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九章 唐三卦

第九章 唐三卦

  孙德胜正在跟归不归解释的时候,ciu病房大门打开,白头发的沈辣带着一个老发苍苍的老瞎子从外面走了进来......

  孙德胜明显没有准备,愣了一下之后,他也顾不上电话了。对着沈辣说道:“辣子你要过来,怎么也不提前和哥们儿我说一声?这位哥哥是哪位?看着可不像是一般人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孙胖子眼神一个劲的往老瞎子身上瞟......

  沈辣一边搀扶着瞎子坐下,一边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大圣,这次我找到高人了。我先问问你,占卜问卦这个圈子里有南金北唐这一说。南金就是香江的盲金了,北唐你还记得是谁吗?”

  孙德胜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的瞎子,他已经猜出来了八九。嘿嘿一笑之后,说道:“这不废话吗?北唐就是天津的唐三卦。每天只卜三卦,不过听说那位老人家九八年就仙游了啊......”

  “介尼玛打镲嘛不似,嘛就仙游了?你知道嘛叫仙游?你三拜活地好好的,介尼玛叫你们咒死了。你才仙游,你们全家都仙游......”听到孙德胜说道唐三卦仙游,老瞎子立马不干了。他挑起来跺着脚的骂街。

  看到老瞎子窜了,沈辣急忙过来安抚他,说道:“老人家你别和他一般见识,我这哥们儿不会说话......”

  安抚下来老瞎子之后,沈辣又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大圣,你赶紧过来给老人家磕个头。唐三伯就是传说当中的北唐——唐季年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刚才老人家给我算了一卦,直接就算出来去年小赵的事情......”

  孙德胜脸上的表情明显不相信这个瞎子,他嘿嘿一笑,说道:“算卦算卦,一直都是算往后算的,辣子,不是哥们儿我说你,往前算的那叫日记。不用麻烦这位唐三卦了,哥们儿我花俩钱,查查你的底细。别说小赵了,连你小学同学都能查出来......”

  没等沈辣说话,老瞎子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介尼玛说你三拜似骗子......说话的,敢不敢说说你的生辰八字儿?现在刚过半夜十二点,你三拜今儿还没开张,就拿你小子显摆显摆手艺。算的不准,三拜今儿跪下来给你磕头叫声好听的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老瞎子深吸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要似算准了,娃娃,三拜也不难为你。别人一百块钱一卦,你后面得加个零,一千块钱,敢吗?”

  最后一声敢吗,让孙德胜心里越发的好笑。这怎么看都是个骗子,还是个没见过什么市面的乡村骗子。算一卦才一百块钱,香江的盲金当年一卦百万,还不二价......

  孙德胜也不理会沈辣的暗示,笑着说道:“那我再加个零,老爷子,我输了给你一万怎么样?”

  “说一千揍一千,多了折损你三拜的阳寿。”老瞎子说话的时候,从怀里摸出来一个电子计算器。按了一个健,听到计算器里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归零......”之后,这才对着孙德胜继续说道:“把生辰八字说出来,三拜一卦算到你死.....”

  孙德胜笑了一声,随后报了一个生辰八字出来。老瞎子听了之后,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介都不用算,介八字儿的人,介时候不会出现在这里......你要是玩不起了,拿你三拜打镲,那就算了,别浪费这一卦,三拜还指望着卦金养家糊口......”

  看到老瞎子急眼了,沈辣急忙过来劝说:“老人家,您别和他一般见识,我替他说,一九xx年xx月xx日,下午三点一刻......”

  老瞎子哼了一声,这才按动了电子计算器,将刚刚沈辣告诉他的生辰八字输入到了计算器里。随后他继续按动计算器加加减减,忙乎了足足五分钟,得到了一个三百一十五万一千二百一十八点六四的结果.....

  听到了这个数字之后,老瞎子收起了计算器,两只手开始扒拉开。又扒拉了两三分钟,他先是沉默了片刻,随后说道:“想不到算卦的你还似个人物......尼玛听好了,你似天生的克父命。生下来之后不久,父死母嫁人对不对?你爸爸那边的叔叔、拜拜都让你克光了......先别忙叫好,继续听着,尼玛还似个聪明人,上宵儿那会不怎么听讲,考试也能混过去......大宵儿似警官大宵儿,毕业之后就尼玛精彩了,在铁路上做了半年敬察,接着不学好,尼玛去卧底了。十年前转了大运,进了首都当了官,还似个大官......”

  老瞎子说到这里的时候,孙德胜还是笑眯眯的样子,他依旧不相信这个瞎子是算出来的。自己的资料的确不好查,可并不是查不到。多花俩钱,别说自己这点资料了。就连任嵘和杨书籍的资料都能查到。

  感觉到孙德胜还是不信,老瞎子古怪的笑了一下,随后继续说道:“刚才不算卦,似尼玛三拜送你的......后面的竖起来耳朵听好了,巧了,就现在你孩子有一劫......”

  老瞎子的话刚刚说完,沈辣的电话响了。辣子瞅了一眼之后,将电话给了孙德胜,说道:“一一的电话,怎么打到我这里了?大圣你别那么看我,就这么一次,真要是有点什么,我就直接挂了......”

  孙胖子打开了免提,却没有说话。听到里面传来了自己老婆的声音:“辣子,我们家死鬼的电弧一直占线,我找不到他。你赶紧帮我找那个胖子,一一的肚子疼,已经送医院了。阑尾炎要马上开刀,你赶紧帮我找他。我就在xxx医院......”

  孙德胜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电话还在和归不归连着。他急忙开口说道:“一一,我就在xxx医院!你们在哪呢?我这就过去......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气的,电话里的邵一一骂了孙德胜一句,随后直接挂了电话。这时候,他的电话里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:“我刚刚都安排了,你老婆现在在二楼办手续。小胖子,我安排了最好的大夫亲自做手术。你先过去,大夫已经在路上了......”

  这时候,孙德胜什么也顾不上了,他跪在地上对着老瞎子跪了个头,随后将钱包掏了出来塞进了老瞎子的手里,对着沈辣说道:“辣子,你先陪着,我先过去看看,老神仙千万不能放走了......”

  说着,孙德胜一溜烟的跑了出去。老瞎子哼了一声,随后在钱包里点出来一千块钱的钞票,多一分钱都没拿,将钱包给了沈辣,说道:“介尼玛看好了,三拜就拿了一千大票。别说三拜偷那俩子儿......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icu大门再次打开,归不归从外面走了进来。老家伙直奔主题,说道:“早就听说天津的唐三卦了,一直没有机会。这次托了孙胖子的福,我老人家占第二卦......不过过的久了,老人家我记不得生日了。咱们换个玩法,直接摸骨吧......”

  “好嘛,介又开张了。一百块钱准备好了,过来让三拜摸摸脸......”说话的时候,老瞎子将手摸在了归不归的脸上,只是摸了两下,老瞎子浑身上下就开始哆嗦了起来。随后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:“神仙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