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零六章 念经

第二百零六章 念经

  孙德胜和车前子争着要下到井里的时候,尤阙感觉到气氛不对。他一边后退,一边说道:“我在上面看着,替你们两位看好大后方。顺便再向民调局请求支援,看看能不能把真的吴主任请过来。吴主任过不来,杨军和屠黯能过来也好......”

  孙德胜看了尤阙一眼,说道:“原本就没打算让你下去,你就在上面待着就好。老尤你下去也没什么用......”虽然话说的扎心,不过孙胖子说的也是事实。这次过来的人当中,尤阙的实力应该是最弱的了。

  孙德胜向尤阙交代观察下面动向的时候,车前子在屋子里找出来一根粗大的绳子。应该是之前打井队用来清理井底用的,他叫上了孙胖子和尤阙两个人,将绳子搭载了井眼上面的架子上。

  将绳子一头绑在了孙德胜的腰上,随后车前子和尤阙,加上佟家全三个人一起紧紧拽着另外一头绳子,一点一点将孙胖子放进了井里。孙副句长小三百斤的体重,拽的两个人呲牙咧嘴。好不容易将他放进了井底之后,小道士自己带上了手套,抓着绳子慢慢的滑了下来。

  井底只是有些湿润,之前呼呼往外冒的尸水这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连地面坑娃的位置,竟然都没有存下来水迹。车前子怎么都想不通那些黑水都到哪里去了......

  井底一侧已经倒塌,露出来一个一米左右的大窟窿。这里是井底唯一一个出口,杨枭和沈辣只有这一条路向前走。可惜正常人无法在里面行走,只能在里面爬行。车前子蹲在地上,举着手电筒对着窟窿里面照了一下,只能看到里面十几米远。可是这窟窿里面好像没有尽头一样......

  “沈辣,杨枭你们俩在里面谈恋爱吗?怎么还不上去......”车前子冲着窟窿里面喊了一嗓子,也没有见到回应。这时候,小道士已经觉得下来有些莽撞了。不过让孙德胜自己下来,他又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。

  没有等到回应,车前子将自己的裤腰带解了下来。随后用它将手电筒绑在了自己的脑袋上,这才回头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胖子,我先走,你在后面跟着......要是一会发现有什么不对的,你赶紧往回跑,不用担心我——要是真有个一差二错的,回去记得让那个谁给我报仇。”

  孙德胜摇了摇头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兄弟,不是哥哥我和你谦让,让哥哥我先走吧......要是前面这有个什么东西的话,你往回退还能麻利点。咱们哥俩运气好的话,也有逃出生天的机会。可是你让我待在后面,一旦哥哥我被卡住了,那咱们俩就都别想逃出来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听着有理,这次没有和孙德胜争。用自己的裤腰带将手电筒绑在了他的脑袋上,随后又把原本是孙胖子的左轮手枪物归原主。

  孙德胜拿着手枪蹲在窟窿前,深吸了口气之后,一点一点的爬了进去。等到孙胖子爬进去四五米之后,车前子这才跟在后面,爬进了窟窿里面。

  窟窿里面黑漆漆的,加上只能爬着前行,虽然有手电筒照着,可还是感觉到有些压抑。孙德胜一边向前爬,一边和车前子说话给两个人壮胆:“兄弟,你别怕啊,这个都是当年你俩哥哥玩剩下的。当年我和辣子在他老家河底下,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。对了,那次也有老杨。和那次比现在算个屁,辣子和杨枭指不定在下面发现什么宝贝了。两个人正在商量怎么把宝贝运上去,你瞧吧,指定就是这么回事......”

  听到孙德胜说到他早年和沈辣的事情,车前子想到自己在民调局厕所听到二室的人嚼舌头的事情。忍不住向孙德胜问道:“胖子,我听他们说,当年你媳妇我嫂子原本是辣子锅里的菜,家伙你整个把碗扣在人家锅里了?真的假的......”

  “放他娘的狗臭屁!你听谁胡说八道的?你嫂子就是我的人。”孙德胜气得骂了一句,随后继续说道:“那是你爸爸想要撮合一一和沈辣,不过他们俩就是不来电。后来还是你嫂子倒追的你哥哥我,我要是不答应吧,她就要死要活的。哥哥我也是没有办法,就当日行一......”

  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整个人突然消失在车前子的眼前。随后前面想起来孙德胜的惨叫声,小道士想要站起来,却被头顶上的石块撞了一下。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只能爬着前行,他以为孙德胜遇到了什么机关,人已经不在了。当下心里一顿酸楚,眼泪含在眼圈里说道:“胖子放心走吧,要是沈辣没事,回去我就和他说,让他接手你的老婆、孩子。不能让他们孤儿寡母受欺负.......”

  前方传来了孙德胜纠结的声音:“你特么说早了,你哥哥还没死.......老三你小心前面,地面上有个窟窿,刚才我光顾着和你说话了,没小心一头栽了下来.......”

  被孙德胜提醒,车前子才发现前面的地面果真出现了一个窟窿。这个窟窿位置刁钻,如果不是刻意去找的话,大多数人都会着道掉下去。

  听到了孙德胜的声音,车前子这才算放下心来。他擦了一把眼泪,随后抢先爬了几米,趴在窟窿上面,看到了摔在下来两三米左右的孙胖子。好在并不高,孙胖子又是平着摔下去的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只不过把头顶上的手电筒摔坏了,所以刚刚车前子才没有发现他摔了下去。

  车前子举着手电向下四外照射了一番,发现孙德胜的所在,竟然是一个别有洞天的地方。下面是一条甬路,甬路两侧都有出口,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。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,车前子顺着窟窿跳了下来,稳稳地落在了孙德胜的身边

  将孙德胜搀扶了起来之后,车前子指着前后两条出口,说道:“沈辣、杨枭那两口子估计就在哪一个出口外面。胖子,要不咱们分开走。一人走一边,还能节省点时间早日找到他们俩。”

  孙德胜缓了口气,随后指着面前的出口说道:“现在哥哥我可不敢和你分开,听我的走前面的出口。再告诉你个秘密,要不是被民调局拽着,你哥哥我早就去拉丝未加丝发财了,有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头评价过你哥哥,还没有发现比我运气更好的人......”

  车前子半信半疑,搀扶着孙德胜向着前面的出口走去。走了十几步之后,小道士突然停在了脚步,皱着眉头对着孙胖子说道:“你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什么——胖子,不是你再说话吗?”

  孙德胜怔了一下,说道:“当然不是我说话,兄弟你听到什么了?我怎么——诶?谁在念经......”话说到一半的时候,孙胖子也发觉耳边响起来一阵呢喃的声音,听着好像是老和尚在念经一样。

  两个人都停在了脚步,车前子举着唯一一个亮着的手电筒向着四外照射了一番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。不过耳边的声音却越发的清晰起来,果真是和尚念经的声音。

  先反应过来的是孙德胜,孙句长走到甬路左边的墙壁上,将耳朵贴在了上面,随后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声音在墙壁里面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