

  关宏宇明白了,但随即又有些泄气:“也没有照片,信息是假的,要怎么把他揪出来?”

  “别急。”关宏峰笑了笑,“你可以注意一下他对案发当晚一路进入小区过程中各种细节的描述,包括小区门口的物美便利店还开着门,圣诞节的促销广告还没撤……这说明了什么?”

  关宏宇又想了想,再次恍然大悟:“你是说……案发当晚,他可能真的去了曙光四号院?”

  关宏峰终于点了点头:“可能性极大……我们一定得找到这个人。”

  关宏宇大喜:“这回你终于相信我了吧!”

  他拉住哥哥的手,有些喜不自胜,却听见他哥沉声又加了一句:“明天我们不要在这儿交接了。”

  关宏宇一愣:“又怎么了?!”

  关宏峰思索片刻,似乎在想怎么开口,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些艰涩地道:“亚楠为了你,冒了很大风险……”

  关宏宇被他的语焉不详搞疯了,开始扯头发:“这跟交接地点有什么关系!”

  关宏峰冷冷瞥了他一眼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在这儿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现在还能有那花花肠子?”关宏宇被气笑了,“我告诉你!什么时候我都对得起亚楠!”

  关宏峰半点不为所动,皱着眉看他:“你还在外面沾花惹草,这叫对得起人家?”

  关宏宇支吾了半天说不出什么。

  关宏峰看了他半晌,叹了口气,道:“对了,海港区支队那个叫韩彬的顾问,你要特别留心,他人很敏锐,而且有些古怪……总之,你警醒点。”

  关宏宇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

  他从仓库出来,问吧台的刘音要了一杯酒,打算出去前喝一杯。这时,酒吧门口的迎客铃一响,董涵推门进来。

  关宏宇看了看她,没什么反应。

  董涵倒是认出了他,眼睛一亮,直奔吧台,一屁股坐在他身边,看了看他面前的酒杯,笑了:“关队长,工作期间可以喝酒吗?如果被曝光,恐怕你在领导那边不好交代吧。”

  关宏宇直接把杯子推到吧台另外一侧,给了刘音:“澄清一下,我只是外聘的顾问。不属于公安干警编制。”九州羽传说小说

  董涵伸手,把杯子又推回关宏宇面前,笑着又道:“您别有这么严重的对立情绪呀,我们只是跟踪报道案件的进展。这样会让老百姓明白你们一直在努力工作……哪怕没能立刻抓到凶手。”关宏宇白了她一眼,伸手掏烟,掏到一半,又想起,重新塞回兜里。

  董涵挨过来,低声问:“关队长,你们在物证鉴定中心分析的视频,是凶手自己拍的吗?”

  关宏宇皱眉:“那只是案发周边路段的监控视频。”

  “哪能呀?”董涵神秘地一笑,“监控视频是今天送到队里的,而物证鉴定中心的视频昨天就送去了。关队长……何必在这种小事上蒙我们呢?而且,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有这样一段视频存在,如果您不介绍一下情况的话,只可能引发更多的猜测,公布出来没准反倒会对破案有帮助呢……您说是不是呀?”

  关宏宇没再理她,转身跟关宏峰发了条短信提醒他别出来,然后就起身走了。

  等关宏宇回到刑侦支队的时候,出去探访的赵馨诚已经回来了,正在跟周巡说话,两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。

  关宏宇迎上去,问道:“还是没进展?”

  赵馨诚摊了摊手:“十七辆车的车主我给你找到十三辆,另外四个还在摸,不过基本都已经排除了。如果说嫌疑最大的是那辆遮挡牌照的银灰色捷达,恐怕这些都是无用功。韩彬正在里头对那些车主问话。”

  正说着,门开了,韩彬和小汪以及车主从谈话室出来,小汪和车主寒暄,道别。

  韩彬冲这三个人走过来,摇摇头。走到关宏宇身旁的时候,韩彬飞快地上下打量关宏宇,没说话。

  周舒桐此刻从楼道里跑过来,看到几人,立刻走了过来,道:“捷达车的监控视频已经送去物证鉴定中心了……鉴定中心问,在锐化成像方面有没有特别的要求?”

  周巡扭头看关宏宇,关宏宇冷不防被问懵了。

  韩彬转过脸看了眼关宏宇,接过话头:“主要还是车身细节吧。比如加深对比度,看看车辆是否灯光齐全。其他还包括车身是否有剐蹭类的事故痕迹。前后保险杠有没有经过二次加固,以及轮圈尺寸。对车辆经过泥泞路段的画面,可以清晰化处理一下地面上的胎印,排查轮胎品牌,也能缩小一定的范围。”

  周巡看着韩彬,韩彬把话递回给关宏宇:“关队,您看还有什么……”

  关宏宇连忙接上:“还有车尾右侧能否找到用以识别车辆具体型号或排量的标志……应该就这些。尽量利用车身的细节,缩小范围。”周舒桐转身去转达了。

  小汪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:“周队,门口这堆记者……堵得实在太死了,现在车辆进出都很不方便,您看能不能……”

  关宏宇在一旁耸了耸肩:“咱们对这帮记者还是手软。你那天扣的那个董涵,到现在还缠着我不放呢。”

  周巡看了看关宏宇:“不是吧?你没说什么吧?”

  关宏宇笑了:“她能套出我的话?你信么?”

  韩彬皱着眉头,似乎也很厌恶这种行为:“媒体这样大肆宣扬甚至渲染案情,可能会导致其他恶性结果……实在太不负责任了。”

  刚说完这话,刘长永急匆匆跑过来,后面跟着周舒桐。

  周舒桐讲话都有点结巴了,似乎碰上了什么为难的事:“周,周队……”

  她手里抱着笔记本,很快将电脑打到了投影上。《津港头条》的电子版出现在屏幕上,电子版首页标题十分醒目:《车震杀手疑持破窗器行凶,警方获案发视频秘而不宣》。

  赵馨诚和周巡看着标题,面面相觑,俩人都傻了。

  赵馨诚愕然:“这帮记者直接跟咱们大脑联网了吧?”

  周巡也纳闷:“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有视频呢?”

  刘长永到底老成一些,微微一思索,道:“是不是我们去物证鉴定中心的时候,被跟踪了?”

  周巡道:“不对,那破窗器呢?”

  刘长永也糊涂了,反问:“什么破窗器?”周舒桐也是一脸困惑。

  “等等。”赵馨诚发现了其中症结,“这个破窗器的说法,最早从哪儿来的?”

  韩彬推了推眼镜,道:“是我和关队在法医实验室讨论过的。”

  周巡危险地一眯眼:“那知道破窗器这个说法的都有谁?”

  赵馨诚想了想,用手指开始点数:“你,我,高法医,还有这两位。”说着指了指韩彬和关宏宇。

  周巡看了眼刘长永和周舒桐,最后问关宏宇:“去物证鉴定中心前后,你跟他们提过破窗器的事儿么?”三人均摇头。

  周巡皱起了眉头:“那消息是从谁那儿漏出去的?我没和别人说过,高亚楠一整天都没离开支队,也不是她。”

  他转过眼看赵馨诚,赵馨诚连忙道:“韩彬今天一整天都跟我在一块儿,不是咱俩啊。”

  所有人都一起去看剩下来的关宏宇,表情都有点儿尴尬。

  周巡小心翼翼地问:“老关,你刚才跟那个董涵……真的没说什么?”

  关宏宇心里翻起惊涛骇浪,脸上是全然的无辜:“我真没有!”

  韩彬在旁边适时插话道:“现在的媒体,想象力都很丰富,而且你看标题里用的也都是‘疑持’‘案发视频’这类比较模糊的表述。”他这个圆场打得有些蹩脚。

  周巡显然并不大满意,但最后只是叹了口气:“现在媒体跟我们掌握的信息基本一致了……再这样下去,咱们就可以让他们来指导专案组了。”

  大家都沉默了,关宏宇似乎感觉到了大家目光中的责备,很是不自在,他垂下手,无意地用手指敲击着膝盖。韩彬的目光停在了他的手指上。

  沉默了会儿,赵馨诚似乎想起了什么,转向韩彬:“哎对了,刚才你说媒体瞎嚷嚷有可能会导致什么恶性结果?”

  韩彬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地道:“我们最好一起祈祷这种结果不要出现。”

  关宏宇回到家,关宏峰听了事情的始末,也沉默了许久,默默地看着弟弟。琅琊榜小说

  关宏宇被盯得挺委屈,举起双手来,低声道:“我真的什么都没说!你别和周巡他们一样冤枉我!”

  “冤枉”这个词好像触动了关宏峰的神经,他没再说什么,默默地继续穿衣,隔了一会儿,才低声换了个话题:“关于监控,我倒是有个新的想法……你有没有考虑过,年三十那天,曙光四号院虽然还没有布设安防监控,但如果同样扩大监控的调取范围……”

  关宏宇愣了会儿,一下子就明白过来:“你是说——那个叫安腾的证人有可能会出现在监控里?”

  关宏峰道:“对,不管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,我们都有通过监控找到他的可能。他在目击证言中提到的物美便利店圣诞促销广告之类的细节,具有很明显的时间标志。如果不是在年三十当晚看到了这个广告,他不敢这么说。我判断,他当天一定在那里附近出现过!”

  关宏宇道:“那……咱也不知道这家伙长什么样儿啊!”

  关宏峰耐性给他解释:“大年夜,10点到11点左右,外出的人很少,出来的也基本是大人带孩子放花炮。这个时候还单独在外游荡的,多少有些突兀。我们不妨再乐观一点。那个时间,街面上已经基本没有出租车了。而像彩虹城小区这种相对偏僻的地点,不通地铁,公交车也过了末班,如果他是自驾车,监控更有可能拍到他的车牌,我们就可以通过牌照号和车辆特征,找到线索!”

  关宏宇听完,琢磨着,忽然想到了什么,犹豫着道:“哥……那家人确实是在13号当晚被杀的?”

  关宏峰:“怎么?”

  关宏宇低声道:“我没有杀他们,但确实有人去杀了他们……”

  关宏峰愣了一下,随即也反应过来:“凶手……”

  关宏宇接着道:“……当然也有可能出现在这个视频里!”

  他们被这个发现耸然一惊。茶几上的手机响起,关宏峰还有些出神,没接电话,关宏宇上前,接起了电话,那边很急促地说了什么。

  关宏宇没有答话,回头看着灯光下的哥哥,他的表情僵硬、愤怒,似乎有什么很不好的事情,已经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