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

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> 第二百八十章 预言

第二百八十章 预言

  “什么话都别说,我不认识你,你也不认识我......”大胖子一句话让黄然紧紧闭上了嘴巴,随后黄胖子脸色煞白,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。

  走到自己的车前,黄然对着等候在车里的张支言说道:“帮我把今晚飞吉隆坡的飞机票退掉,再和吉隆坡那边说一下,我因为私人问题,会缺席今晚的会议。那边的律师会全权代表我......”

  黄然的话让张支言接受不了,他从驾驶位上走了下来,对着黄胖子说道:“boss,你在开玩笑吗?为了今晚的并购案,我们五年前就开始谋划了。今晚上这一关过了,我们就可有签协议了。这时候你不去就等于放弃了......”

  “我说的话你照办就好,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。”说话的时候,黄然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进四合院的阎君和琼窑的背影。随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对着张支言最后说道:“钱我们可以再赚,不过有些意外是谁都无法承受的。支言,这件事我也说不清楚,你照做吧,现在就和吉隆坡那边联系......”

  与此同时,孙德胜、车前子已经陪同阎君走进了四合院。看着面前一个雅致的庭院,中年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上下风景各不相同,地府当中很难找到这么雅致的地方。当年我做阴司的时候,也曾经住过一阵这样的房子。可惜后来升了判官之后,便开府建牙住了宫殿,再也找不到这样小巧、雅致的乐趣了了......”

  车前子在旁边说道:“现在我才算听明白了,阎王爷你这是在炫富。还是觉得这宅子太小,要不然让我们家孙胖子和上面商量一下。让你去故宫紫禁城住,再给你配倆太监......”

  没等小道士说完,孙德胜已经过去,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。随后陪着笑脸对着中年人主仆说道:“我兄弟闹着玩呢,紫禁城那种地方也没什么好,一副衰败之气,白天看着还凑合,晚上里面还不许点灯......”

  孙德胜是担心阎君真的打蛇随棍上,一张嘴要搬到紫禁城居住。自己的面子再大也大不到这种程度。好在阎君刚才说的是真心话,他住惯了宫殿,觉得这四进的小院子也算雅致。见到阎君无意搬走,孙胖子这才算松了口气。

  这时候,民调局的几位主任也纷纷走了出来。孙德胜给他们安排好了新工作,两位郝主任负责门房、警卫,西门链和老莫加上尤阙三个人做了保洁。五室主任欧阳偏左负责四合院的电器、维修,副主任萧易峰会炒俩菜,被安置在了厨房。他孙德胜就算是四合院的大管家了......

  所有的人都安置好之后,剩下的车前子怎么安排让孙德胜犯了愁。阎君明显对这个半大小子高看一眼,也不好把自己这三兄弟打发走。最后给他安排了一个房客的身份,陪着中年人说话、聊聊天就好,就算他是陪着阎君一起来的......

  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,孙德胜带着阎君和大胖子琼窑看了他们的房间。这四合院黄然是打算自住的,里面一切的设施都是按着最好的来。他自己的主卧室更是如此,让有些挑剔的中年人都找不出哪里有什么问题。

  因为特殊的原因,阎君要休息身体,中午不需要午餐。给了孙胖子充足的时间准备晚饭。

  请阎君在卧室休息,孙德胜急忙下来安排晚饭的事情。先做大餐是来不及了,只能找了家不错的海鲜馆子,请他们派送外卖出来。人家米其林馆子从来不做外卖,这还是看了孙德胜的面子,这才破例送了餐。

  等餐的同时,孙德胜又安排好了酒水和水果。看着他忙忙碌碌的样子,车前子忍不住说道:“胖子,怎么说你也是民调局的句长,背后还有那个谁给你做靠山。至于这么巴结阎王爷吗?”

  孙德胜看了车前子一眼,说道:“兄弟,我和你不同,你早晚要变成长生不老的白头发,不在阎君的管辖之内。可我哥哥我不行,我早晚要下去再入轮回。不止是我,还有你嫂子、你大侄女。以后还有你大侄女婿,和他们的孩子。我们都是要入轮回的,就算看在吴主任的面子上,地府不会为难我们。不过你——他的脾气你也知道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地府的人得罪了。哥哥我这叫做未雨绸缪......”

  时间转眼到了傍晚十分,餐厅派专人送来了大餐。孙德胜收拾好之后,亲自将中年人和大胖子琼窑请了下来。看着一桌子丰盛的大餐,阎君笑了一下说道:“不是说好了,一饭一菜就好吗?我是不用吃喝的,这都是给皮囊预备。不需要这么丰盛......”

  车前子不分场合地说道:“阎王爷,你说了好几次皮囊了。怎么这身皮子不是你原厂的?”

  对这个半大小子,再过分的话阎君都不会生气。他微微一笑,解释道:“我是阎君,自然就是鬼物了。大白天上来也需要皮囊,这些都是活着的人,我只是暂时借用一下。不过这个不算冲体,也不算是夺舍。回到地府之后,我还要重重感谢这个皮囊的主人......”

  小道士听明白之后,又想到进这四合院的时候,在门口遇到的黄然。当下他继续说道:“还有件事闹不清楚,阎王爷,你好像认得黄然黄胖子......上午在门口你送他的话,是什么意思?怎么就不让他坐飞机了?”

  阎君喝了一杯孙德胜倒过来的葡萄酒,随后笑着说道:“这个不方便说......这一桌子饭菜我这个皮囊也吃不了多少,请你们的人一起过来吃吧。我也好久没有尝试过和其他人同桌吃饭了......”

  看到中年人岔开了话题,车前子也是没有办法。他待着没有意思,也不等孙德胜示意。站起来亲自去找那几位主任,要他们一起过来,阎王爷都发话了,那还和他客气干什么?

  不多时,几位主任都被车前子拉倒了饭厅。中年人指着一桌子美食,笑着说道:“接下来几天还要麻烦各位,今天我就算是借花献佛了,借孙句长的饭菜款待各位。接下来几天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之下,我在这里多谢各位了......”

  说话的时候,阎君端起来了酒杯。正要和几位主任干杯,随后一饮而尽的时候。中年人的脸色突然变了,随后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下毒了,好手段......”

  说话的同时,包括阎君在哪,众人手里的酒杯同时爆炸。里面的酒水撒落了一地,看着众人莫名其妙的眼神,中年人解释道:“刚刚举杯的一瞬间,各位的寿数同时归零了。这个就好解释了,有人在酒水里下毒......”

 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的时候,电视里传来了男播音员的临时插播新闻的声音:“插播本台最新消息,刚刚在首都机场起飞的xxxxx飞往吉隆坡的飞机,在起飞之后突发事故。飞机在返航迫降的时候发生大爆炸。机上乘客加机组人员xx人,没有人生还.......”

  听到了这则新闻,众人都会一起来上午在门口,阎君对黄然说的几句话......