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顾问

第一百三十七章 顾问

  任句长也不管病房里的人愿不愿意,一屁股坐在了孙德胜的病床上。因为之前在一安大厦受过伤,他的行动多少还有些吃力。

  “因为你在一安大厦时的特殊表现,我和部里的领导开会商量过,想要请你回民调局做顾问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任句长费力的从公文包里掏出来几张文件。随后继续说道:“这可是我费劲了心力才给你争取到的,别看只是顾问,可是享受句长待遇的。”

  说话的时候,任句长还掏出来一支钢笔,和文件一起递给了孙德胜。随后又拍了拍杨书籍的肩膀,说道:“只要孙顾问你签了字,以后民调局就是你、我和老杨的新班子......”

  任嵘在对孙德胜画大饼的时候,孙胖子已经接过了文件,他看也不看直接交给了旁边看热闹的车前子手里,说道:“兄弟,听到了吗?这可是任句长费尽心力才给你争取到的,以后要好好配合任句长、杨书籍的工作。不是我说,你的脾气要改改了。都是句长级别的,别动不动就骂人、打人......”

  “不是......任命是给你的,上面写了是孙德胜的名字......”见到孙德胜将文件给了车前子,任句长脸上变了颜色。急忙伸手去抢小道士手里的文件。

  “别碰我啊......”车前子一瞪眼,盯着任嵘继续说道:“这是icu,你敢碰我一下,我立马叫急救。胖子、沈辣你们俩给我作证,下半辈子我有个什么头疼脑热血压高的,都要算在姓任的身上。”

  说话的时候,车前子已经飞快的在落款处签了自己的名字。随后这才翻看了一下文件内容,说道:“姓任的你又胡说了,文件上面哪写孙德胜的名字了?这不是滋任命——这里还得写个名字——车前子......写好了。”

  任嵘做了半辈子的机关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原本还指望这个顾问的任命可以缓和一下和孙德胜的关系,任命上可以盖着部里大印的,这个半大小子要是真拿它去上任,那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......

  “这是严肃的组织任命,不是你们私下过家家!”忍无可忍之下,任嵘终于翻了脸,趁着车前子身体虚弱,他一把过去抢过了文件,随后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民调局是国家正式机关单位,不是你们的私人企业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任句长也不管杨书籍了,他拿着公文包转身离开了病房。随后听到门外传来了杨枭的声音:“任句长,怎么刚来就走?要我回民调局谈谈......行啊,等我看完病号的。回去我就找你报道去......慢走啊,电梯再运病人,你还是走楼梯吧。”

  目送了任句长走下楼梯之后,娃娃脸的白头发走进了病房。难得他没有空手,提着一个大果篮走了进来。

  “谁说你进了太平间的,这不还生龙活虎的吗?”杨枭说话的时候,将果篮放在了孙德胜的床头柜上,这才继续说道:“有时间你劝劝吴主任吧,刚刚他弄了个名单,一分为三还给了我和杨军一份。大圣你也知道,我进了民调局之后,基本上就不接这种大活了。”

  孙德胜没有搭理杨枭,回头看了看老杨送来的果篮。随后在成堆的水果里发现了一张小卡片,上面写着:祝李文哥出长在日康复。

  孙胖子拿起来这张卡片,笑嘻嘻的对着杨枭说道:“哥们儿我也不是第一次进医院了,老杨你可是第一次没空手。不过这位李文哥出长是怎么个意思?这个果篮是你从哪顺来的吧?”

  “大圣,你不要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。先想想改怎么办吧......”杨枭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,他进医院来看望孙德胜的路上,看到一个濒死的男人。杨枭想着收集点人死之时释放出来的清浊气,就在另外一间抢救室里等着男人咽气。没有想到等了半个多小时,连接引的鬼差都到了,这哥们儿还是硬挺着不咽气。随后还是老杨自己等不及离开了,临走之时贼不走空,还顺走了人家一个果篮。

  “偶尔你也花俩钱,别都给你老婆攒嫁妆。老杨,真不是我说你,你攒的钱早就够买个小岛了。也该给自己花点了。”孙德胜说话的时候,从果篮里面摸出来三个个苹果,扔了两个车前子和沈辣之后,他自己这才也咬了一口苹果,边吃边吃道:“吴主任给你名单看过了吗?上面的人是不是都带着人命?”

  “这个免不了,不过他们处理的干净,没有留下来什么民调局能查到的证据。”杨枭顿了一下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不过真要是认真起来的话,我可以招死在他们手里的冤鬼上来对峙......”

  “这样吧,你挑出来带着人命的,都划给吴主任处理。剩下的麻烦你和杨军,都抓起来送到小北监狱去。”孙德胜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之后,随后又继续说道:“过程当中有反抗的、拘捕的,你就替吴主任动动手......”

  “那说好了,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大圣你可得给我兜着。”杨枭要的就是孙德胜的表态,吴仁荻阴阳不定的脾气,别自己真动了手,他回过头来再找自己的麻烦。

  孙德胜嘿嘿一笑,说道:“只要手上带着人命的,那就听吴主任的。不过老杨你可不能杀红了眼,不管什么人先弄死再说。那样的话,哥们儿我可要给你穿小鞋......对了,老杨,今晚上悠着点,别在这里弄出人命......”

  “我有分寸......”杨枭说了一句之后,便转身的离开了病房。不过还没等关门,老杨又回到了病房里,回头将果篮拿了回来。说道:“你们倆的身子还没康复,吃太多一水果也不好消化。我老婆还在长身体,这个就不客气了......”

  看着再次消失的杨枭背影,沈辣苦笑了一声,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大圣,这个你有谱吗?那些可不是妖魔鬼怪、魑魅魍魉,民调局可没有这样的先例。”

  “辣子,哥们儿我现在不是民调局的句长了,这个你的去问任句长去......”孙德胜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医院里面传来一声惨叫声,越听越像是哪位任句长的声音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