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嫁娶

第二百二十五章 嫁娶

  “那就是说,哥们儿我猜错了,不是广仁让你来的......”孙德胜嘿嘿一笑,随后继续说道:“我兄弟嘴里说出来的,可不是这样......”

  赵庆苦笑了一声之后,说道:“是阎永孝太猖狂了,他依仗阎君的势力,认为自己是向下结交车前子。他要结交的人应该跪迎的,结果受不了车前子的傲气,才对他动的手。后来吴主任到了,伸手了结了这个狂徒......”

  孙德胜猜到了应该是吴仁荻下的手,他冲着赵庆古怪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哥们儿我受累打听一下,小赵你在当中又是个什么角色?为什么你会陪着阎君的儿子去结交我们家老三?听你说的话,明明有机会把那死鬼劝走,或者想办法禀告阎君。把他们家熊孩子带走的。为什么等着吴主任了结这个什么什么孝的?”

  听到了孙德胜的话,赵庆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的抖动了两下。不过她深深的吸了口气,想要稳定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看着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,孙德胜嘿嘿一笑,随后继续说道:“哥们儿我可从来没有听广仁受过女弟子,怎么就收了你?还是说有了这个女弟子的称号,才可以帮他办什么事情。比如说与阎君联姻,你嫁给他没皮没脸的儿子......”

  听到孙德胜说到这里,赵庆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随后她盯着孙胖子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谁告诉你这个的?是火山说的吗?还是其他什么人说的......”

  “这个还用别人说吗?看一眼就能明白的事情......”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,继续说道:“不过一开始广仁未必想要把你嫁给那个什么什么孝,要是哥们儿我没猜错的话,那位大方师想把你许配给我们家辣子。这样一来,可以透过辣子监视到民调局以及吴主任的情况?对吧......不过可惜了,他一个没有控制住,不小心把你卖了。这样的话,你这个女弟子就没用了。他索性把你许了那个什么什么孝,用你这个女弟子打通地府的关系,也是比好买卖......”

  “不过你心里不甘心,后半辈子跟个咸鸭蛋一起过日子......”说到这里,孙德胜点上香烟抽了一口,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庆,最后总结性的说道:“昨晚上,你带着未来老公去见车前子。去之前你先拱了咸鸭蛋的火,让他去找我们家老三的麻烦。因为小赵你知道。吴主任就在附近......”

  这时候的赵庆一言不发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德胜。看的孙胖子哈哈一笑,说道:“现在是不是想要灭哥们儿我的口?晚了,我死在这里,你的嫌疑一辈子都不可能洗不掉,等着沈辣豁出去和你拼命吧......”

  赵庆终于低下了头,沉默了片刻之后,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给我出个主意,我应该怎么办才能保住一条命?沈辣——会不会救我......”

  “别打我们家辣子的主意,小赵你再去招惹他的话,哥们儿我现在就打包把你送地府去。这个人情还不如给我......”孙德胜看出来赵庆的心思,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对着女人说道:“要是听我的,去回去把实话和广仁说了。他不会看着你出事的......”

  听到了广仁两个字,女人眼中的目光又暗淡了下去。她摇了摇头,说道:“师尊如果替我想的话,又怎么会把我送给阎君的私生子?算了——我自己的事情,就不麻烦孙句长了。见到沈辣之后,麻烦你和他说一下......我调走了,以后不会和他再见面了.......”

  说完之后,赵庆不再理会孙德胜,她转身向着句长办公室门外走去。看着她的背影,孙德胜突然说了一句:“还记得上次饭局那次,黄胖子带来的老和尚吗?去想想办法吧,要么你嫁给他,要么转作老和尚的女徒弟。他能保你的周全.......”

  听到了孙德胜的话,赵庆停下了脚步,回头冲着孙胖子微微点了点头之后,说道:“多谢,如果我有幸逃过这一劫的话,一定不会忘了今天的搭救之恩......”说完,女人推开了大门,随后走出了这个副句长的办公室。

  看着女人彻底消失之后,孙德胜苦笑了一声,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也是个可怜的人,广仁也是,还给土地拉皮条了......这一下子还指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子呢......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办公室大门再次被人打开,抱着资料的车前子和沈辣两个人走了进来。见到赵庆不在这里,辣子的表情有些失望。孙德胜见到嘿嘿一笑,说道:“辣子,小赵让我给她带个话,她大学时候的初恋找来了,他们俩又好上了。让你死了心......不是我说,咱们也不能就在小赵这一棵树上吊死......该相亲你就继续相,回头我让你嫂子帮你联系联系她的闺蜜——不行,那个娘们儿不好你这一口,她好像看中我们家一一了......”

  沈辣听了孙德胜的话,他重重地叹了口气,随后对着孙德胜说道:“和一一说,别管我的事情了......我爷爷过几天过大寿,还以为可以带她回去呢。算了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说道:“要不我和胖子跟着你回去得了,还能给你撑撑场面。辣子,上次说你老家的时候,好像距离我们家道观好像不远......”

  “这事儿以后再说,面前还有个棘手的案子......”孙德胜喊住了两个准备攀亲戚的人,随后将自己办公桌上的验尸报告拿到了两个人的身边,继续说道:“司法局里面丢了一具尸体,估计马上就要转过来了。这案子牵扯到了咱们家老三,交给别人不合适,还是咱们三个来做。辣子,一会你去联系二杨和屠黯,说明白从现在开始,六室也要准备值班了。吴主任不在句里的话,二杨和屠黯两边,必须要有一组值班。”

  这时候,车前子已经看出来孙德胜的不对了。他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胖子,说实话,是不是出大事儿了?大事儿和那个没脸见人的咸鸭蛋分不开,和地府也有关......”

  “有吴主任在,或许算不上大事。”孙德胜笑嘻嘻的看了车前子一眼,随后继续说道:“头疼的也不是我们,有高个的顶着......”

  就在此时,赵庆已经上了自己的轿车。她驾驶汽车离开了民调局的院子。就在赵庆准比加大油门的时候,车后排的座位上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。这个人出现在了女人身后,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,最后还是人影咳嗽了一声,小赵这才反应了过来,急忙用力踩住了刹车......

  看到赵庆没有认出来自己,这个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要紧张,我不是冲你来的。就问两句话......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做彭何在,还有人喜欢叫我彭左判的......你好像还是很紧张......为什么这么紧张?你知道永孝殿下魂魄的下落......是吧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