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最合适

第四百二十二章 最合适

  阎君立即和曹正划清了关系,他走过来对着吴仁荻说道:“这次又让吴勉先生看我们地府的笑话了,前后两次左判怎么都这样......唉,打眼了、打眼了......”

  吴仁荻看了一眼阎君,他这个时候已经变回了白发,好像懒得和阎君说话,冲着归不归翻了翻白眼,示意老家伙替自己说几句。

  归不归哈哈一笑,走过来说道:“阎君陛下你这么说就太客气了,这从里到外的不都是陛下你安排好的吗?用下一任阎君作饵,一步一步把曹正逼到这里的。看着他这临门一脚始终差点意思,这才把自己豁出去,要不然的话那些鬼武卒怎么说?”

  阎君叹了口气,说道:“老人家,这话就得两头说了,我这不是担心曹正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吗?这才偷偷摸摸的过来想要看一眼,没有想到事情不密,直接被他抓住了。用我这个阎君做要挟,来控制我的鬼武卒。这么说是不是也能说得通?”

  归不归摇了摇头,正要再说几句反驳阎君的时候,却看见孙德胜正在往沈辣身后躲。老家伙笑了一下,对着孙胖子说道:“小胖子你别耍滑头,你过来替我老人家说两句。现在你应该往前来啊,躲什么?”

  “二叔,我还是算了吧,不是我说,你们这是神仙打架,我一个肉眼凡胎的插不上话。”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您饶了我吧,我早晚也有下去的那一天。到时候管我投胎的阴司要是想给阎君报仇,给我打发到第三世界国家,你说我冤不冤?您老高抬贵手......”

  “你说你白长这么胖了,胆子怎么那么小.......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,继续对着阎君说道:“陛下,事情已经这样了,你总不会黑不提白不提的怎么过去吧?刚才老人家我幸亏带着补天石傍身,要不然的话真被鬼武卒打死,你说传出去丢不丢人?”

  刚刚曹正带着身边地府大军冲过来的时候,原本倒在地上的归不归突然出手了。他身上竟然包裹着数不清的透明小石头子,这些石头子覆盖在归不归身上,好像一层透明的外壳一样,几乎和他同化。之前什么血衣也是石头子颜色变化而成,因为距离较远,加上石头子又是透明的,谁看见都以为是老家伙不行了。实则是这些小石头子替他扛下了所有的攻击。

  “那自然不能算完啊,我们地府是最讲法度的。”阎君说到这里的时候,身手指了指还没有缓过来的曹正,厉声说道:“蔡疫,你化名曹正骗取了我对你的信任。竟然还敢私自调动地府大军,在人世间行风作乱。你罪大恶极......现在我要将你神形俱灭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  阎君最后几句话说出来的时候,带着隐隐雷鸣之声。曹正听到之后,慢悠悠的转过了头,看了一眼阎君之后,嘴里喃喃的说道:“蔡疫认罪,请陛下处罚......”

  听了曹正的话,阎君暗自出了口气。随后就要动手消除左判的魂魄。这个时候,车前子站了过来,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曹正。小道士冲着阎君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杀人灭口是吧?老阎王你真当我们都是死人吗?今天的事情没有说清楚之前,谁都别想走......胖子你怕个六?真有你下去的那一天,也是我亲自下去给你安排。不给个首富儿子的身份,我把他们地府掀起来......”

  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吴仁荻突然拿出来一枚储金对着他说道:“车前子你过来,这个拿去......”

  小道士看到自己父亲叫他,没有多想立即转身过去。没有想到就在他转身的同时,阎君已经出手点中了曹正......

  这位曾经的地府左判身子震动了一下,嘴巴动了动想说句什么,不过这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。身体一点一点的化成了一律青烟,消散在了空气当中。

  看到阎君当着自己的面杀人灭口,车前子的眉毛立了起来。正要发作的时候,突然听到自己的父亲开口说道:“你还有多久去投胎转世?”

  这句话是对着阎君说的,随后便听到了回答:“两个月之后,如果需要的话,我现在也可以去投胎转世。如果车世兄想要我也跟着一起形神俱灭的话,那要等到我退位之后,否则会引发地府与人世间的动乱......”

  吴仁荻没有理会后面的话,随即跟了一句,说道:“下一任阎君是谁?”

  阎君只回答了三个字,说道:“孔大龙......”

  吴仁荻看了一眼有点心虚的孔大龙之后,对着阎君说道:“为什么是他?”

  阎君笑了一下,说道:“该缓解一下你们方士和地府的关系了,不管怎算,孔大龙都是最合适的人选。在我之前,你是地府最大的隐患,那一任阎君都想要除掉你......孔大龙上台就不一样了,他不像我是花了几百年的时间,从小阴司一步一步爬上来的。孔大龙在地府没有根基,你们方士才是他的靠山.......”

  这时候,已经明白过来的车前子插了句嘴,说道:“那要是老吴没挺过昨晚呢?那谁是最合适的阎君?”

  “曹正......”既然戏法已经被看破,那阎君索性有什么说什么了。他看着刚刚曹正魂飞魄散的地方,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那曹正就是最合适的人选,原本他哥哥蔡瘟也不错,可惜他用错方法了。蔡瘟不敢对吴勉下手,把矛头对向我了。我不能让他再起谋逆篡位的先例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阎君再次叹了口气,随后再次开口说道:“做了大人物越久,心就越累.......你们或许不知道,我心里开始羡慕那些精神病人了,他们多好、多自在.......”

  “我认识的这些阎君当中,你才是最适合的......”吴仁荻看了一眼阎君之后,继续说道:“回去吧,投胎的时候我去观礼,一定要找个精神病家族......”

  阎君哈哈大笑了起来,随后对着远处的孔大龙做个鬼脸,说道:“我是最合适的阎君,却选了你这么一个最不合适的。多有意思.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在笑声当中,阎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。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之后,车前子收起了储金,随后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:“打听个事,你到底是不是衰弱期?怎么突然又能给我供电了?”

  吴仁荻翻了翻白眼,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你真的想不到?”

  “不是想不到,是不信你会那么干.......”车前子皱了皱眉头,随后继续说道:“你在衰弱期之前,已经锁住了种子的力量。然后在刚才那时候开锁......你这是图什么许的?就是等着给我充电吗?”

  这时候,归不归笑嘻嘻的走了过来,对着车前子说道:“世侄儿,这就是你爸爸的良苦用心了。怕你受欺负,让我给你打造特殊的储金不说,还以防万一,提前封印住了他自己的力量。能这么干的,也就是你爸爸吴勉了。换我老人家,早就带着儿子跑了......”

 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旁的小任叁突然开了口:“不对啊,我们人参的大侄子怎么还没过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