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零四章 保姆

第二百零四章 保姆

  现在的吴仁荻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,男人被拽进井眼的时候,他竟然没有出手阻止。他没动手不说,还晃了沈辣一下。辣子以为吴主任还有后手,没有轻易出手。等到他反应过来吴仁荻没有动手的时候,什么都晚了......

  剩下的生化疾病专家都被吓傻了,孙德胜急忙对着他们说道:“刚才是之前掉在水井里的打井工人!你们都不要慌张,我们有办法把他们都救出来......那个谁,你把这些专家都带走,别再发生什么事情了......”

 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,已经有跟随他们进来的士兵,将这些生化疾病专家带走。现场只剩下民调局这几个人。此时,已经是深夜时分,好在现在整个村庄都架设了无数的照明灯,将这里照射的如同白昼一般。

  生化疾病专家被带走的同时,民调局众人都聚拢在了吴仁荻都身边。听到吴主任指着井眼说道:“这是尸油穴,地下曾经埋葬过大批的死人。经过特定的条件,又被地下水浸泡相融,这些尸体最后变成了类似尸油一样的物质......”

  “吴主任,先别管什么石油还是尸油了,刚才被拖下去的人还有救吗?”孙德胜没等吴仁荻说完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。随后孙胖子继续说道:“刚才下去的哥们儿是国内生化疾病的顶级专家,他要是死在这里,麻烦就大了......”

  吴仁荻看了孙德胜一眼,他并没有说话,转身跳上了井眼上面的架子上。随后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枚铜钱来,划破了自己指尖上的鲜血染在铜钱上之后,将它扔在了井里。

  铜钱落井之后,并没有马上沉下去。它漂在了黑水上面,随着冒出来的水流一荡一荡的,既没有沉下去,也没有被涌出的黑水冲出来......

  也就是一根香烟抽完的功夫,突然从黑水当中探出来一只手掌抓住了铜钱。这时候,吴仁荻突然跳到了井口,瞬间抓住了这只手臂。随后生生的将黑水当中,手臂的主人抓了出来......

  这人竟然是刚刚被人影拽进井眼的生化疾病专家,只是几分钟的功夫,他好像疯了一样。趴在地上四肢着地,浑身上下一片漆黑,冲着民调局这几个人不停的嘶吼起来。抓住铜钱的一只手死死的攥着,好像担心这些人将它抢走一样。

  吴仁荻这时候悄无声息的到了专家的身后,猛的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发,随后生生提着这个人让他‘站’了起来。随后身后在专家的咽喉位置抹了一下,这个人惨叫了一声,吴主任松手之后便趴在地上大吐了起来。

  这位专家嘴里吐出来的是参杂着骨头的黑水,最后连绿色胆汁都吐了出来。这时候,他好像恢复了神志一般,紧握的那只手松开,已经被纂变形的铜钱这才掉落在了地上。

  专家一脸迷惘的看着面前这几个人,痴痴呆呆的说道:“怎么回事?我怎么在这里......你们什么人?到底怎么一回事......我是谁......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......”

  看到这个人痴痴呆呆的样子,吴仁荻没有理会他,转头对着民调局的人说道:“这是中了尸油的毒,好在中毒不深。缓一阵子就什么都将回忆起来了......”

  吴仁荻的话还没有说完,车前子突然冒出来一句:“你谁啊?没脸见人吗?你爹妈生你就是为了让你假扮这个小白脸吗?”

  说着,小道士还想要冲过去,却被沈辣一把拦住。辣子也皱着眉头盯着‘吴仁荻’,说道:“刚才我也看你把不对劲了,吴主任什么时候这么墨迹了?说,你是......”

  沈辣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‘吴仁荻’苦笑了一声,随后他的身体迅速发生了变化。虽然都是白头发的小白脸,不过却变成了杨枭的样子。

  “先说明白,这是吴主任让我假扮成他的。”杨枭急忙解释是怎么回事,让冲着面前几个人苦笑了一声,随后继续说道:“吴主任有要紧的事情办,又担心他的大公子发生意外。就让我假扮成他的样子......要不然的话,你们给我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假冒成他老人家的模样。”

  见到杨枭说了实话,车前子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他死哪去了?有打算再找个女人生个私生子?”

  “这个不敢瞎说,我真是不知道......”自打知道了车前子的身份之后,杨枭对这个半大小子就很头疼。之前自己亲手把他送进了icu,这小子一看就和他老子一样的记仇,谁知道以后他们父子俩关系缓和之后,会不会让他爸爸再给自己小鞋穿。

  看到场面有点尴尬,孙德胜嘿嘿一笑,出来打了圆场,说道:“老杨你也是,假装成吴主任不是来占我们老三的便宜嘛?装人家爸爸,就得让人家骂两句。行了......咱们继续办正经事,老杨你说说吧,这个尸油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之前掉进去的人还有救吗?”

  杨枭巴不得孙德胜岔开话题,当下他急忙说道:“这种尸油是天然形成的,和我炼制的尸油是两码事。严格来说叫做尸水更加合适,尸水沾染到身上没什么关系,只是不能入口。只要一滴下肚,身体便开始快速的腐烂。喝的多了就会变成这个专家一样的活尸鬼,只要想办法让他们把尸水吐出来,便可以保住一条命......”

  听了杨枭的话,孙德胜想了一下,说道:“老杨,这么说的话,把井里的尸水都抽出来,这里是不是就没有事情了?”

  “不好说......”杨枭摇了摇头,随后继续说道:“大圣,我之前见过的尸油穴没有这么大的。撑死也就能装满个汽油桶,从来没有听说过向外冒尸水的。可是你现在看看这里,下面的尸水还在呼呼往外冒。说是打井抽出来了尸油穴,我怎么不大相信呢?”

  孙德胜盯着杨枭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下面有什么东西,把这些尸水都顶上来了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  杨枭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得下去看一眼,下面也有可能是什么法器,阴阳相斥才将尸水顶上来的。这个真不好说......我得意思是,等到尸水差不多冒完之后,找个人下去看看......先说好了,谁下去都可以,车前子不行......”

  “凭什么不行?下面的尸水是你尿出来的?”听出来这是看在吴仁荻的面子上,不让自己犯险,车前子还不干了。他瞪着眼睛继续说道:“不让我下去,那我一定要下去看看!有本事你就拦着我,敢拦的话我就自个杀给你看看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