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怀心腹事

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怀心腹事

  听到八零八里面的人要出来的时候,刘知友和老头子都将目光对准了桌子上的电视。屏幕上显示着正对着八零八号房间的监视画面......

  “让他准备,就说孔大龙要出来了......”老头子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上面的监视画面,对着身边的刘知友继续说道:“弄不好他闻到什么了,打算要逃走。再不动手就真来不及了......”就在他说话的功夫,八零八大门突然开了一道缝隙。

  老头子也顾不得什么了,伸手将放在茶几上的一对钢鞭抄在了手里。就等着八零八里面那个人走出来,他第一个冲出去拼命。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八零八的大门却再次合拢。关好之后里面还响起来了反锁的声音来......

  见到大门重新关好,老头子长出了口气。随后将手里的钢鞭放回到茶几上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这条老狐狸想干什么......那个谁,你现在回去和他说,孔大龙应该已经发现我们的动作了,别再犹豫了,小心海上再传来消息,重新颠倒猫鼠的位置......”

  刘知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说道:“是,弟子这就是传话。算着......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画面上多了几个人影。一个房屋中介打扮的男人,带着一男一女走到了八零八房间门口。

  中介敲了敲房门,说道:“周先生,我是前天约好的小郭,峥鑫地产的小郭啊......咱们约好的,今天我带客户来看房子。劳驾您开个门,我们进去看一眼户型就好......”

  男中介的话刚刚说完,八零八的大门再次打开。眼看着就要看到门内那人长相的时候,中介向前一步,挡住了摄像头。客气了几句之后,带着身边的一男一女进了八零八号房间。

  看着画面上冒出来的三个人,老头子愣了一下。反应过来之后,对着刘知友说道:“问下面是怎么回事!为什么会有人进八零八?我是怎么说的?楼下的人都是摆设......他想干什么?怎么还有人......”

  老头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一个身穿电工制服的男人也走到了八零八号门前。敲门说道:“八零八号的住户,是你报修的空气开关漏电吗?我是物业的,麻烦你开下门......”

  八零八大门再次打开,那名电工又挡住了摄像头的位置,随后也走了进去。片刻之后,之前进去的中介带着那一男一女走了出来。中介一边走,一边回头说道:“麻烦您尽快的腾房子吧,什么时候搬家您言语一声。我们公司也承担搬家的业务,您留步,明天我过来收房子......”

  中介转身的一瞬间,八零八的房门关上,始终没有见到里面的人是谁。不过这个时候出现的三个人很是古怪,老头子对着刘知友说道:“小心孔大龙借这三个人金蝉脱壳,你亲自下去,想办法查清楚这三个人当中,有没有姓孔的假扮......”

  老头子的话还没说完,八零八的房门再次打开,刚才进去的电工走了出来,说道:“是空气开关老化了,换上就好了。这就没事了,一会我们经理会给你打电话确认一下。”说完之后,电工也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  这时候,刘知友已经在打电话确认了。随后对着老头子说道:“我问过了,十五分钟之前,八零八的人报修空气开关漏电。电工是大厦的老人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我还让下面的人假扮成敬察去拦住那三个人,如果不确定的话,那就不用麻烦了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刘知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,示意八成要对这三个人下手。

  老头子点了点头,随后对着刘知友说道:“不止是那三个人,还有刚才进去的电工。都要仔仔细细的查,不能让孔大龙从里面混出来。还有,再有人要进八零八的话,务必要提前做好准备。起码拍到屋里哪个人的相貌。”

  “这个您老人家放心,我亲自去楼下交代,下面的人也是,怎么把人放上来的。”刘知友说了一句之后,恭恭敬敬的对着老头子鞠了个躬,随后装模作样的捧着一个空纸箱子,假装自己收了一大堆退货出来。

  刘知友离开之后,老头子重新盯着屏幕上的画面。看着他走到了八零八门口,就在这个时候,八零八的房门竟然再次打开。随后里面一个声音说道:“你是送快递的吧?帮我个忙,我有个同城快递......”

  刘知友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,好像一个真正的快递员一样,没有丝毫犹豫便走进了八零八的房门。与此同时,八零一的房间里,老头子看着眼前的一幕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什么意思......你到底是发现了?还是没发现.......”

  刘知友进了房间之后,足足过了四十分钟才从里面走了出来。他捧着一个大号的纸箱子走了出来,出门之后还不忘亲手替里面的人关好了房门。这次还是刘知友的身体挡住了摄像头的画面,始终看不到里面那个人的正脸。

  刘知友乘坐电梯下来之后,三个男人便走了过来,品字形的将他围在当中。随后好像押解犯人一样,将刘知友带到了大厦对面的小卖店里面。

  看到了刘知友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,小卖店老板怪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?叫你刘知友呢?还是孔大龙......”

  “您老别玩笑,我自然是刘知友......”刘知友的脸色吓得煞白,对着老板继续说道:“您老别上当了,我进去之后,他就说......”

  “哪个他,是孔大龙吗?你看准了?”老板脸上都是关切的表情,等着刘知友的回到。

  “八零八里面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孔大龙。”刘知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之后,继续说道:“进去之后他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,折腾了快一点小时才算找好。就是下面这箱子里面......”

  老板听后,急忙将大箱子一股脑的翻在了地上。就见里面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,有孤零零的一只皮鞋,还有空调的遥控器,以及几本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杂志。在看快递单子上的地址,民俗事物调查研究局......

  “姓孔的发现我们了......”老板正要继续说几句的时候,五六辆汽车停在了小卖店门口,随后从车上下来二十多个人,直接挤进了这个不大的小卖店当中。

  为首的一个人对着老板点了点头,说道:“贺老,怎么样?你们应该没闲着吧?已经送孔大龙去投胎了吗?”

  见到了来人之后,老板少有的起身迎接。两个人作势抱了抱拳了,老板开口说道:“这不是就在等你们吗?你们可是来晚了,比预定的时间少了两个小时。”

  带头的人回答道:“别提了,刚刚出机场就被民调局的人拦阻了,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进京了。不止是我们,还有其他的同道。都被劝走了,我还是耍了点小花招......”

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又有几辆汽车开了过来,下来二十来个人。为首一个人见到了老板和另外一个人之后,笑着说道:“来晚了来晚了,你们是不是已经结束了?姓孔的已经去投胎了吧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